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虞美人(二)/馮延巳
2007/04/02 07:29:35瀏覽417|回應0|推薦10


虞美人(二)/馮延巳

玉鈎鸞柱調鸚鵡,宛轉留春語。
雲屏冷落畫堂空,
薄晚春寒無奈落花風。

穿簾燕子低飛去,拂鏡塵鸞舞。
不知今夜月眉彎,
誰佩同心雙結倚闌干?


★詞意淺釋

玉鈎鸞柱調鸚鵡,宛轉留春語。
〔雕工精緻的鸚鵡架上,把玩著鸚鵡。婉轉的鳥語,留下春天時這屋子裏甜言蜜語。〕

  上闋用惜春懷人傳統筆調婉轉的把愁人的內心的空虛寂寞,和精緻富裕的生活,巧妙的安排在矛盾的反差之中。

  大白天裏玩弄鸚鵡試圖留下春日軟語,正是百般無聊的殺時間表現手法。看似悠閒自在的生活裏,實際上却隱含著內心的極度不安還有不捨。

  鸚鵡會學人說話,這裡的「留春語」非常含蓄又大膽的用擬人手法,表現出閨房中的風流情趣,藉著鸚鵡婉轉的鳥聲重現,回憶留戀的心是那麼沉重,這種寫法就詞作的反襯意境,真的是很獨特的藝術手法,比寫實有更多的想像空間,能賦予讀者自由詮釋與旁白的空間。


雲屏冷落畫堂空,薄晚春寒無奈落花風。
〔美麗的雲屏被冷落了放置在畫堂裏空無人欣賞。屋外天寒春殘,無奈的看著落花在風中飄零。〕

  這一段也是寫得非常含蓄、婉轉。究竟被冷落的是雲屏,亦或是人呢?整個上闋直到此處還是著墨在女子閨居的精緻奢華,表現的是往昔恩愛因為丈夫的離去而空置、寂寥。

  值得一提的是,春歸去雖是美景凋零,也是青春的消逝,人同落花一樣的「無奈」,一字「空」,就把上一句的昔日恩愛濃情,打進了寂寥悽涼之地。一句「無奈」,人同花齊惆悵耶。

穿簾燕子低飛去,拂鏡塵鸞舞。
〔日已西沉,雁子還穿過簷簾低飛而去。輕拂鸞鏡烟塵四處飛舞。〕

  下闕的詞意,以回首反觀室外,作者用非常深沉的嘆息、愕惋的筆調寫下花落春去的感嘆,只用兩句話「留春雨」、「落花風」便到達了物我兩忘,情與境相容何的境界了。而延續的卻是「燕子低飛去」的強烈控訴。

  此段的「燕子低飛去」是個十分濃烈的控訴,而「塵鸞舞」更寫實了上一句行為所延伸的出來的心態。「鸞鏡」蒙塵,對一名女人而言,必須是極端的情緒才會有此慵墮的行為表現,正是這兩句詞巧妙且具體的表現出上半闕詞境中的寂寥景象。

不知今夜月眉彎,誰佩同心雙結倚闌干?
〔今夜新月如鈎月色迷人,不知道那個配戴著同心結的人,正與誰雙雙倚闌共賞月色?〕

  有人因「誰佩同心雙結」這句與馮延巳在《鵲枝踏》中的「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繫在誰家樹?」有同意,而認為這兩手都是「忌妒」的詞作。若以現代人的角度來看,情人劈腿不忌妒才是奇怪!馮延巳只是誠實不做作而已。

  其實結末這兩句寫的極其幽怨深婉。當一個人是處在「無可奈何」的境地時,除了懷念那個佩帶由自己編結的同心結那人,與自己往昔所擁有的種種恩愛事務外,不就是嘆息這樣美景再現,已然無人共賞?除此消極作為外;猜疑、忌妒的心情不是更顯情真意切嗎?

★寂風隨筆

  這一闕閨中少婦懷人的詞作,寫得極為靈致,通篇詞作有血有肉更有著靈魂深處的真實情緒。馮延巳以這樣的筆法寫得詞中人的感情深婉細膩。

  馮延巳的詞在在顯示了內心事件的曲折轉化,以外在的悠閒,反襯內心壓抑不住的靈魂動盪,這樣手法非常的特殊,也將詞作藝術推向更深更遠更廣闊的意境。

★詞牌簡介

虞美人:唐教坊曲名。五十六字、五十八字二體,大抵為前後闕各四句,兩仄韻,兩平韻。為顧敻作有變體平韻格體。

此詞前後段四換韻,其兩結句應做九字句,而後詞品家因變體而作六、三分句實乃多餘,強自切割了詞作韻律的一氣喝成的壯闊與流暢。

《樂府雅詞》定名為《虞美人令》;因周紫芝詞有「祇恐怕寒,難近玉壺冰」句而名《玉壺冰》。張炎詞賦柳兒,得名《憶柳曲》。王行詞作取李煜「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名句,取名《一江春水》。

根據《碧雞漫志》載:《虞美人》舊曲三,其一屬中呂調,其一屬中呂宮,近世又轉入黃鍾宮。元高拭詞注:南呂調。

★作者簡介

馮延巳:一名延嗣,字中正,生卒年(約903–963)廣陵(今江蘇揚州)人。

南唐烈組(李昇)時官任秘書郎,與李璟交好,中主即位後,官運亨通,直至宰相。擅作新詞,意深詞麗,律均調新,在五代詞人中與溫庭筠、韋莊三足鼎立。著作有《陽春集》。

其作品對北宋宴殊及歐陽修深具影響。這點在劉熙載的《藝概‧詞曲概》中就有「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的記載,這說明了馮延巳的詞風筆法,晏殊習其高朗神俊的風格,而歐陽修的風格近於他的纏盤內斂,意韻深遠的詞風。


2007/1/31 寂風手札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000138&aid=86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