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的哥哥
2022/06/20 19:03:08瀏覽924|回應0|推薦14

我的哥哥王孝桐,家中排行老大,長相挺拔,滿腔熱血。十來歲就投身地下黨抗日游擊隊,平潭北門老家後院房舍,因而常聚哥哥的三五好友,高談闊論,話題不外乎箴砭時事,發抒對國民黨政府貪官腐敗,以及「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不滿。

1941年間,地下游擊隊多次擊退日軍來犯,曾「一天之內,兩戰皆捷」,轟動平潭及閩中地區。隔年6月,國民黨得密報,連夜派兵圍剿,大肆抓捕地下黨人。之後搜捕行動持續數年,北門家中,也曾遭翻查。

當時,房舍內外,搜捕與被搜捕的都有哥哥的同學,帶隊的同學特地把槍口朝地擊發,並未傷人,警告意味濃厚,母親急忙差我去福州給哥哥報信。當年,我不過十五、六歲,隻身渡海到福清,下了船,買幾個光餅,就急如星火地趕路。


落日時分,走到紹武嶺,我往上攀爬,卻見哥哥從嶺上下來,兄弟倆竟在途中相遇。哥哥帶我在羊尾村住了一宿,隔日,聽聞國民黨在橫路、漁溪公然槍殺地下黨人,趕緊送我到長樂上船返家,我則催哥哥快回福州。

哥哥對時局頗為不滿,因而投身共產黨。當家的母親與奶奶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為這群年輕人炊煮大鍋花生、準備餐食,姊姊王玉宋甚至曾以採蚵為名掩護哥哥友人出海。

194510月至19479月,共產黨將活動重點轉向台灣。19464月,哥哥跨海來台,與友人在淡水成立「互信商行」,往返新竹採購柿餅,配送回福州。後因遭同鄉舉發,和同黨王韜同案被捕,遭關押在軍人監獄。

哥哥坐困獄中,幸而獄中有位工作人員是同鄉,才能將口信帶回平潭老家,母親因而遣我搭船來台探監。哥哥要我找當過平潭縣長的省府專門委員指引,對方囑我找義務律師幫忙辯護,最終在被關押了22個月後遭釋。

法庭就哥哥未遵19479月政府頒布共產黨處置辦法辦理登記,以及隔年5月政府實施動員戡亂後,有無再匯款挹注共產黨來考量,結果以匯款不多,且念在被告屬有為青年,於19496月結案。

哥哥出獄後,為同鄉開設的建平商行工作,後又結婚生子,自立門戶,卻仍不時受到監控,只好拋下妻兒,改名王繼平,避走香港、印尼經商,但遭監控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當年的熱血青年,最終懷才不遇,抑鬱以終。

哥哥的一生,是兩岸烽火這個大時代下的悲劇。年少時的滿腔熱血,不見容於此岸,妻離子散;賭上身家奉獻的彼岸,也只在福州黃山紀念館留一幀圖像、三言兩語的游擊隊事跡簡介,令人不勝欷歔!

中年的哥哥

少年的我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_113059631208121599&aid=17524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