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台北追想曲
2022/07/07 11:46:53瀏覽675|回應2|推薦11

17歲從平潭一夜船行到淡水,上岸後,先在一家酒樓謀職派菜。不多久,來到台北,在西昌街同鄉住處分租一個鋪位,白天在林務局擔任派公文的小弟,探監日則在福利餐廳買幾個炒菜帶去給哥哥打牙祭。

後來,有個代班拉黃包車的機會,開啟了我前半輩子的人生,也等於一頁台灣小型出租車的微歷史。

車伕們總聚在總統府旁台銀大樓對面的空地休息,正值青春期的我,賣力拉車之餘,腦子裡想的都是香噴噴的米飯,附近氣象局有個同鄉幫我們代買一盅盅磁蒸的白米飯,轉角那攤焢肉飯,老闆每天都喝得臉紅紅,車伕們喚他「無天良」,「無天良」的焢肉飯更是香得令人流口水。

阮囊羞澀時,氣象局外,有個賣ㄧ根根熟爛香蕉的水果攤,香蕉買來切掉熟爛部分,還是可以裹腹止飢。

過些時日,政府輔導黃包車轉業三輪車,我被分派為西門町火車道以北的111組組長,據點就在後來新生大戲院轉角,當時有家賣喜慶用品的「大吉昌」,老闆是個山東人,店裡賣著一甕甕的太白酒。

那時,哥哥已經開釋,我因搬到汕頭街小閣樓,「近水樓台」結識了在中央印製廠上班的同齡女孩銀,1950年初結婚時「長兄代父」出任主婚人。年尾大女兒雪出生,我就抱了一甕「大吉昌」的太白酒給妻子燉雞酒坐月子。

踩三輪車賣的是力氣,一日,有個福州老鄉叫車到「大安12甲」(那時新生南路堀川還未加蓋),那是個我從未去過的地方,經過不少田梗,一路上踩得滿頭大汗,一再懷疑「對嗎?還有路嗎?」老鄉不斷說「對,往前走」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人生亦復如是,幾度懷疑之後,轉個彎,路總在那裡,關鍵在你捱得住多久的黑暗?

下圖:妻子帶女兒出遊,老台北街頭饒有韻致。

上圖:我與妻子銀。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_113059631208121599&aid=175615959

 回應文章

洛城聞笛 (美國的生菜之都薩林納斯)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7/16 04:12
醉翁年輕時的確很辛苦!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
醉翁(G_113059631208121599) 於 2022-07-17 19:22 回覆:
對啊,年輕至中年都很辛苦。

Sapph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7/10 10:04

好有趣的文章啊。不知第一張照片是在台北何處拍的?妻子銀,是台灣本地人?


醉翁(G_113059631208121599) 於 2022-07-17 19:24 回覆:
銀是台北人,照片哪拍的也記不得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