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40
2014/06/27 09:55:27瀏覽604|回應0|推薦43

10 嵐風波影

 

連續幾個星期我都埋首在六樓機房研究幾款衣車零件,雖然過程中免不了被工廠的喇叭叫上去七樓修理那兩台怪物,但我都是匆匆忙忙的上去修理,修好後就急匆匆的回去六樓機房。在修理機器的過程或修好之後我也沒有跟阿芳或蘭姐聊上半句話。

時光簡直猶似回到自己當初到七樓學習修理這些怪物時一樣,雖然大家都是在同一工廠內做事,但彼此都是那麼陌生。

先前與阿芳的那些卿卿我我的影像已從我的工作和學業等事情裡頭全部自腦袋裡排溢出來了。與其說是被排溢出,倒不如說是被我逐步淡出腦門較為貼切,因為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也沒有聊上半句話,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自然就會淡化下來。不過對情感這東西,要完全去除它也是很困難的事———有時候晚上躺在床上時就很自然的回想起過往的一切。

 正如阿怡說的,人不再去想那麼多的時候,就什麼事都沒有。幾個星期一晃眼就這麼過去了。一天,正當我在修理一台鳳眼車的時候,周師傅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忽然來到旁邊看我,我不得不停下來向那個陌生的男人微笑點頭打招乎。

周師傅向我介紹這位男士:「他姓林,是馬來西亞黛安芬工廠的機房主管。」

「林先生你好。」我沒有伸出手去跟林先生行握手禮,因我滿手都是衣車油漬。

「這位是鄧先生,他會講客家話。」周師傅向林先生這樣介紹我。

Mr TangHow are you?」這位林先生第一句話竟是用英文問候我。

我微笑的向林先生點了點頭,一時間腦筋有點亂的。因為眼前的林先生跟我們一樣黃皮膚黑頭髮,高矮肥瘦都差不多,因而我一時間不知道跟他講廣東話還是英文,又或者客家話。

「叫我Albert。」他用客家話跟我說。

 原來Albert的廣東話並不靈光,聽是沒有什麼問題,倒是他講的客家話跟我的客家話一模一樣。因而周師傅要我陪同林先生觀摩工廠的作業,尤其是我們機房的作業,以及各種衣車零件的安裝配用等等。我很快就修妥了那台鳳眼車,接下來就是陪林先生到處逛。

連續三天,像往常一樣,七八組有衣車需要修理的時候,我就先把衣車維修好,當然在修理的過程,Albert都會站在一旁觀看。另外,如果有衣車零組件要檢查的時候,我倆就一同檢查。

晚上下班後,周師傅和我以及幾個師傅就一同和林先生在外面的酒樓吃晚飯。幾天來我都是跟林先生以客家話交談,我們聊天都很愉快,簡直就好像是遇見同鄉似的。

世事真的很玄,站在面前與我用客家話聊天的人竟然是馬來西亞黛安芬工廠的機房主管;是同鄉還是好朋友,這個時候自己也搞不清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4569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