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38
2014/06/23 10:56:30瀏覽455|回應0|推薦41

阿花看我不急著問阿怡的事了,她就老神在在若無其事的坐在那裡,一會兒之後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始問我:「你想不想喝酒呀?」

哎喲!真的被她氣死了。天啊!她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這樣的鬼東西的呢!

「妳發神經呀!想在這種齋菜館喝酒?」我有些忍不住了。「妳很想喝酒是嗎?」

跌破我的眼鏡,她竟然猛向我點頭。「嗯!」

「嗯!妳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耶。」

「等一下再告訴你啦,你先回答我這個問題嘛!」

她不回答我,該怎麼辦?真拿她沒辦法。後來我想到乾脆捉弄她一下好了。

「妳不怕喝醉酒被我強姦呀?!」

出乎意外,她竟然這麼說:「我才不怕耶!如果你真的強姦我,我也不會報警抓你啦。」

哇!作弄她不成,反而被她捉弄了。

不得不腦筋急轉彎一下。「嗯!我不可能強姦妳啦!我是說如果喝醉酒的話,我是怕我會被妳強姦啦!」想不到我的笨腦袋今晚竟那麼滑靈的。

「強姦你?我怎麼強姦你呀?拿什麼來強姦你?」

倒被她問倒了,我反而變得啞口無言,不知如何回答。如果她的腦袋有個蓋子的話,真的想打開來看看到底裡面裝的是什麼鬼東西。但…,最後我只好說:「妳可能拿一把三郎剪刀來把我的那個剪掉呀!」

「把我講得那麼恐怖,我才不是那種人。」

我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沉默不語。

她見我啞口胡扯,竟更大膽開放的問我:「嗯!對了,你有沒有跟女人做過那件事呀?」

哇!被她嚇了一跳。一時間搞不明她何以有此一問,我傻眼地望住她,可是她卻伸長了頸,帶著一些些微笑而又好奇的神色,正經半百的在等著聽我的回答。

 

該怎麼回她呢?!說沒有嗎!這分明是說謊,但如果說有,她鐵定問我是不是跟阿怡做了那件事。想到這裡,我回想起前些日阿怡脖子的事,一定是被阿花看見我在阿怡脖子上留下的那些唇印了,不然她今晚不會問這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一定是這樣。

我以若無其事的神色看著她,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你是說…」她微微翹起嘴角,裝出她慣常的鬼臉代替笑,但亦帶有一點羞澀的紅暈想聽我繼續說下去,然而我不得不對她說謊:「沒有,我沒有跟女人做過那種事。真的,一次都沒有。」

如果我不對阿花說謊,老實地回她說有的話,她一定趁機追問我是不是跟阿怡的做那件事,我猜她一定是這樣追問。

「真的?確實沒有騙我?」她有點失望似的,顯出完全不相信的表情。

「哎喲!妳這個人很奇怪耶!今晚幹嘛問起這些肉麻的問題來呀?」

「很肉麻嗎?我不覺得。」她嘟起嘴唇。

「不肉麻哦?」我忽然想到什麼似的,「難道妳已經…」

「嗯,你不要想歪了哦,我也是從來沒有跟男人做過那件事喔。」這下她反應好快。

「是真的嗎?」我不太相信,但也不想問她這個。「幹嘛跟我講這個呀?」

「是…」

「是什麼?」

「都是阿怡啦!」她左右環望一下,接著就神神祕祕的細聲說:「我跟你講一個祕密喔!但你不能跟任何人說。」

「什麼祕密?」

「阿怡常常跟我說她很喜歡跟男朋友做那件事喔。」她又說,「阿怡每次跟我說那件事的時候,我就得站起來。」

「幹嘛站起來?」

「這個不能說。」

「好吧!不能講就不要講。」我停了幾秒鐘,但還是忍不住。「是不是聽阿怡說了妳也心痕了呢?」我一邊喝湯一邊捉弄她來。

她被我這麼捉弄了之後就含羞地沉默不語。

我微笑的望住她一會兒。她見我對她微笑,眼神直直的回望我,然後竟然向我點頭,並且發出聲音,「嗯!」。

她這個聲音讓我一時間也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

她鬼鬼祟祟左右兩邊望了望,然後細聲地對我說:「老實跟你講喔!其實阿怡是個很鹹濕() 的人喔,她經常跟我講一些鹹濕() 的事,說男人那東西在裡面抽動的時候,整個人的腦筋就會麻痺,好似打了麻醉劑一樣,一切的一切都變成空白,那種情形很過隱,」她一副不曉得該怎麼說下去的神色,然後她又把嘴唇微微噘起來。還是忍不住的接著又說,「聽她講著的時我都會心癢癢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4448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