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2 雪山單攻
2022/05/19 14:46:13瀏覽461|回應0|推薦22

      原本監考完, 有一天半的空檔, 想問看看誰可以帶我去爬玉山東西峰; 誰知這麼臨時的決定, 排雲山莊根本沒機會抽到, 於是大 Ben 哥決定還是帶我去爬雪山主東峰.

      他在另外一個群組吆喝一聲, 居然有幾位跑山獸也要來共襄盛舉; 最後, 一行 8 個人於 5/16 晚上在南山的隆達民宿集合; 5/17 早上 4am 起床, 吃過早餐, 開車前往登山口.

      Ben 哥投單後, 大夥兒整理裝備, 於 6:40am 起登. (原本 Ben 哥是計畫 5:30am 出發, 5pm 回到登山口, 現在進度晚了 70 分鐘)

      8 個人當中, 只有我是單純登山客, 浩雲教練和 Lou 是三鐵悍將, 大 Ben 哥, Woody, Maggie, 小緯和瑪莎拉蒂(一位牙醫師, 但因為他開瑪莎拉蒂上山, 所以就以車子來稱呼他) 這 5 個人都是跑山獸. 面對他們, 我一開始就直接投降 "你們想跑的就自己跑, 不用等我; 你們可以先衝去雪山北峰, 再回來主峰接我即可." Lou 竟然也擺明了說要當賞花團, 慢慢爬就好; 但顯然他們很客氣, 一開始都很克制地跟我們走在一起.

      高山杜鵑在 4-6 月盛開, 但今年的花況似乎沒那麼好, 沿途只零零星星看到一些紅毛杜鵑.

      在七卡稍微休息 5 分鐘後, 繼續出發; 在哭坡前又休息 5 分鐘, 接著緩緩上山, 我於 9:35am 來到雪山東峰 (Maggie 已經等了大約 5 分鐘).

      接下來這一段, 是最舒服的緩坡, 紅毛杜鵑比較密集, 沿途都有鮮花可賞.

      紅毛杜鵑和高山杜鵑很不好分, 網路上的教學, 是要比較葉子 (因為花實在太像了, 都是粉紅色的花瓣, 加上一些深紅色的斑點). 紅毛杜鵑的葉緣略為反捲而已, 背面有少許黃灰色細毛. 但高山杜鵑的葉緣反捲很明顯, 背面密布細毛.

      賞花時, 意外在杜鵑和玉山小檗的角落, 看到一朵小小的高山翻白草.

      剛出發時還下著毛毛雨, 但此時雲層略開, 尤其快要走到三六九山莊了, 想說等會兒可以躺下來休息一下, 心情很是興奮.

      不料, 進了三六九山莊, 才剛放下背包, 打算躺下來睡個 10 分鐘, Ben 哥就說 "這裡不休息啦, 別讓肌肉冷掉了!"

      哪呢!? 我還在掙扎時, Maggie 已經出發了, 其他人也立刻行動, 起步踏上之字形山坡. 我只好眉頭一皺背包上肩, 往前追去.

      進入黑森林沒多久, 浩雲教練突然安靜的站著不動, Ben 哥說 "是不是看到長鬃山羊?" 我們幾個悄悄跟上, 果然, 看到一隻中小體型的長鬃山羊在覓食.

      看起來很年輕, 應該還是青少年時期, 一對角才剛長出來的樣子. 拍過照後, 繼續登高.

      這幾天下大雨, 黑森林好幾段路徑都出現小河流, 讓我好幾度懷疑這條路以前到底有沒有走過? 後來問 Ben 哥, 他也說 "路徑常常會有改變呀!"

      有一段大約 1 公尺高的落差, 水流不小, 所以有人設了一條繩索供大家攀爬; 但上山時還好, 我可以直接從旁邊的岩石爬上去, 下山時有這條繩索, 就明顯地安全順暢多了.

      黑森林有幾段是很平緩舒服的, 走在冷杉群中, 總有一種浪漫溫馨的歸屬感. 即使是幾小段的陡峭坡道, 在芬多精的滋潤下, 也不會讓人覺得痛苦.

      跨過幾道小溪流, 甚至有一小段是沿著積水的路徑走, 瑪莎拉蒂笑說 "好像在溯溪呦!"

      當森氏杜鵑出場時, 就知道要結束黑森林, 來到圈谷了.

      放眼望去, 杜鵑花沒有料想中的茂盛, 真可惜.

      接下來的最後一公里, 是最痛苦的. 在這一公里中要爬升約 400 公尺, 而且此時海拔更高, 空氣更稀薄.........

      我依照原定習慣, 每走 50-60 步就休息一次, 終於在 1:25pm 登頂. Maggie, 小緯和 Woody 已經在一旁的箭竹叢邊躲風, 我也趕緊坐下來, 喝水, 吃點零食, 補充能量. 等大夥兒都到齊後, 這才開始拍照.

      Woody 的拍照技術是遠近馳名的, 可是, 為什麼跳躍照一直抓不到好的 timing 呀? 我跳了 3 次, 依舊沒拍到最好的那一瞬間, 我在很喘之下, 決定嘲笑他一下, 不拍了! 反正後面是白牆, 而且以後一定會再來爬雪山, 就留待下次吧!

      獨照和合照都拍過後, 大夥兒開始下山. 下到圈谷時, 居然雲開見日, Woody 趕緊抓住時機, 拍下這一張 "遺世獨立", 來彌補 "害我跳到很喘" 的罪惡感, 呵呵!

      進入黑森林, 走在我自以為已熟悉卻完全想不起來的山徑, 看著沒印象的倒木, 走走停停, 大約在 8.3K 處, Maggie 就追上來了.

      穿出黑森林, 來到之字形山坡, 看到三六九山莊, 真是開心哪, 因為我打算在這兒吃泡麵當午餐 (決定不管 Ben 哥說的什麼 "不要休息太久" 的規定). 眼看 Maggie 順著正式步道走在前面, 我一時興起, 直接切捷徑, 結果比她早進入山莊, 嘿嘿! (自己也不知道在得意個什麼勁兒~)

      但只有 Ben 哥有帶爐具, 所以我先進山莊裡面, 喝水, 拉筋, 抬腿休息一下. 等 Ben 哥到了, 燒了開水, 這才泡麵來吃.

      Lou 的臉色有點兒蒼白, 雖沒胃口, 但還可以說笑, 我建議她先喝一點兒熱湯; 小緯頭痛欲裂, 我的背包裡本來都固定會放幾顆普拿疼的, 但發現小袋子居然空了 (可能是之前給其他山友吃掉了), 於是去其他團隊問一下, 弄到幾顆普拿疼, 給小緯和 Lou 各吃一顆. 由於早上的出發時間比 Ben 哥預定的晚了 70 分鐘, 所以他不准我們休息太久 (我還想說吃飽了, 可以睡個半小時咧~) 加上有人想要趕著下山, 因此, 收拾細軟, 於 4pm 出發.

     這一路下山, Lou 飛奔而去, 我在東峰前追到小緯和瑪莎拉蒂, 卻又在 3.6K 處被 Maggie 刷過. 天氣時陰時陽, 偶爾飄一點點細雨, 卻又可以看到太陽露一下臉. 為了不想摸黑下山, 所以我沒有減緩速度; 只是, 開始感到膝蓋蠢蠢欲動了, 所以每隔三四百公尺, 會刻意停下來休息一下.

      根據我以前兩次單攻雪山的經驗, 都是在下山過了哭坡後, 膝蓋就開始不舒服; 往往過了七卡山莊後, 就會明顯的雙膝疼痛.

      但這回應該是睡得比較充足, 所以膝蓋直到 1.2K 處才開始酸痛. 掙扎著繼續下山, 沿途看到許多這種蕈類, 跟我們一般吃的香菇有點兒像耶! 早上在上山時, Ben 哥好像有說這種是可以吃的, 但我還是不敢嘗試.

      最後 100 公尺處, 聽到登山口有人在尖叫, 我以為是 Lou 在呼喚我, 便喊了一聲 "我快到了." 可是, 沒得到她的回應. 最後, 我終於在 6:15pm 回到登山口. 看到大水池, 欣喜地想哭!

      遇到 Maggie 和 Lou, 才知道剛剛她們被猴子搶劫 (所以尖叫), 錢包和藥袋都被猴子 A 走, 幸好 Maggie 的錢包有搶回來, 但 Lou 的藥袋沒了, 我笑說 "裡面有什麼藥? 不要猴子吃了中毒而死呀!"

      換上乾淨的 T-shirt, 整理一下垃圾, 不久, 大夥兒到齊, 紛紛喊累, 頭痛, 全身酸痛. 原本我預定請大家去三星或羅東吃晚飯的, 但大家趕著回台北, 最後只有我們這一車四個人, 草草在羅東吃個火鍋, 便結束這累人的雪山單攻. 讚

      這回我花了 11.5 小時, 跟之前兩次 (出狀況的) 單攻比較起來, 時間上有進步; 一方面可能是前一晚至少有睡覺,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 Ben 哥都不讓人休息太久, 所以省了一些時間 (註). 感謝 Ben 哥辛苦帶隊, 身兼司機, 嚮導和保母, 還找了跑山獸來鼓勵 (刺激) 我不可以偷懶!

(註) 後來才知道, 原來他根本沒打算讓我們在三六九山莊吃午飯的, 幸好我先抵達山莊, 硬是賴皮在裡面煮泡麵吃, 才逗留了將近一小時, 嘿嘿!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4330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