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19
2014/04/25 10:13:33瀏覽575|回應0|推薦40

一覺醒來,窗外已經全亮了。看了看手錶,哇,早上十點了。

我望了望仍睡著的阿怡。回想昨晚我們有如度蜜月的小倆口,彼此心情特別愉快。或許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與女孩子睡在一起吧,雖然睡眠時間不多,整個晚上我倆都在聊天,不然就是做那件事。不過,感覺還好,如今準備起床梳洗仍不覺有什麼不妥的,覺得自己的精力仍然旺盛。

儘管自己認為精氣旺盛,可是當我在衛浴室洗臉的時候,我從鏡中看見自己蒼白的臉色,神色顯現呆弱,一下子被自己這副模樣嚇了一跳。

 梳洗完回到房內,看見阿怡已醒過來了,且穿好衣服坐在床沿。我對她說早安,她亦微笑的對我說早安。她站起身正要去衛浴室梳洗的時候,我看見她脖子左右兩邊都留有幾個唇印,我知道那些唇印是昨晚我的嘴巴不安份所造成的,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沒有跟她說什麼,只是輕鬆的笑了笑。

「你在笑什麼?」阿怡看見我在對著她微笑就馬上問起來。

我收起笑意,說著:「妳頸裡有幾個唇印。」

因為房內沒有鏡子,所以她就急匆匆地走去衛浴室梳洗。

這時候我想到,如果明天上班,阿怡脖子的唇印被阿花看見,她鐵定猛追問阿怡…是誰留下的。而阿怡會否從實吐露?…倘若她真的對阿花透露真相,那我就慘囉!鐵定緋聞在黛安芬廠裡亂飛了。該怎麼辦呢?…

她回到房內,把嘴唇嘟起來。「都是你!…」她用右手指頭在我背脊處扭了一下。

「哎喲!」我忍不住大叫一聲。

她把手縮了回去。真受不了。被她這一扭,使我原本就被她抓得傷痕累累的背脊痛處更是痛入骨髓,只差沒有喊救命而已。

「妳不要碰我背部好嗎?」

「幹嘛?」

「還不是妳的手指甲!」

「…算打平啦!」她說。

我倆靜下心來對望了一會,彼此會心微笑不說話,大家心裡頭都明白昨晚發生過什麼事。然後收拾物件走出房門,她輕輕的抓住我的手臂。於是我們就這樣走過那些冷巷,往梅窩碼頭走去。

走在路上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感覺沒有什麼胃口的。「嗯,我臉色是不是很難看呀?」我問阿怡。

「是難看一點,不過…」她欲語還休,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去餐廳坐下來吃個早餐就什麼事都沒有啦。」

「不過我現在一點胃口都沒有耶!」我說。

「你這樣一個晚上都在做那件事,當然啦…,」她說,「你以後不要那麼拼命啦!因為人的體力再怎麼神也難以負荷的喔,萬一…萬一透支過度,一個不留神就有可能死翹翹的噢。」

聽阿怡這麼一說,把我嚇了一下,「吥!早上不要講死字好嗎。」她講話有時候好恐怖。

走路走了一會兒,然後他說:「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嗯,吃早餐呀?」她睜大眼睛看我,好像在她眼前的人忽然變成是個傻瓜似的。

「好吧!」心想,隨便吃點東西或許會把精神打起來也說不定。

「幹嘛走路那麼慢?」接著她又問我:「背部還在痛嗎?」

「當然痛啊!被妳這樣把我背脊刮得傷痕累累,看來好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游泳了。」我說。

「你很會游泳嗎?」

「不能說很會,但我在準備偷渡來香港之前,幾乎每天都在水庫裡不停的游上七八個小時。」

「哇!好厲害喔。」她說。「原來你是偷渡客哦!」

我點了點頭。但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偷渡客有什麼不妥。「嗯!妳知道嗎,那個蔡瀾的好朋友,很會寫小說的倪匡也跟我一樣是個偷渡客喔。」

「是喲!」她說。

講到偷渡,又讓我腦海浮起那晚衝過鐵絲網那一幕驚心動魄的情境。……

不再想那些了。我倆在一家餐廳坐好,花了一些時間吃過不知道是早餐抑或是午餐之後,整個人就恢復正常人的樣子,既沒有疲憊感,亦沒有頭痛的再去多想什麼了;心裡頭只想到的,就是安慰自己,也許是每個男人的第一夜都是這樣的吧?我這樣問自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27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