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佐米縱走 (上)
2022/02/27 00:16:54瀏覽1095|回應0|推薦25

      佐米縱走, 是從 "得寒山" 上山, 經過一段神木林區, 然後從 "羅山" 下山. 去年走完羅馬縱走後 (請見: 政大 EMBA 之羅馬假期 ), 我就期待 Abby 姊帶一趟佐米縱走. 接著在同事間吆喝一聲, 湊到了 24 人要參加. 在兩個月內幾經篩檢, 剩下 19 人; 但出發前一個禮拜, 宜蘭持續在下大雨, 又有 3 人以天氣不佳為由, 臨時退出, 最後總共 16 人決定 "風雨無阻" 地上山.

     其實也不完全是風雨無阻啦, 因為氣象預報說降雨機率從 2/22, 2/23 的 100%, 到 2/24 只有 40%, 明顯的雨要停了, 所以我們決定依照原定計畫出發.

2 月 23 日星期三

      今晚有 10 個人在偶爾毛毛雨的天氣下, 分別從台北和羅東出發, 我們先到南山村的 "隆達民宿". 這家民宿之有名, 一方面是通鋪每人一晚含早餐, 只要 550 元, 很合理; 另一方面是他們的中藥茶葉蛋很好吃. (但現在疫情期間, 不提供早餐, 省了 50 元)

      我們 10 個人陸續抵達, 喝著我帶來的梅子酒和 Lupin 買來的啤酒. 後來 Elton 居然嫌酒不夠, 又下去全家便利商店補買. 文華開車開到自己暈車, 他們那一車的最後 10 公里是琮琤開的. 即便如此, 文華還是一到民宿就飛奔到廁所去吐, 這也太慘了吧? 他吐完後, 直接去睡了; 我們幾個則聊天到 12 點, 這才寢室熄燈, 各自就寢.

2 月 24 日星期四

      昨晚我睡得不大好, 但大夥兒還是在 6 am 起床. 各自梳洗後, 整理裝備, 走到斜對面的 Nein brunch 吃早餐.

      這家早餐店是去年 11 月開幕, 但直到這個月才正式有早餐, 老闆是一對年輕可愛的夫妻. 老闆娘聽說 Abby 姊吃全素, 皺眉道 "那只有生菜沙拉可以吃喲!" 於是, 立刻跑到旁邊的菜園, 現摘兩種蔬菜來做生菜沙拉.

      在等待餐點的時候, 按照我們 "上下山要兩邊接駁" 的計畫, 我和 Abby 姊先把車開到山上, 把我的休旅車留在出口, 然後我再坐 Abby 姊的車回來, 跟大家一起到登山口.

      我在米羅山登山口附近的菜園停好車 (Abby 姊說這個位置距離登山口只有兩三百公尺, 很近了), 才剛坐上她的車, 就覺得她車子的聲音怪怪的. 我們一路沿著產業道路開下山, 直到上了 7 號省道, 趕緊下車看, 天啊, 果然是右前輪爆胎, 輪胎和鋼圈各奔西東了!

      Abby 姊一邊連絡拖吊車, 我一邊請 Gary 來載我們兩人. 這裡太偏僻, 時間又早, 拖吊車連絡不到. 回到 Nien brunch, 繼續聯絡, 並迅速吃早餐. 最後發現不管是 Toyota 的維修廠, 或是銀行保險附屬的拖吊業者, 都堅持要 Abby 姊在現場, 才要過來拖吊. 但我們要爬山呀! 最後, 決定先去爬山, 下山後我們再想辦法先換備胎, 再開到山下維修.

      初步搞定爆胎事件後, 大夥兒開了 4 輛車前往 "可法橋", 登山口就在橋旁的一堆水管處.

      連續幾天的大雨, 讓橋下的 "米摩登溪" 水量極大. 我們 16 人趁現在還精神奕奕時, 先拍張大合照吧!

      接著, 要爬過一堆水管. Gary 一馬當先爬上去, 再回頭幫忙拉其他夥伴. 這樣的登山口還真是特別, 當初是誰想到的呀?

      爬過水管後, 很快就面臨強勁的米摩登溪. 由於事先知道會很泥濘, 所以好幾個夥伴是穿雨鞋 (我還是堅持穿登山鞋); 因此, 在這種 "沒有石頭可踏" 的溪水中, "雨鞋組" 的夥伴便自動協助 "登山鞋組" 跨過溪流.

      過完溪流, 立刻是一道陡坡.

      翻過陡坡後, 又要跨越溪水一次. 前一次的溪流比較窄, 我還可以自己跨過去, 這回就需要 Gary 和土撥鼠的幫助, 借他們之力, 撐住跳過去.

      接著就在陡坡和緩坡中逐步前進. 文華的腳在痛, 走得很慢; 琮琤在陡坡中連續停下幾次, 其中有兩次甚至吐了起來. 她本來就有 GERD (胃食道逆流), 每次只要陡上個一段路, 她就會吐 (上回是在劍龍稜), 但下山再怎麼陡卻完全沒事.

      於是, 我陪著她們倆在後面慢慢走. Gary 本來也陪我一起壓隊, 但後來肚子餓了, 往前超車, 追到 Elton 和岡陵, 和他們先吃著點心等我們. 途中看到不少通泉草, 蛇根草, 還有這被我誤以為是玉山假沙梨的 "玉山紫金牛"!

      大概是天氣不好, 又是在週間, 所以全程只有我們這一團, 包山了喲!

     走在某個轉彎處, 我一時不察, 左肩撞到一棵樹, 被彈了一下下. 回頭一看, 這棵樹型, 長得有點兒像男性生殖器耶 (而且很挺拔喲 得意)!

      陪著文華和琮琤走走停停, 聽文華沿路抱怨腳痛, 還被我罵 "不要一直鬼鬼叫啦", 倒也有趣. 穿過箭竹叢時, 記得先前網路上有人說過這裏很像是 "箭竹隧道", 因此我特地停下來拍照. 但不知是不是太多人走過, 把箭竹拉開來, 所以那個 "隧道" 的感覺不是很逼真了.

      文華一直問 "還有多久啊?" 我說 "我直覺這一段陡坡上去就是登頂了!" 他說 "你確定嗎?" 我只好說 "我也不知道, 我隨便猜猜的." 其實, 按照先前網路上的訊息, 加上我走這一段的距離感, 我認為應該是真的快到了.

      話剛說完, 便聽到前面夥伴們的聊天聲, 趨步上前, 果然來到了佐得寒山的三角點.

      佐得寒山, 標高 2082 公尺. 我問了一下 Abby 姊, 他們大約到達 10 分鐘左右; 看看手錶, 從登山口到佐得寒山有 3.1K, 我們最後壓隊者花了剛好 3 小時登頂.

      大夥兒喝水, 休息, 拍獨照. 這裡是三等三角點, 四周樹木和草叢都在比高的, 沒甚麼展望可言. 因此拍完大合照後, 便繼續前進.

      一出發, 便是一路陡坡下山.

      我陪著文華在彎彎曲曲的陡坡緩坡中下山, 突然看到文姿在前面拉筋, 我問道 "你怎麼了?" 她說 "我大腿好像快抽筋的感覺." 我問了位置, 幫她按摩推拿一下, 按過之後, 她開心說 "好多了耶!" 文華立刻說 "那我也要." 於是我也幫他按摩一下, 這兩隻豬頭才又喜孜孜地繼續前進.

      沒多久, 來到第一棵神木--> 九號神木.

      大夥兒拍拍照後, 繼續在起起伏伏的山逕中前進, 終於, 在 12:45pm 來到預定的午餐地點--> 水龍頭營地.

      我們放下背包, 在遲疑中終於找到傳說中的水龍頭.

      南山村民自己架設水管來接山泉水, 當初不知道是誰, 竟然順便安裝個水龍頭在此, 於是這裡成了絕佳用餐營地.

      此時下著毛毛雨, 看到兩旁大樹間有架設兩條鋼繩, 大夥兒便把雨衣舖上去, 成了一座臨時的棚子, 然後在棚子下埋鍋造飯, 吃起自備午餐.

      我自備爐火, 很快地用鋼杯煮了一碗泡麵. Abby 姊也燒了兩盆熱水, 給其他人泡麵; 有人吃乾糧, 有人吃泡麵, 筱涵吃土司夾雞胸肉, 麗純做了小辣的鴨賞給大家吃, 岡陵拿出豬肉乾來分享. 在細雨綿綿中, 這麼一路走過來, 這一刻真是最舒服的了!

      吃飯中, 文姿和文華敘述剛剛被我按摩的樂趣, 幾個傢伙立刻起鬨, 居然排起隊來, 要找我按摩!

      於是, "老魔王養生館" 就地開張. 其中, 小隻女可能從來沒按摩過, 我的手才剛放上去, 她就開始喊痛, 我叫道 "我都還沒開始按耶!". Lupin 的筋很軟, 沒什麼好按的; 穎為的肌肉繃很緊, 我一邊按, 他一邊喊痛, 但按個兩分鐘後, 他有感覺到明顯改善.

      只有麗純竟然嫌我力道不夠, 做出很欠揍的表情.

      大夥兒在笑鬧中, 吃飽喝足, 按摩結束, 收拾好裝備和垃圾, 整理場地, 再度出發, 前往這回的第一目的地--> 南山神木.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71828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