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大 EMBA 之大小劍 (下)
2023/07/07 19:49:37瀏覽283|回應1|推薦17

      大劍山, 標高 3594 公尺, 這是我的第 41 座百岳.

      因著前人放的這把劍, 每個人都拿這把劍入鏡, 擺出各種開心的姿勢. 阿諾把他的帽子給我戴, 要我裝西洋劍客的樣子.

      但我覺得, 還是應該要裝模作樣, 來個劍客俠士的樣子, 比較有氣氛. 所以在勇哥的起鬨下, 把上衣脫了, 趺坐著拍照.

      當然, 還是要搞笑一下, 假裝要切腹的日本武士!

      大劍山雖然是二等三角點 (因為雪山就在不遠處擋住了一部分), 但此刻天氣很棒, 藍天白雲, 因此每個人拍完獨照後, 三三兩兩在四周拍起合照.

      北邊是雪山和北稜角; 東邊有南湖大山, 中央尖山, 無明斷崖, 奇萊連峰; 南邊則有白姑大山, 甚至最南邊的玉山都看得到. 往下看, 則可看到梨山旁的德基水庫.

      大夥兒在這兒逗留了 45 分鐘, 這才開始下山. 剛剛上山時走走停停的, 所以花了 2.5 小時上山; 但現在下山, 阿諾讓我們各自回去, 我便跟著 Tony 快步出發. 我的鞋襪還是濕的, 走起來很不舒服, 希望趕快回到山屋, 利用此刻的太陽來曬乾.

      沒想到欲速則不達, Tony 在一個岔路處走錯路, 我也跟著下切一段陡坡, 我們倆竟然走到懸崖邊, 無路可下!? 正在猶疑的時候, 突然聽到大帥在上面喊著 "你們走錯路了吧?" 我往回爬, 才看到另一邊的正確山路. 一旁的阿里山龍膽, 在偷偷笑我們愚蠢 (早上阿諾才教過怎麼辨認獸逕和高速公路, 我們立刻就忘了)! 可是, 我覺得最近許多山域的布條被拿掉, 其實對山友而言, 是一大危險.

      回到正軌, 繼續下山, 我於 11:10 am 回到山屋. 喝點兒水之後, 把睡袋攤開來曬, 並把登山鞋放到屋頂上去曬.

      昨天褲子全濕, 睡覺前, 我把褲子晾在山屋的床欄邊; 半夜起床去摸, 依舊濕透. 於是在 1 am 時, 利用已經睡暖的身體, 把冰冷潮濕的褲子穿起來, 窩進睡袋裡. 早上起床時, 內褲已全乾了, 褲子也已經乾了 8 成, 但睡袋反而因為有濕氣而不夠溫暖, 所以此時趕緊拿出來曬太陽.

      不久, 夥伴們陸續回到山屋, 阿諾燒了開水, 大家分別泡麵或泡飯吃. 我習慣吃煮過的泡麵, 剛好 Vincent 有多帶一個爐具, 便借用他的爐具來煮麵.

      吃過午飯, 大家不約而同進入山屋睡覺. 我 3 pm 起來上小號時, 阿諾跟我招招手, 說道 "你睡不著, 來陪我喝酒." 我笑說 "我早就睡著了, 現在只是起來尿尿啦!" 後來才知道, 他也有問予庭是否可以陪他喝酒! 這傢伙, 一定是嫌我們這一隊體力太差, 才爬個大劍山而已, 居然每個人都在睡午覺, 沒人陪他喝酒!?

      這一覺, 直睡到 4 pm, 大夥兒才起來聊天, 討論明天的行程. 我的鞋襪依舊相當濕, 所以決定明天不上山了, 要跟著 Vincent 在油婆蘭山和劍南尖山放空, 貓頭鷹決定加入我們這頹廢組; 其他人則開始猶豫, 因為氣象預報, 明天中午以後還是會下雨. 可是, 今天的天氣預報其實不準, 本來說早上就會下雨, 如今 4 點多了, 還只是陰天, 並沒有下雨. 懷疑

      我說道 "我們不要因為先表態, 而霸凌其他人; 這樣吧, 明天想要去小劍山的舉手." 予庭和 Tony 舉手, 沒想到太陽哥也舉手! Gina 愣了一下, 衝口而出 "太陽, 你也要去?"

      最後達成協議--> 明天早上 2 am 起床, 先走到佳陽山, 視天氣狀況, 再決定要不要繼續上小劍山. 我們頹廢組則睡到自然醒, 嘿嘿~ 得意

      大雄煮了晚餐, 大夥兒用餐過後, 在淅哩淅哩的雨聲中, 於 7 pm 左右相繼睡去. 我本來認為我一定睡不著, 沒想到頭一沾枕, 似乎不到 5 分鐘又入眠了! 我發現我這一趟爬山, 很好睡呀! 原先帶來的鎮定劑, 反倒是給貓頭鷹吃了. (然後他說, 他終於好好地在山中熟睡了一晚)

7 月 1 日星期六

      我整晚斷斷續續地醒來又睡著,  2 am 時聽到他們起床, 本來想等他們吃過早餐後, 去歡送他們, 不料他們實在保持地太安靜了, 等我發現完全沒聲音時, 他們已經出發了. 我又瞇到 4:30 am 左右, 確定完全睡不著了, 才起床四處散步.

      檢視自己的相片, 把東西整理一下, 看著東方逐漸現出魚肚白, 大劍山, 雪山, 劍南尖山的形象漸漸清晰. 但雲層頗厚, 看來今天是沒日出可瞧了, 開始擔心會不會提早下雨, 讓出發的夥伴們淋雨回來!?

      到了 6 am 左右, 我帶了笛子, 爬上一小段山丘, 面對大小雪山 (以及小雪山上的氣象塔) 來吹笛子: 阿甘正傳主題曲, 小放牛, 茶山姑娘, 白蛇傳, 到最後的公主夜未眠. 此時神清氣爽, 笛膜完整, 自覺吹得還算不錯, 呵呵! 遠遠看到跟我們一起住山屋的兩個年輕人, 從大劍山下來, 他們今天就直接下山去了.

      不久, Vincent 和貓頭鷹起床, 我有點兒餓, 但不好意思把大雄叫起來煮早餐, 我們三人便帶了自己的食物, 走 300 公尺的緩坡, 來到油婆蘭山吃早餐.

      油婆蘭山, 標高 3308 公尺, 這是 Vincent 此行的第一目標. 原來他以前跟團來爬過大小劍山, 一般的標準行程, 是第一天陡上來到油婆蘭山屋, 第二天凌晨去走佳陽山和小劍山, 第三天凌晨上大劍山, 然後陡下回到登山口 (就跟那兩位年輕人的行程一樣). 這種行程, 3 天都是滿滿的爬山, 完全享受不到油婆蘭山的絕妙景觀; 所以 Vincent 這回跟來, 目的就是希望在油婆蘭山上, 慢慢享受悠閒喝咖啡, 吃早餐, 欣賞四周景觀的樂趣.

      他帶來一張椅子, 我們分別坐上去, 拍裝模作樣照. 背後就是佳陽山和小劍山, 此時, 其他夥伴應該正在前往加陽山的箭竹叢裡奮鬥吧!

      貓頭鷹試著對著他們的方向呼喊幾聲, 但沒有人回應. 我笑說 "這看起來很近, 其實是滿遠的, 他們又在箭竹叢裡面, 一定聽不到的啦."

      我們在這兒喝咖啡, 聊天, 賞景, 看著似乎不佳的天候; 但遠端有一坨雲, 看起來好像是一位土地公還是道士的樣子, 很有趣!

      回望油婆蘭山屋, 看到所謂的咖啡池 (油婆蘭池), 就在我早上吹笛子處的旁邊.

      半小時後, 我們回到山屋, 我看大雄還在睡覺!? 我昨天看他睡一整天, 怎麼今天還在睡? 而且咳嗽的痰音很重, 我問他是不是發燒了? 他說身體重重的, 我拿普拿疼先給他吃. Vincent 說 "會不會是 COVID-19 呀?" 我說 "應該是一般的肺炎, 還不到 COVID-19." 因為他沒說厲害的喉嚨痛, 而且咳嗽並不是很嚴重.

      此時, 太陽露臉, 我們在陽光普照下, 爬 500 公尺小陡坡, 上劍南尖山.

      別小看這劍南尖山, 其實爬起來還是有點兒喘. 一開始太過掉以輕心, 結果途中休息了兩次, 我還滑了一下, 笛子摔到地上後才登頂!

      劍南尖山, 標高 3298 公尺. 雖然是座獨立山頭, 而且在 3000 公尺以上, 但被雪山和大劍山壓著, 所以也不列入百岳.

      回頭看看後腳根破皮的 Vincent, 顯然他還在慢慢欣賞這登頂之美. 油婆蘭這一片大草原, 看起來真的很舒暢, 好像可以在上面滾來滾去呀!

      雖然不是百岳, 但這兒的景觀比油婆蘭山更棒. 四周百岳環繞, 貓頭鷹用 peakfinder 這個軟體, 教我們辨認周遭名山; 看著哪些山已經爬過, 哪些山不可能去爬......, 有另一番樂趣.

      有一隻翠鳳蝶在我們四周飛來飛去, 不知道到底在找什麼?

      我拿出笛子來吹, 這才發現, 剛剛滑了一下, 笛膜竟然破了! 只好挖東牆補西牆, 硬是拉邊角的一小塊笛膜黏上去, 但聲音吹起來很破, 跟早上差很多.

      Vincent 指定要吹陽明春曉, 我只好硬著頭皮上場.

      此時天氣非常好, 我們看著雲朵變化, 笑說 "這種天氣, 他們一定會直接殺去小劍山了." 雲層變化多端, 甚至有一度很像是北海岸的老梅石槽, 呵呵!

      眼看陽光越來越強, 我們走回山屋, 我把所有仍濕的裝備拿出來曬, 鞋襪都掛到屋頂上去.

      回頭一看, 貓頭鷹居然在刮鬍子! 我笑說 "Vincent 滿臉落腮鬍都沒刮, 你是在刮什麼啦?" 他說他老婆交代要刮鬍子, 免得照相不好看, 哈哈哈哈哈!

      我們中午又是煮泡麵來吃. 這次為了省重量, 我的食物都算得好好的; 今天早餐大雄沒煮給我們吃, 因此我少了一餐的量, 幸好 Vincent 有多帶統一肉燥麵, 解了我的尷尬.

      此時大雄起來, 神清氣爽, 居然問我的普拿疼是什麼牌子的, 怎麼效果這麼好? 我說就是一般普拿疼, 並建議他繼續多喝水. 此時另一隻橘黃色的蝴蝶在附近飛來飛去, 我追蹤了幾分鐘, 牠終於定住了, 原來是一隻突尾鈎蛺蝶.

      天氣在中午過後迅速變差, 我對 Vincent 和貓頭鷹說 "萬一他們真的拖到很晚才回來, 傍晚我們去箭竹叢入口等他們, 幫他們把背包揹回來, 讓他們最後這一段可以省點兒力, 輕鬆下山." 他們都認為應該這麼做.

      下午貓頭鷹用手機播放音樂, 哈, 居然都是一些老歌; 結果, 下一秒鐘, 貓頭鷹, Vincent, 我, 大雄, 以及另一位中午揹東西上來的協作, 5 個人開始 "懷舊音樂之旅", 一邊討論彼此對電影和音樂的心得, 一邊跟著哼唱, 真有趣. 喜歡 (表示我們都一樣老~~)

      等到 5:20 pm, 我在考慮要不要出發去箭竹叢時, Vincent 說遠遠看到 Gina 了!

      哇~ 她真快! Gina 和予庭於 5:25 pm 進入山屋, 接著大帥, Tony 和勇哥也出現, 太陽哥於 6:20 pm 在阿諾和 William 的護持下抵達. Wow~ 真是恭喜他們, 通通完成佳陽山和小劍山這兩座又臭又長的百岳!

      傍晚大夥兒吃晚餐, 各自討論稱讚彼此的一日歷程. Gina 說他們看到很棒的風景, 我們頹廢組笑說 "少來, 我們今天的景色才更棒, 你們都在箭竹叢裡, 什麼都看不到啦!" 呵呵! 但我相信佳陽山的景觀應該很棒, 尤其他們當時上到佳陽山時, 是天氣正好的時刻.

      明天, 為了可以早點兒下山洗澡, 我們決定提早一小時起床及出發.

7 月 2 日星期日

      早上 4 am 起床, 吃過早餐, 在冷風中等待日出.

      5:05 am, 金烏展翅, 讓我們在最後一天的早上迎接到日出.

      油婆蘭山屋有一本留言簿, 讓登山客寫下感想. 有一位日本人畫了很漂亮的圖在上面, 後面就沒人好意思再畫. 但遇到我們這幾個愛玩的, 管他三七二十一, 開始留言及畫圖, 讓這留言簿變得很熱鬧.

      整理背包, 謝過大雄和 William, 我們出發. 步上油婆蘭山, 回頭看油婆蘭山屋最後一眼, 在朝陽下揮別大劍山和劍南尖山, 我們要回家了.

      這一路下山, 竟是異常輕鬆愉快, 大伙兒的速度都加快, 顯然歸心似箭了 (想趕快去洗澡).

      穿出第一天讓我全身濕透的箭竹林, 忍不住回頭拍照, 因為第一天完全沒機會照相.

      接著的陡坡, 在涼爽的氣溫下, 每個人都是開心不已, 完全不覺得陡峭.

      來到一小塊平地處, 我忍不住說 "阿諾真的很細心, 他第一天在這裡看出我們迷路, 而且看出是大帥去探路."

      原來我們第一天來到這兒時, 有兩條路看起來都可以走. 當時 Gina 停了下來, 不知道該走哪一條? 大帥帶著我和勇哥走右邊那一條路上山, 但不到 15 公尺, 就發現沒有路了. 於是, 我們撤退, 改走左邊那一條路, 這才尋回正軌.

      後來阿諾帶著太陽哥晚我們一小時來到山屋, 說他看到有足跡, 且登山杖的戳地是左邊, 所以猜我們曾經走錯路, 而且是大帥領隊! 他真的很細心, 難怪常常上山去搜救那些迷途的羔羊.

      接下來一大段的蕨類園區, 在風和日麗下, 顯得更浪漫宜人! 這防火巷, 變成了綠色地毯.

      來到推論山, 這回終於可以好好拍一張大合照了.

      持續不斷的陡下波, 慢慢地把大家拉開了一點兒距離. 但我昨天算是休息了一天 (雖然還是來回爬了 1.6 公里), 跟他們不能比, 所以走在前面並不代表我的腳力比較好.

      大家彼此互相拍照, 今天的行程, 感覺像是來郊遊似的, 歡欣異常, 輕鬆喜悅; 但背包其實沒有輕多少, 我上山時揹了 17 公斤, 下山時也還有 13 公斤左右哪!

      來到獵人帆布營地, 大休 10 分鐘.

      接著, 我和 Gina 開始飆速下山, 但仍舊被大雄和  William 刷過.

      最後的 1.3K 實在是太陡了, 我不得不停停走走地下山, 膝蓋開始酸痛了. 終於, 在 9:30 am 回到登山口. 才剛坐下來, 大雄和 William 休息夠了, 他們要先下山.

      我再度向他們道謝, 坐下來吃我的最後一道午餐--> 科學麵+巧克力鳳梨酥.

      不久, 大夥兒陸續抵達, 都在這塊平地上好好休息. 由於等會兒接駁車還是要分兩趟載, 阿諾便要我們幾個先出發, 搭第一趟接駁車先回去洗澡. 因此, Gina, 我和 Vincent 先出發.

      途中, 又看到這可愛的 "粗毛小米菊".

      這一朵粉紅色的小花, 我實在不認得. 後來問 Stone 學長, 他認為是 "大花咸豐草" 的一個變種. 因為花瓣像大花咸豐草, 但我真的沒看過粉紅色的 (通常都是白花呀!) (感謝格友清泉兄指正: 異色大花咸豐草)

      一路緩坡回去, 最後在氣象局水文站前要高繞, 這才發現, 我的體力已經透支許多, 爬這段坡竟然會很喘. 而 Vincent 則是後腳根又在痛, 所以他整個停下來休息. 高繞過後, 繼續走在平緩的林道上.

      通過閘門口後, 又走了約 700 公尺, 來到仁壽橋. 由於後面沒人了, 所以我和 Gina 過了仁壽橋, 放下背包休息, 等到大帥和 Tony 出現後, 這才打電話給王小明先生.

      打完電話, 開始走水泥路上坡. 我印象中, 這水泥路應該只有兩三百公尺遠, 誰知怎麼感覺越走越遠? 最後算一算, 竟然有 1.2 公里遠! 啊~~ 簡直走到崩潰!! 

      好不容易走到省道上, 王小明派了他女婿來接我們; Tony 說 Vincent 在高繞時停住了, 所以我們沒等他, 只在等到大帥後, 一行 4 人便先回去民宿洗澡.

      不久, 第二車也回來, 我們都洗過澡, 換了乾爽的衣服, 吃過 Gina 切的蘋果, 以及中巴司機準備的香甜又多汁的西瓜後, 搭車下山. 途經南山時, 阿諾買了茶葉蛋先給大家解飢 (我本來要出錢, 被他搶先付了); 接著回到員山, 到小黑事先訂好的 "真好吃鵝肉店" 享用慶功宴.

      這一趟大小劍, 原本有三座百岳可撿, 但我太相信氣象局的 "午後雷陣雨", 所以把另一套乾淨的衣襪放在民宿, 導致鞋襪全濕而影響了登山的動力. 雖然號稱四大鳥山的鳥王, 小劍山, 本來就不在我的名單內, 沒爬到並不覺得可惜; 但是登山該有的裝備和注意事項, 其時我真的也該好好警惕.

      謝謝政大 EMBA 的夥伴們, 讓我在歡樂中進帳一座百岳; 更謝謝 Vincent 的經驗分享, 讓我第一次在山中, 靜靜享受和煦的太陽, 涼爽的微風和無敵的環場山景. 謝謝

      下次要多帶一片笛膜~~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9560328

 回應文章

清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7/18 10:18

異色大花咸豐草,不多,不過我見過好幾次,也收集種子,曾種一陣子,還沒開花就嫌麻煩拔掉了.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23-07-18 10:53 回覆:
哇~ 感謝您解答. 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