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種關於台灣未來命運的觀點
2012/02/27 04:00:38瀏覽586|回應1|推薦4

把它收回來也不是守成,不管使用哪種統一方式,它在相當長或未來一百年內都是拖後腿的作用,我看如果處理不好,還不是一般的拖後腿,是相當嚴重的那種。現在它的工業競爭力已經不剩下什麼了,有限的幾個亮點都能數出來,比如半導體工業、中小型低端數控機床、塑膠化工工業,現在平潭設的閩臺經濟區就是為了吸它剩下這幾個東西。半導體工業已經是十二五國家重點扶持產業,再有五年時間我們這邊的就大不一樣了。至於中小型低端機床,我們完全是壓倒它的,要不然KMT的那幫人為什麼叫喊著要我們把工機具加工列入ECFA優惠清單呢?至於塑膠化學這塊,產能大不代表技術水準高。《艦船知識》去年的八月還是七月的那一期刊登宋宜昌先生寫的有關於美德日高度重視扶持所在國的高端化學化工工業,我覺得這麼大一塊,咱們也要儘快往高端上走,爭取下兩三個五年計劃裏重點扶持。

 

我覺得吧,它再過上幾年,對於我們的意義就是也僅僅是一塊駐軍的軍事基地,而且還只是花蓮靠西太這邊最有價值(因為要泊核潛和航母嘛);如果對於民用來說,也就是放假去農家樂一下的地方,實際上現在去旅遊很多人就有這個感覺,只不過是個大一號的農家樂島罷了。

 

它最麻煩的讓人最頭疼的就是它這個地方的人,幾乎它全部的人純粹是思想意識混亂,說話寫文章交談完全沒有邏輯思維的感覺,完全就沒有邏輯(看看石之瑜寫的東西就能體會到了),社會情況過於複雜,比當年解放上海時那種社情要複雜百倍,再加上長期受毒害教育,整個的這些人看待大陸和共產黨完全喪失了最起碼的理性、客觀、務實,我覺得吧,硬體的毀滅很好辦,有個十來年,以我們的建設速度就重新起來了,軟體,腦子裏的思想意識,那不是一兩代人能完成的,要甄別清理再到重新灌輸再到見著效果,沒個一二百年根本別想。

 

觀察它好多年了,我覺得最好的對它的政策從中長遠來說,就是放任自流,即使打下來了,也不要立刻就對它重建。看得見的東西好辦,看不見的東西才是重點。讓它在統一後完全成為一個農業島,而且財政啊負債啊自己負擔,我們不要去補貼,不要再去做東郭先生,這樣搞個多少年,我們這邊人生活水平要遠高於它才行,讓它勉強吃飽穿暖,徹底的和下幾次科技革命工業革命沒戲,當它已經完全被世界遺忘時,完全成為一個孤懸海外的荒野小島時,它的那些人這時候才會真正反省自己從前的過失,才能重新審視自己應有的定位。

 

我說的都不是原創,上面的觀點早已在對岸有個叫YST的網友寫的文章裏說的清清楚楚了,人家生活在那裏,對於那裏人的民性有極其深刻的認識和描述。我還不是黨員,從長遠來看,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唯物辯證法沒錯,但遇到具體的問題要具體分析,逢山開路遇水填橋,對症下藥才是重點,遇到正常的人咱就用正常方法感化,遇到那特殊的人咱就給它來特殊的措施。這麼多年過去了,畏威而不懷德還是很適用於它那裏的人,並且將來很長時期內仍將適用!

 

我補充一下,美日德三國,尤其是美國,高度重視化學化工工業的發展,以前是看誰寫的,說美國當年找了一大堆人來計算,最後的結果是很多產業都轉移了,但是牢牢抓著金融、軍工、化學化工、生物醫藥、農業這幾個核心產業,而且砸大錢發展,讓這幾個產業綜合實力遠遠領先於世界其他國家的對應產業,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我的一個親戚在中科院上海藥物所,他說他們所是舉全國之力建設起來的,已經是國內最牛B的了,但一年的科研成果還不如一家跨國制藥巨頭,他還說生物醫藥這塊,我們離人家還差的很遠很遠,要走很長的一段路才能追上。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ron02122003&aid=6153880

 回應文章

Tom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就是少說了一項"最重要"的資產!!
2012/02/28 03:25

當個人的"自由意志"都是獨立-----這樣組成的公民社團就一定是獨立的;

當公民社團都是獨立的-----這樣組成的社會就一定是獨立的;

國家不等於社會------當所謂的國家"不敢"接受獨立"自由意志"公民的檢驗----這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任何公民政治社團執政就必須接受獨立"自由意志"公民的檢驗就這麼一項-----中國就有段"漫漫長路"要走的!!

"讓公民有法子選擇執政者",這才是"最重要"的資產-----可有取代的時刻表嗎?


Tomas
小米^^(aaron02122003) 於 2012-03-03 21:11 回覆:

明白,你老拿民主自由说事,你说的都没错。但是中国要的不是台式“内斗内耗”的民主和“可以随便喊独立但禁止喊统一”的自由。

中国会向北欧三国学习、会向新加坡学习、会向英国的宪章民主学习、会逐渐吸取西方的优点,尽力避免走向民主的过程出现像台湾这样三十年来的失败典型,路很长,我们会自己走得,会走出一条符合我们情况的宽敞大路来的,不劳你或类似你这样执着于表面形式而刻意无视实际结果的人们来操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