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真正的中國人?你也不懂...
2012/03/20 19:50:05瀏覽1330|回應0|推薦12

您好

 

我是曾在加拿大留學的中國人,現已回國工作。《大陸人看台灣》觀察台灣──自大還是自卑?這篇文章是一位大陸網友通過長期觀察撰寫的,雖不是我寫的,但很樂意一一回答你的問題。

 

1、GDP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象徵,是的,它不代表全部,但至少它是世界範圍內衡量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很重要的一種工具。我更傾向於用平價購買力(PPP)+人民生活幸福指數+環境保護指數+工業競爭力等一整套的數據綜合起來,測算出中國現有的位置以及中國人民現有的生活幸福指數,的確,比起美英德法日五個最頂端的西方工業國家,我們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不論是總量還是人均。

 

你提到的國外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前些年在中國相當的吃香,因為物以稀為貴,那時候中國的海外留學生還不算多。這幾年中國的經濟發展的很快,很多家庭都有了把孩子送到國外的經濟實力(尤其是沿海和已開發地區),主要以去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法國、德國還有韓國、新加坡為主。因為大學本科階段的教育通常是4年(有些事5年),研究生是2-3年,再加上取得工作簽證工作上1-2年。大約是在2000-2005年出國的這批人現在已經大批大批的回國了,所以就業市場上不再物以稀為貴了,他們的薪資就不想2000年那時候的那麼高了。但仍然很高,一般來說,如果進入企業工作,擔任骨幹力量,薪資會比當地大學的畢業生高3-4倍。如果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大城市的跨國企業工作,薪資會高很多倍。

 

台資在中國屬於外資裏的三流企業,一般從國外回來的,最好的去處是政府公務員、下來是大陸頂級國有企業、再下來是歐美跨國企業、再下來是韓日企業、再下來是大陸本土民營企業、最後才是台資企業。而且,像我們這種北美回來的留學生,最差也是大陸本土民營企業,韓日企業和台資企業,我們是看不上的。


我在北京遇到的很多派駐大陸的台灣年輕人,的確,他們對於我們這批海歸回到中國就有這麼大一塊市場、這麼多機遇還有比較高的薪酬待遇,很是羡慕,我們為了不讓他們感到不舒服,基本沒公開聊過這些內容,倒是有些台灣朋友私底下會八卦這些話題,都是在吃飯時嘻嘻哈哈說的。

 

2、台灣人這個群體有沒有自信,和我們中國人沒有關係,只要你們不要攪擾到我們日常的生活就好。

 

剛到國外的中國留學生,基本的年齡結構都處於18-28歲之間,也就是說包含了從大學預科、大學本科、碩士研究生、博士(不含博士後),在大陸那種一黨專制社會中成長起來的人,對於官場文化、黨文化,都是很反感的。所以,當他們到國外時,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社會體制、不同的社會文化,新鮮的空氣、乾淨的雲朵、到處可見的綠色、清澈的河流等等,強烈的衝擊著他們的思想觀、價值觀、人生觀,這不奇怪,我當初就是這樣的人。

 

但生活一段時間後,當他們發現西方的普通人戴著有色眼鏡看中國、看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發展、看中國的歷史和文明......時,他們身體內產生了本能的、捍衛國家尊嚴和民族尊嚴的想法,就像你看到這篇批判台灣人的文章時產生的感覺一模一樣。逐漸的,雖然他們會發現,雖然中國確實有很多很多的問題,但並不像西方媒體和西方人口耳相傳的那麼不堪,這時候,他們就會站出來對西方人和西方媒體說:“你們對於中國和中國人的看法不客觀、不理性”,這時候,這些中國留學生就會本能的捍衛自己的母親。當他們同時經歷過在中國和在西方的生活時,他們看待中國就會趨向於中立、理性和客觀。而理性和客觀是一個受過良好高等教育的人應有的起碼態度和基礎,對於哪里的學人都是一樣的。


我們知道民主和自由是好東西,但經過在西方長期的遊歷後,我們發現最好的模式是融合了北歐三國的福利特點+英國的憲章精神+美國的工業創新,美國、英國、德國、北歐三國、新加坡,這幾個國家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優勢和特點,如果中國未來能夠把西方文明的精華融入到中華文明中,那麼中國就會走出自己的民主道路。至於台式民主制度,以及這種制度這三十年來帶給台灣什麼正面的影響,我們看的很清楚。台式民主制度是一種執著於形式、而忽略實際發展的不成熟民主制度,是一種四不像的制度。

 

我們認為台灣作為西方民主的試驗,是不成功的,它沒有吸取西方工業文明螺旋狀上升的真正精髓,沒有將工業化的經驗和社會團體利益協調學到手,而只是學了皮毛,也就是選舉,選舉式民主是西方給台灣的一副毒劑,台灣沒有很好的辨認就吞服了下去。看看今日的台灣,365天,除了正在選舉和準備下一次選舉外,你們還做了哪些正事呢???

 

3、林書豪這件事,我也覺得大陸媒體是挺無聊的。我們有那麼多的世界冠軍和名人,都沒有資格被稱作為“中國之光”(我估計配稱的上這個稱號的只有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以及像李白、杜甫、嶽飛這樣的先賢吧),幹嘛要和人家爭奪一個籃球隊員呢?林本來就是在美國生長的台灣人嘛,既然台灣人、台灣社會、台灣媒體這麼急於要拿一個又一個的所謂的“台灣之光”去撫慰他們受到傷害的小小心靈,那就大大方方的讓給台灣嘛,反正所謂的“台灣之光”是越來越氾濫了...

 

中國媒體現在越來越不嚴肅了,越來越朝著香港八卦狗血媒體的道路上大踏步的前進了,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好事。遲早,中國媒體八卦和狗血的本事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超過港台媒體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4、台灣人愛台灣是你們自己的事嘛,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你愛台灣當然沒錯啦。但想提醒你一點,台灣為玉山公園拉票別跑到我們北京的長城上去啊,你們的一位台灣高官還對我們中國遊客說:“拜託、拜託,兩岸一家親,請為玉山投上贊成的一票!”我說,你為你的台灣盡一份心力不要緊,你們跑到北京八達嶺長城上幹什麼去嘛?害怕玉山在國際的能見度不夠?害怕外國遊客不知道有個玉山?還是害怕台灣的旅遊吸引力不如中國?不管怎麼說,你們應該在你們自己的玉山上宣傳這些嘛,再說了,我們也從來沒有在台灣為北京旅遊或是中國名勝古跡拉過票嘛...要玩就要有些格局,別跑到別人家的地界裏玩咯!

 

5、我的歷史一般般,也就是在大陸高考時,3+綜合(綜合就是歷史、地理、政治,滿分150分),考了138分而已。這也是曾讓我最高興的一件小事,都過去很多年了。


說實話我不喜歡現在中國人的說話方式,北方南方都一個樣。北方人說話太嗆,感覺是像要找你打架一樣,而南方人說話聲音又太大,比如廣東人、湖北人,震得人耳膜都疼。因為我在加拿大已經養成說話溫和、輕聲輕語的方式,所以回國以來很不適應,這一點你說的不錯。

 

但是台灣人說話給我的感覺就是太娘了,北京話說就是:“太面兒了”,太軟了也不好,給人有氣無力的感覺,感覺好像很弱勢的樣子。說話這種事情,太軟太硬都不好,取得一個平衡最好。在社會公德和文明禮貌上,大陸落後台灣整整30年,這個是真的。在這方面,我們要向美國、德國、日本還有台灣,好好學習!我遇見過台灣的女孩子,有的真是很可愛,受過良好的西方教育,舉手投足中體現著一位知識女性應有的魅力,人也很幽默很搞笑喜歡嘻嘻哈哈,大家很聊得來。

 

至於你說的台灣文化才是“正統的中華文化”,這一點我不表示反對,但也不表示贊成。原因是什麼呢?因為現在的台灣文化,實際上是原住民文化+日本殖民文化+本省福佬文化+蔣介石退台後將舊中國的那一整套文化全部搬來了+美國文化對台灣的影響,這些元素混合起來,構成了今日的台灣文化。所以,你說台灣文化就是正統中華文化,我不贊同,我倒是覺得台灣多元文化裏有原來的中華文化的因素,占了一部分而已。

 

現在的台灣真的很搞,號稱自己是正統中華文化的地方,卻從上到下都做著要獨立的夢,號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某黨,掛著孫中山的像,卻選出了像李登輝、陳水扁這樣要將中國大卸八塊的領導人。這種現象是個人的人格分裂嗎?還是集體的人格分裂?搞不懂。今天的大陸,因為搞了10年的文革,整個國家差點被毀了,好在折騰了10年,回過頭來一看,終於知道當初自己在世界眼中有多麼可笑了,於是發憤圖強,改革開放,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追英趕美”的征程!值了,用10年的荒謬讓後世子孫永永遠遠的銘記“不折騰”這三個字,這才有了今日中國的發展。

 

不過也挺慶倖,現在的中國幸好沒有舊時封建文化的那些因素,否則,我們的女人可能還要裹腳、我們可能還要考封建八股文、我們見了當官的可能還要磕頭、在帝國主義和西方列強面前,我們可能永遠像只聽話的小綿羊,而在國內,可能還是烏煙瘴氣的不團結、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感謝某位被所有台灣人詛咒和憎恨的歷史人物,這些舊封建文化,原封不動的都送到了台灣,讓他們繼承去了。

 

中國要想成為帝國主義和世界列強,就應該拋棄農耕文明中的那些負面因素,撕下身上的羊皮,積極的吸收西方海洋文明和西方遊牧文明帶有的敢於開拓、敢於創新、敢於嘗試的精神,讓諸子百家的學說自由的傳播、讓西方的精華自由的傳播,徹底從基因裏改造羊一般的中國人、改造被孔子腐朽思想熏昏了頭的中國人、徹底砸爛腐朽的明清官場文化,這樣中國和中國人才能算是經歷了工業革命和工業文明的洗禮,脫胎換骨了!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aron02122003&aid=6238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