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898
推薦線上小說 牧神記 節錄 2 作者 宅豬----敬呈謝忱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2023/02/05 14:19:48

“延康國真是多災多難,前面兵荒馬亂,后面天災降世,又有蠻狄國、狼居胥國聯手來攻,現在又跑出個豢龍君來收主龍脈。”

秦牧心中感慨,延豐帝這個皇帝做的著實心累,害得自己還要屢屢幫他擦屁股。

“我造好的那座射日神炮,正好用來射殺這尊豢龍君,只是炮臺還在京城,而且延豐帝也不在這里……”

秦牧突然一怔,自己從來就不是延康人,犯得著為延康國出生入死?

自己從大墟里走出來時,是為了歷練,為了使自己進步,可不是來保護延康國的,自己的初衷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發生改變了嗎?

曾幾何時,自己還仇視延康國,認為延康國將大墟的子民當成棄民、奴隸,自己是什么時候改變了自我認知,把延康國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的?

自己所應該做的,不應該是歷練嗎?

不應該是為了大墟的土著謀取生存的權力嗎?

自己難道把延康國當成了自己的另一個家?不知不覺間把延康國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

他審視自己的內心,發現真相殘酷而有趣,人心的復雜變化超越了變法,超越了道法神通的改變。

秦牧自省其心,心中坦然,作為人皇,自己不是為延康國做事,是為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做事。倘若延豐帝無德無能,那就取而代之,倘若延康國師變法失敗,那么自己替他來變。

就算延康國的變法很好,倘若延豐帝入侵大墟,奴役大墟子民,那就干掉他。

秦牧眨眨眼睛,覺得自己這個想法純潔而質樸。

“到了!”

豢龍君腳下的兩條蛟龍突然頓下,停住腳步,秦牧四下看去,微微一怔,四周都是大火山,火山口冒著滾滾濃煙,但并沒有噴涌。

時不時還有煉氣士飛到山上,采集地火,想來是修煉火系神通。

這里是延康國的火山郡,以火山多而著稱,延康國九成的火山都聚集在這里。還有延康國最大的火山太白山,山勢極高,山頂白雪皚皚,火山口處卻巖漿熊熊。

豢龍君四下張望一眼,目光落在太白山上,笑道:“龍眼在此!”

他腳下雙龍騰空,徑自來到太白山頂,太白山頂處是一個門派的駐地,延康國除了三大圣地,其他門派都遭到了極大的擠壓,被各地的大學小學擠得弟子稀少。

這太白山頂的門派叫做太白劍派,人丁稀少,山上只有百十個弟子。

豢龍君帶著秦牧和龍嬌男直接降臨,來到太白劍派的腹地火山口處,太白劍派的高手被驚動,蜂擁而出,看到豢龍君和群龍,都是目瞪口呆,不敢動彈。

豢龍君腳下一條火蛟龍飛出,鉆入火山之中。過了片刻,一條通道被這條蛟龍打通,頓時霞光沖霄,映照得漫天都是金光。

秦牧向火山內看去,有些頭暈目眩,只見這火山內部竟然不是滾滾的巖漿,而是一片金光燦燦的龍鱗,從山體內部一直向下鋪去,不知有多深。

太白劍派的眾人也是呆了,太白劍派盤踞在這里幾千年,還不知道火山內部竟然別有洞天。

只是知道,他們卻不敢動彈。

“前輩……”

太白劍派的掌教大著膽子上前,剛要說話,豢龍君對他理也不理,腳下大龍載著他與秦牧龍嬌男攀爬到火山之中。

“掌教,這些人闖入咱們劍派的禁地中了!”

一位中年男子連忙道:“現在該如何?”

太白劍派掌教臉色陰晴不定,道:“剛才那個少年我認得,是天魔教主,這老魔頭竟然帶來一位可怕至極的高手,還養了這么多條龍!魔教圣地,名不虛傳,果然是底蘊深厚,我們太白劍派不是對手,還能怎么辦?當然是向朝廷告狀!”

劍派的眾人都是呆了呆,向朝廷告狀?這也太丟臉了!

“向朝廷告狀,皇帝和國師不會不理。”

掌教起身,道:“我去京城告御狀,務必要皇帝讓天魔教給我太白劍派一個交代!”

火山中,秦牧、龍嬌男跟在豢龍君身后,只見這地底空間極為廣大,山體四壁都是金光燦燦的龍鱗,秦牧伸手觸摸一下,極為燙手,像是巖漿一般,但又不是巖漿。

“這里說不定會是主龍脈,這地底龍氣匯聚之地,都快要化作神龍飛起來了!”

豢龍君驚訝道:“這條龍脈,比延康京城的那九條山脈還要好一些。”

秦牧好奇道:“龍君去過京城的那九條龍脈?那里是什么情況?”

盡管他去過京城許多次,但是并未去山里看過,京城被九龍環繞,龍氣濃郁,很是不凡,人住在里面延年益壽,修煉起來也是事半功倍,尤其是太學院和皇宮,更是龍氣凝聚之地。

“延康京城的那幾條龍脈是九條黃龍,我去了山體內部,這九條黃龍讓山體中空,已經化作黃龍之氣,有鱗有爪。”

豢龍君道:“不過那九條龍還是氣,沒有成體。而這里的火龍已經將要成形了。”

秦牧不解,龍嬌男觸摸一下龍鱗,道:“祖師的意思是,這條龍脈的龍鱗,是真正的龍鱗而不是痕跡?”

“當然是真正的龍鱗。”

豢龍君道:“蛟龍算不得真正的龍,只是吸收龍氣的大蛇所化,真龍由氣而生,龍脈所化。天下萬物萬靈,有的卵生有的胎生有的胎卵生,真龍卻是由氣而生。氣生真龍,再胎卵生后代。你們去過大墟吧?那里有許多龍王遺跡,大墟為何會有這么多的龍王?還不是因為大墟當年的龍脈數以百計,氣運昌隆,以至于龍脈化作真龍!”

秦牧心頭震撼,龍脈數以百計,氣運昌隆,龍脈化作真龍!

他的確在大墟的東海盆地,見過數以百計的龍王廟!不僅如此,涌江也有龍王廟,還有井龍王之類的廟宇!

這些龍王,難道都是真龍?

“大墟的龍脈所化的真龍,歸順了當時的……嘿嘿!”

豢龍君似乎有所忌憚,沒有說下去,道:“而今的延康國,一二十條龍脈還算是小氣候,不過防患于未然,必須要尋到主龍脈,否則任由延康坐大,未必不會成為另一場浩劫。尋到主龍脈,將其早早扼殺,這才是正經事。”

他們向深處走去,突然聽到一聲聲沉悶的龍吟聲,秦牧精神一震:“難道這條火龍脈真的化作真龍了?”

到了前面,他這才看到傳出龍吟聲的并非是真龍,而是一條寬達數十里的地下巖漿河,巖漿河的四壁上竟然都是龍鱗,金光燦燦,晃花人眼!

在這里,秦牧感受到了極為濃郁的龍氣。

他也修煉過靈家的九龍帝王功,而且造詣頗高,立刻感覺到這里的龍氣幾乎不輸于京城!

京城是九條龍脈聚集的龍氣,而這里只有一條火龍脈,龍氣便如此濃郁,難道這里真是延康國的主龍脈所在?

“奇怪……”豢龍君皺了皺眉頭,向巖漿長河的上游下游打量。

“古怪……這里的龍脈走勢有些不對……”

豢龍君抬腳,從兩條蛟龍背上走下,秦牧看了看他的雙腳,那兩只腳不是人類的腳掌,而是龍爪。

豢龍君取出一口小巧的金缸,——小巧是相對他而言,相對秦牧,這口金缸足以當成一口大鍋煮兩三個人沒有問題。

豢龍君從巖漿河中舀出一缸巖漿,又從袋子里取出一點金粉撒入巖漿中,靜靜等候。

秦牧湊到跟前看去,只見金粉與巖漿融合,漸漸發生變化。

豢龍君隨手扔給他一本金書和一個饕餮袋,道:“這里的龍脈有古怪,好像不僅僅是龍脈那么簡單,我要作法查看這里面的貓膩,你先煉幾爐丹來喂龍。這書里有煉丹的丹方,不要弄錯了。”

秦牧稱是,接過金書,金書叫做豢龍經。秦牧翻開看了一遍,金書上記載的都是養龍的法門,還有各種龍的種類、習性,控制龍的方法,后面才是每一種龍吃的是什么。

這里面記載的靈丹秦牧倒不關注,讓他好奇的是煉制的手法,藥師傳授給他煉丹的各種手法,種類繁多,然而豢龍經中有些煉藥手法連藥師也不曾教過他。

“不愧是養龍的神,煉丹也有這么多條條道道。從這些靈丹的丹方和煉丹手法來看,豢龍君在煉丹之道的本事恐怕只比我弱一點兒。”

秦牧心中警覺,想要煉一味劇毒,毒死豢龍君,只怕并不容易。

他悄悄打消這個念頭,繼續研讀豢龍經。不同屬性的龍吃的靈丹也不同,比如龍麒麟便是火屬性,赤火靈丹很適合他,但秦牧查看一番,這才知道赤火靈丹并非是最適合龍麒麟的,但是對于龍麒麟這個種屬來說,赤火靈丹的味道是最好的。

對于龍麒麟來說,對他最有好處的當屬火行神元丹,有助于龍麒麟的成長,讓他的奔跑速度大大提升。

但是神元丹的味道并不好,有些辣口。

“這夯貨難怪要吃赤火靈丹,而且要吃這么多!”

秦牧沉下臉來,瞥了瞥東張西望很是好奇的龍麒麟,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道:“婢,過來,幫我煉丹。”

龍嬌男咬牙切齒,走上前來,恨不得將他一口吞了。

秦牧踢了踢龍麒麟:“龍胖,聽說過火行神元丹嗎?”

龍麒麟有些心虛道:“沒有聽說過。”

秦牧哼了一聲,打開豢龍君的饕餮袋,里面都是各種各樣的靈藥。秦牧分辨種類,然后丟給龍嬌男,讓她按方取藥,又命龍麒麟噴火,自己則施展煉丹術,各種手法施展出來,讓人眼花繚亂,很快煉制出一爐爐靈丹。

豢龍君身上有許許多多的小龍聞到香味,立刻從他身上跑下來,圍在秦牧身邊,大的只有丈長,小的還不到一尺,大大小小各種龍,青的黃的紫的藍的紅的綠的,奇奇怪怪種類繁多,翹首看著他。

秦牧頭皮發麻,一動也不敢動,這些龍多是蛟龍,但每一個都無比強大,干掉他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

豢龍君正在作法,一口口真元噴出,轟在金缸上,讓缸中的金粉與巖漿融合發生變化,道:“你將靈丹放在盆里,他們自己會吃。”

秦牧看向龍嬌男,龍嬌男連忙翻找饕餮袋,從中取出一個大盆。那盆被她掏出來時足足有十丈方圓,哪里還是盆,分明是個小池塘!

秦牧將煉好的靈丹倒入盆中,頓時幾十條龍撲到盆里,在靈丹中鉆來鉆去,嬉戲玩鬧。

龍麒麟眼巴巴的看著秦牧,晃了晃尾巴。秦牧取出一個大臉盆,倒了一些赤火靈丹,里面夾雜著十幾顆火行神元丹。

龍麒麟歡欣鼓舞,連忙湊到跟前去吃,秦牧立刻看到這廝悄悄將火行神元丹挑了出來,偷偷扔入旁邊的巖漿河中。

秦牧大怒,喝道:“婢,這廝挑食,給我揍他!”

龍嬌男大怒,一拳將秦牧放倒,騎在身上便打:“老娘忍你好久了!打死你!”

豢龍君屈指一彈,將龍嬌男彈飛,撞在幾片龍鱗上被震得吐血。豢龍君搖頭道:“你好歹也是主子,怎么能被婢暴打?成何體統?”

秦牧爬起身來,羞愧道:“我還是六合境界,她是七星境界,龍君又賜給她龍珠,她得了龍珠,一身蠻力。我打不過她。”

“原來如此。”

豢龍君取出一枚龍珠丟給他,道:“修為境界低我沒有辦法,但是龍珠我這里倒是多得是。給你一枚更好的。我給她的龍珠是小玩意兒,神橋境界的雜龍的龍珠,而這枚龍珠雖然也是神橋境界,但是血脈就要純粹許多,近乎真龍純種。她再打你,你一拳便能將她轟飛。”

秦牧握住龍珠,頓時感覺到體內充斥著一股蠻荒之力,力量近乎狂暴般提升,心中不禁大喜。

龍嬌男面色如土,這還是自己的祖師嗎?胳膊肘往外拐,拐得都快要斷了!

“龍脈中的貓膩我已經尋出來了。”

豢龍君端著金缸,面色凝重道:“這不是主龍脈,是主龍脈的支脈,群龍守護之相。而且,這條主龍脈,與大墟的龍脈有關聯……”

秦牧湊上前去,只見金缸中一條條金龍在巖漿中游弋,群龍環繞的中心,一條大龍盤繞在那里,窮兇極惡,正在昏睡!

“大墟的余孽,果然有通天徹地的手段啊!”

豢龍君冷笑道:“他們將大墟的氣運,轉移到了延康國這里,想要用兩朝氣運,孕生一頭真龍之主!嘿嘿,我將這條真龍之主脈收走,讓他們幾萬年大計毀于一旦,看看他們怎么哭天搶地!”

“豢龍君這種算龍脈的法術,很高明啊。”

秦牧看著金缸中游動的龍形之氣,豢龍君的這種算法,似乎可以算出一些寶山寶地,比如這個太白劍派便是建立在龍眼之上,看似定居在寶地之上,然而根據豢龍君這缸中的圖案來看,這里卻并非是寶地,而是群龍奪運反哺真龍之主的兇地!

定居在這里的門派,多半要奪走氣運,日漸衰落凋零。

“難怪太白劍派會淪落到如今的地步。”他心中暗道。

豢龍君收了金缸,秦牧連忙將豢龍經還給他,豢龍君搖頭道:“你先拿去研讀,作為養龍的童子,怎么也須得熟知每一種龍的習性才是。這里面有豢龍之法,你仔細領悟。給你兩天時間,能參悟出多少便看你的悟性了。兩日后,我再收回去。”

龍嬌男的臉色頓時青了,豢龍君根本不知道秦牧的恐怖悟性,而她卻知道得一清二楚!

秦牧在東海的荒島上,道主拿來了道門道劍十四篇給秦牧看了十日,秦牧參悟道劍,不遜于林軒道子!

豢龍經盡管是神祇的功法,但不會比道劍更難參悟,只會比道劍簡單,道劍牽扯到的是術數,術數造詣越高,領悟道劍越是輕松。但術數是何等困難?

豢龍經更多的是養龍、操控龍,與龍共生,其中的功法御龍訣便是馭龍門的獨門絕學,內藏蛻皮重生之術。

馭龍門雖然是豢龍君所開創的門派,但是完整的豢龍經,豢龍君卻沒有流傳下來,馭龍門主得到的也僅僅是殘經。

即便是殘經,馭龍門也算是一個極為厲害的門派了,當然是比不上三大圣地,但是馭龍門在江湖上也是有著鼎鼎威名,否則延豐帝不會讓馭龍門獨領一軍。

延康國原本有龍軍,便是以馭龍門為主。

作為豢龍君開創的門派,馭龍門都沒有完整的豢龍經,秦牧這個敗類卻得到了,讓龍嬌男自然是恨得抓狂。

怎奈豢龍君卻偏偏因為這小子忠厚老實的模樣兒信任他,對自己反而不那么信任,讓龍嬌男又倍感無力。

豢龍君不知她的想法,在他這等神祇的眼中,將秦牧和龍嬌男留在身邊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跟帶著兩只螞蟻差不多,自然無需去想螞蟻有什么想法。

如果不是秦牧還有用處,他對秦牧的態度并不會比龍嬌男好了。

這是他所站的高度使然。

他是神,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他,秦牧這等螻蟻自然也威脅不到他,無需放在心上,只需要讓他幫自己做事便可,偶爾還要給小螻蟻一點好處,讓其更加心甘情愿的為自己做事。

就算螻蟻不懷好意,彈彈指頭也就死了。

而且,從秦牧與龍嬌男二人的長相和處事來說,很明顯秦牧更加可靠,這個小小的人類身上有一種天然的質樸和憨厚,明顯比龍嬌男更值得信賴。

豢龍君帶著他們沿著巖漿河向上游走去,越走,距離地面越遠,這條巖漿河原本便是深埋于地下,長達數千里,而上游則是巖漿河的發源地,——深達地底幾十里。

他們走了許久,只覺四周越來越熱,秦牧沿河看去,但見兩岸的龍鱗也越來越多,除了龍鱗之外,竟然還有血肉!

他看到了龍鱗上滋生出了血肉,還有長長的血管,對于地底這條巨大的龍脈而言,這些血管應該僅僅是毛細血管,但是對于秦牧來說,這已經是比水桶還粗的通道了。

一條條血管四通八達,沿河通向四面八方。

“這血管中有血液流動!”

他又有所發現,在這些血管中流淌的血液是真龍之血,血液流動發出陣陣水銀急速流淌般的聲響!

“這龍脈,長出心臟了。”豢龍君突然道。

秦牧聽到若有若無的心跳聲,心跳聲越來越響,終于他們在一片巖漿湖泊的中央看到了那顆心臟。

像是一個小山頭的心臟被許多條粗大的血管掛在巖漿湖的上空,又有許多血管扎根在湖泊之中。

隨著這顆龍心的震動,湖泊中的巖漿也在嘩啦啦的向上逆流,流遍心臟全身,像是在清洗這顆龍心一般。

龍心震動一下停頓片刻,停頓時巖漿又嘩啦啦落入湖中,待到心跳時巖漿又再次翻騰,逆流而上。

而在這片巖漿湖泊的四周,墻壁上懸掛著大塊大塊的金剛石,有如鐘乳,有如根根柱狀水晶,除了金剛石之外,還有金沙,成片成片的黃金,鋪在地面上,那是純金的沙石!

黃金沙石外還有巨型的金塊,遍地都是!

秦牧與龍嬌男看得目眩神搖。

延康國盡管礦山遍地,但是這等富饒的礦藏卻從未有過,以延康的國力,采礦根本不可能將礦井挖到這里。

兩人目光呆滯,雖說延康國流通的是大豐幣,但黃金依舊好使,而金剛石則是極為堅硬的煉寶材料,佛門中許多高僧都用金剛石煉寶,而像這么大的金剛石,絕對可以賣出高價!

“若是能夠……可惜了。”龍嬌男心道。

“我發財了!”

秦牧心花怒放:“干掉了豢龍君之后,這里的寶貝兒便統統是我的了!”

“倘若是其他地方,我一定會認為這條火龍脈便是延康國的主龍脈,可惜,這只是大墟的那些老東西設計的障眼法!”

豢龍君對滿地的黃金和金剛石視而不見,冷笑道:“他們或許可以瞞得過他人,但瞞不過我豢龍君!牽扯到大墟,真龍之主的龍脈便不可能這么弱小了。”

他取出金缸,查看一番,道:“附近便有另一條龍脈!”

他托著金缸飛速游走,來到一處巖漿瀑布前,笑道:“這里了!”

豢龍君抬手托起巖漿瀑布,只見另一條巖漿長河出現在瀑布的另一端。

“好家伙,需要走過幾條巖漿龍脈長河,才能尋到真龍之主的龍脈!”

豢龍君振奮精神,帶著秦牧、龍嬌男等人穿過瀑布,走到另一條龍脈中,笑道:“不過這樣才有味道。不枉我親自下界一場!”

這條龍脈也是極為不凡,甚至比剛才那條龍脈還要高等一些,巖漿河的四壁上生出龍鱗血管和肌肉紋理,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生出了龍體內的器官!

若非旁邊便是火龍脈,秦牧還以為自己是來到真龍的體內!

“群龍已經這樣了,那么真龍之主會是什么樣的龍脈?”秦牧心頭暗暗震驚。

他們沿著這條龍脈前行,走了上萬里路,遇到了第三條地底龍脈,秦牧微微皺眉,他們是在西行。

火山郡在延康國的腹地,中央地帶,而向西行的話,走了這么遠,算算距離應該很接近神斷山脈了。

秦牧不知道豢龍君對延康和大墟的地理熟不熟悉,不過天魔教原本是做走私生意的,要走神斷山脈,秦牧自己也走過神斷山脈,能夠判斷得出神斷山脈只怕就在他們頭頂!

而地底的這第三條龍脈,竟然還在向西,再向西的話,便會進入大墟了!

“現在的大墟,只怕還是夜晚!”

秦牧壓下心頭的悸動,夜晚的大墟地底會不會有危險?黑暗會籠罩到這里嗎?

他不敢肯定。

不過死死跟上豢龍君絕對沒錯,這尊神祇的實力極強,即便黑暗可以籠罩到此地,也可以保住性命。

他們繼續向前,突然前方的地底龍脈變得昏暗不明,地底原本有巖漿散發出的濃烈光芒,但是現在連光芒似乎都被黑暗吞噬了,只剩下微弱的熒光。

秦牧踢了踢龍麒麟,龍麒麟也醒悟過來,連忙湊上前來,不敢離開豢龍君左右。

龍嬌男見狀,頓時醒悟,連忙離豢龍君近一些。

“這個女人很是機靈,還是早點除掉為妙,免得陰溝里翻船。”秦牧微微皺眉。

沒有走出多遠,突然巖漿河中心矗立著一尊神像,神像散發出幽幽的光芒,將四周黑暗驅散。

“果然是大墟的老東西們動了手腳!”

豢龍君冷笑一聲,繼續向前走去:“我若是沒有下界去查看延康國的龍脈,倒真的可能被你們瞞過去了!”

他屏住氣息,沒有讓自己的氣息外泄,從石像遠處走過,似乎是在害怕驚醒石像。

這條巖漿河流很長,秦牧等人沿河向前走,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尊石像鎮守著龍脈,又向前走了不知多遠,第四條龍脈出現。

這條龍脈已經不屬于延康,而是大墟的龍脈!

他們進入第四條龍脈,秦牧盤算一下,他們已經越過了鑲龍城和殘老村,距離大墟的腹地越來越近。

豢龍君腳下的兩條蛟龍速度極快,比龍麒麟這等肥胖的夯貨快了不知多少倍,龍麒麟十幾日的路程,這兩條蛟龍一兩日便已經走完。

等到他們進入第五條龍脈,黑暗已經退去,到了白天,到了第六條龍脈時,秦牧確信他們在大墟中央地帶的地底!

“快到真龍之主的龍脈了!”

豢龍君精神大振,笑道:“豢龍經你看得怎樣了?也該還給我了。”

秦牧恭恭敬敬的將豢龍經還給他,道:“我資質愚鈍,小有心得,只是還有些不解難解的地方。”

“你忠厚老實,鬼心眼少,不夠聰明,自然會有些難懂的地方。”

豢龍君道:“只要你伺候好我的龍,我會為你慢慢講解這豢龍經。”

秦牧欣喜若狂。

龍嬌男看到他臉上的表情,恨不得撲過來將他活活掐死,讓他死時也保持這種憨厚的笑容!

“到主龍脈了!”

豢龍君精神大振,笑道:“今日便收了這些老鬼的主龍脈,讓他們的萬年大計毀于一旦……等一下,這是……”

他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走出第六條龍脈,四下望了一眼,臉上的不解之色更濃。

秦牧和龍嬌男走上前來,第六條龍脈與主龍脈的連接處竟然是一座巨大的門戶,門戶的兩旁雕刻著許多龍形浮雕。

秦牧四下看了一遍,這些龍形浮雕栩栩如生,古色古香,宛如真龍,形態各異,而且是不同種類,比大雷音寺的百龍圖也毫不遜色。

大雷音寺的百龍圖只有百十種天龍,而這里的龍圖卻多達千種,大大小小的龍形浮雕環繞在一頭盤繞仰首的直視壁外之人的巨龍身邊,有的飛舞,有的匍匐,還有的趴在地上假寐。

又有些龍形浮雕在盯著地面,似乎在看什么有趣的東西,還有些大龍則在看著游戲的小龍,有些小龍則爬到巨龍的龍須上,倒掛著嬉戲,各種形態都有。

那巨龍則是被雕琢的威武,可怕,既有神龍威嚴,又有一種蠻荒的野蠻兇殘一面,目光直視來到此地之人,讓人難以與他對視。

“這巨龍便是真龍之主?倘若能夠在這里參悟,只怕對雷音八式的領悟達到極致,甚至還可以創造出更多的神通!”

秦牧大是心動,馬爺善于雕琢,聾子善于作畫,啞巴善于鍛造,都教過秦牧許多東西。

他能夠欣賞到千龍浮雕的美,甚至還可以看出更多的東西,這龍脈門戶的浮雕是用斧頭來雕琢的。他仿佛能夠看到一尊神人手持大斧,運斤成風,大斧變成最細膩的筆,最狂野的筆,肆意揮灑涂鴉,將一套驚天動地的斧法酣暢淋漓的施展出來。

“奇怪,奇怪!”

豢龍君的聲音從門戶的另一邊傳來,這尊神祇聲音很是焦躁,似乎遇到了自己不解的事情。

秦牧走過這座高大的門戶,微微一怔,只見他腳下便是一片空空蕩蕩的深淵,四周都是濃烈的巖漿從四壁奔流而下,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是一個筆直的圓形洞穴,圓得像是切出來的一般,并沒有豢龍君所預想中的主龍脈。

豢龍君托著金缸飛到洞穴中央,一邊打量金缸中的真龍之主,一邊四處打量,臉上的迷茫之色越來越濃。

“不對,真龍之主的龍脈就在這里,怎么會沒有?難道被人搬走了?還是已經化作真龍飛去了?”

豢龍君焦躁不安,猛然身形急劇下墜,向這個巨大的洞穴地步落去。

秦牧當即也騰空而起,跳到龍麒麟背上,龍麒麟腳踩祥云向下飛去,龍嬌男也自飛起,向下墜落,過了許久,他們終于來到這個巨大的洞穴底部。

兩人身軀大震,呆呆的看著四周,只見從洞穴壁上奔流而下的巖漿自上空墜下,沖刷著金光燦燦的地底空間!

這片地底空間極大,巖漿從上空澆灌下來,沖擊在金質的地底,到處都是玄金精英,有的是柱子,有的是大石,森然交錯,奢華至極。

這些玄金表面浮現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符號和圖案,幻明幻滅,不斷流動。

他們感受到一股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強大而晦澀,耳中隱隱約約聽到一聲聲龍吟,殘暴而強大。

“奇怪,這些文字符號圖案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見過……”

秦牧心中納悶,來到一根玄金精英柱子邊,細細打量,的確很是熟悉。

“真龍之主果然不在這里,不在這里……”

豢龍君已經嫌他們一步來到這里,正在查看那條金龍,猛然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叫聲:“只剩下了一個龍巢,什么人挖走了真龍之主?”

“真龍之主被挖走了?”

秦牧怔了怔,看向這個巨大的地底龍巢,龍巢很是廣闊,到處都是玄金精英,不過從這些玄金柱子的布局來看,應該有一條大龍盤踞在這里。

因為龍巢的中心是空的,呈現出一個圓環狀,當然這個圓環極為龐大,周長十多里。

那條龐大的龍脈,應該尚未吸收龍氣化作神龍,便被人從這里挖走,帶離此地。

“真龍之主被人煉成了龍玨!”

豢龍君飛速游走一周,臉色鐵青,冷冷道:“不過他還是料錯了,沒有料到我豢龍君會來到這里,他更沒有料到,他不該留下真龍之主的龍巢!”

“收走真龍之主龍脈的那人,將真龍之主煉成了龍玨?”

秦牧驚呼道:“什么人有這么龐大的法力?”

龍玨是一種玉佩,是盤龍,形狀是畫一個圓,但是留下缺口。從龍巢被挖掉的那一塊留下的形態來看,龍首和龍尾并未相連,的確是龍玨的形態。

不過龍巢是玄金精英的材質,而龍玨卻是玉質。

而且龍玨最大的也就是巴掌大小,怎么才能將長達十多里的真龍之主煉成巴掌大小的龍玨?

隨即他便看出為何豢龍君說這是一塊龍玨。

豢龍君從一根玄金柱子上剝下來一層玄金精英,露出里面的玉質。

秦牧抬頭,細細打量,這里的巖漿蘊藏著被燒熔的玄金精英,玄金精英沖刷龍巢,將龍巢原本的玉質包裹起來,因此呈現出金色。

豢龍君所說的龍巢,整體都是由美玉構成,真龍之主的龍脈應該便是在龍巢孕育,汲取從大墟和延康龍脈中傳來的龍氣。

但是有人在真龍之主尚未成熟變成真龍之時,便將其收走,煉成了龍玨,帶離此地。

難怪這里會留下一個巨大的深淵,應該是取走龍巢的那人尋到了真龍之主的龍脈,打穿大地,尋到龍巢!

豢龍君身軀一搖,頓時一條條火蛟龍從他身體的衣衫中鉆出,搖身一晃,化作一條條體型巨大的蛟龍,口噴大火,四處燒去,將玄金精英燒熔。

龍巢上下到處都是被燒熔的金汁,不斷流下,流入巖漿之中,讓秦牧暗道醫生可惜。

玄金精英流下來之后,更多的玉質山石露出,被巖漿的光芒映照,漸漸呈現出水晶般的五彩光芒,但比水晶的光澤要溫潤許多。

“收走真龍之主的那人流下龍巢,一定是為了讓龍巢繼續汲取龍氣,等到龍巢積蓄的龍氣足夠,他便來收走龍巢,借龍巢來滋養真龍之主,這樣便可以保住龍巢和真龍之主!”

豢龍君冷笑連連,俯視下方漸漸露出本來形態的龍巢,傲然道:“但是沒用!他沒有料到我會來到這里,先他一步收走龍巢!他收走真龍之主,煉成龍玨,而我掌握著龍巢,用龍巢克制龍玨。我得到龍巢,便可以感應到龍玨的方位,尋找到龍玨,讓這條真龍之主的龍脈變得完整!”

秦牧摸了摸胸口,胸口處玉佩突然變得滾燙,把他燙的很不舒服。

他胸口有兩枚玉佩,一枚是祖傳的,無憂鄉的玉佩,另一枚是瘸子硬塞給他的帝碟。

這枚帝碟正在發熱,把他燙的有些不太舒服。

“等一下!”

秦牧眨眨眼睛,抓住胸口,瘸子給他的帝碟,好像就是一個龍玨狀的玉環!

他的心臟突然劇烈跳動兩下,帝碟是一個玉環,上面刻著許許多多晦澀難懂的符號文字圖案,明滅變化,不斷流動。

帝碟傳說是神賜給靈家的寶物,象征著皇帝的權力地位,瘸子因為偷這件東西,而被延康國師一劍砍掉了一條腿。

不過帝碟到手后,瘸子研究了幾十年也未能研究出所以然來,因此便不放在心上。

帝碟對他沒用,所以瘸子便將帝碟塞給了秦牧,秦牧回村后打算還給他,瘸子沒要,他已經接回了自己的腿,對帝碟也沒了興趣。

這塊帝碟便一直掛在秦牧的脖子上,被秦牧和自己的玉佩拴在一起。

“不會這么巧吧?”

秦牧額頭一顆顆冷汗冒出,帝碟上的確有些符號文字圖案,與龍巢上遍地都是的符號圖案有些相似,也在不斷的明滅變化,不斷流動,讓人根本看不懂。

“但是我的這塊帝碟,并非是龍玨,只是與龍玨有些像,然而并沒有缺口。可能帝碟上的文字與這龍巢文字圖案相似,只是一種巧合。”

秦牧定下心神,打算觀看豢龍君如何收走龍巢,但是胸口的那塊帝碟卻越來越燙,讓他漸漸難以忍受。

突然,秦牧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有什么東西動了一下,少年心臟又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兩下,伸手摸了摸。

帝碟裂開了,變成了龍玨!

不僅裂開了,他還感覺到龍玨變得滑膩膩的,似乎像是變成了活物,像是一條小龍!

“怦!怦!怦!”

秦牧聽到自己劇烈的心跳聲,壓都壓不住的心跳,額頭也冒出了一顆顆豆大汗珠,兩條腿也有些軟,差點無法呼吸。

“小東西,你怎么了?”豢龍君瞥他一眼,感應到他的緊張,問道。

秦牧定了定神,道:“我突然想起來今天還沒有喂龍,擔心龍君懲罰,所以心中惴惴……”

豢龍君笑道:“原來如此。不過這里太熱,都是巖漿,沒有立腳之地,你煉丹喂龍的話,還是去上面。你不用這么怕我,我還是很好說話的。”

秦牧稱是,腿腳還是有些軟,道:“那么弟子上去煉丹。”

豢龍君身軀搖了搖,頓時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蛟龍從他衣衫中飛出,又將自己的饕餮袋給他,道:“讓你的小婢跟著你去幫忙,好好調教調教她,不要讓她總是如此桀驁。”

秦牧連忙催促龍麒麟向上飛去,一群蛟龍則跟在龍麒麟的屁股后面,等待喂食。

龍嬌男也跟了上來。

待到了洞頂的門戶邊,秦牧道:“婢,你留在這里,我去那邊煉丹。”

龍嬌男冷笑道:“龍君讓我跟著你,怕你溜走。”

“我會溜走,我會溜走?哈哈哈,真是笑話!”秦牧臉色鐵青。

而在洞穴下方,豢龍君開始作法,催動煉化巨大的龍巢,試圖將龍巢收走。

“奇怪,好像真龍之主距離這里很近,龍巢有了感應……”

豢龍君驚訝道:“好像就在不遠處,奇怪……先收了龍巢,那時便知道真龍之主在哪里了!”

最新創作
推薦線上小說 牧神記 節錄 2 作者 宅豬----敬呈謝忱
2023/02/05 14:19:48 |瀏覽 103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牧神記 節錄 1 作者 宅豬----敬呈謝忱
2023/02/03 16:26:08 |瀏覽 179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三寸人間 節錄 1 作者 耳根----敬呈謝忱
2023/01/12 16:29:11 |瀏覽 151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踏雪泥
2023/01/02 15:08:09 |瀏覽 489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吸菸的害處--改錯題
2023/01/02 12:41:15 |瀏覽 234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