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黃國昌的罷免案
2017/12/14 16:06:27瀏覽338|回應2|推薦3

感想:

自已用過了,才知道好壞。

黃國昌既罷免過別人,也經歷過被罷免的過程,對制度的設計的合理性,應該很有感受。

罷免應該是讓支持者收回支持的權力,而非反對者集結鬥爭當選者的工具。

如果當選者有足夠的力量可以當選,而反對者無法推出足夠力量的人取而代之,卻擁有足夠的力量罷免,就有可能製造出僵局與亂象。

如果被罷免者可以再當選,顯然罷免制度有缺失。

罷免制度應該考慮政治的穩定性。

不管如何,黃國昌是在寫台灣憲政史。

黃國昌的罷免案,很有意義。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ylanW&aid=109496337

 回應文章

台灣政經索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7 21:42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管碧玲今晚在臉書表示,當民進黨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版本救了黃國昌後,他應該知道,自己的主張有時十分荒謬。

***

台北市民進黨籍議員梁文傑在臉書上指出,這次罷免之所以沒過,是因為民進黨當初沒聽時代力量胡亂提案,堅持同意票要超過選舉人總數1/4,而不是用簡單多數(只要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就可罷免)。

他說,道理很簡單,當初投票給你的人未必有多強烈支持你,但現在要罷免你的人一定非常討厭你,兩邊投票意願差距很大,用簡單多數,一定輸定。

梁文傑強調,政治制度的設計要符合基本道理,如果多數人票選出來的代表可以因為一小撮人不爽就罷免掉,那就天下大亂了。這次的投票結果可作借鏡,「人民做主」過於浮濫的結果,往往是少數人做主。

***

段宜康在臉書指出,在對有任期的民選公職行使罷免投票,無論設不設門檻,無論門檻是高是低,其實都是不合理的制度;因為政策主張不合己意而發動罷免,更是違反民主政治運作原則之舉

段宜康說,不管你有多討厭被發動罷免的對象,不管這個對象是蔡正元還是黃國昌,選民都不該支持這種反民主的投票。

感想:

不同意段宜康的看法,特別是一對一的選舉。

罷免是「給當初支持者」一個收回來的程序。

罷免制度的存在,本身就很有意義。

割闌尾與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

割闌尾是在寫歷史


台灣政經索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6 21:30

報載:

罷昌卡關全因投票率 汐止最關鍵

距離上一次在105年1月16日的九合一大選過了2年。在上一回的選舉中,...,其中以得票68318票的李慶華最為接近,不過黃國昌在上一次選舉獲八萬票,與得票率次高的李仍差距達一萬兩千多票。

此次罷免頭跳結果雖然同意罷免佔多數接近七成(68.48%),惟這次選舉結果投票率僅27.58%,遠低於兩年前的61.14%,除了天候不佳影響民眾投票意願外,更有沈默的多數和搭便車效應,對於罷免議題中立或不支持的民意,未必能反映在選票上。

感想:

民主選舉和罷免制度,有一個先天的限制,讓這個制度,不能真正反映民意。

很顯然的,投票的行為,和支持或反對的「強度」有絕對的關係。

也就是說,民主的投票制度,不是單純的「數人頭」的制度。

當初願意出來投黃國昌的支持者,不願意或覺得不需要(因為想讓罷免案失效,或者覺得一定不會成功,不差我這一票)沒有出來投票。

從黃國昌對罷免案的處理的方式來看,顯然他的策略,不是想讓罷免案失效,而反動員。黃國昌不願意承認,讓李慶華當年的支持者,集結起來,出來投反對票,就可以讓他被罷免的制度,不是一個理性的制度。也就是說,根據他的邏輯,我們的解釋,應該是支持者這次「不願意」出來投票。

如果真是如此,黃國昌,以及整個時代力量的光環,顯然是在大幅消退中。當初願意出來投黃國昌的支持者,不願意出來在投黃國昌一次。

兩方都其實都可以宣稱,是風雨影響了黃國昌黃國昌的罷免案的結果。如果黃國昌的支持者,出來投票的意願再高一些,黃國昌已經被罷免了。


我的部落:台灣政經索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