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雨霓讀水滸……(一)
2007/06/01 12:13:03瀏覽1189|回應0|推薦12

 

    一本讓我訝異到不行的書……《水滸傳》


    這是我第一次寫讀書心得——心甘情願,非寫不可——為什麼非寫不
    可?理由很簡單,這是一本讓我看了之後,用目瞪口呆還不足以形容
    心中的衝擊,看完之後久久不能平息胸中的激盪。

    《水滸傳》是一本大家耳熟能詳的小說,每個隨口就能說出幾個橋段
    的故事,在我沒看過書之前,我也知道它裡面有一○八好漢、有林沖
    夜奔、武松打虎、西門慶和潘金蓮的精采故事、有個專愛打抱不平的
    花和尚魯智深……等等戲曲中喜愛演繹的章回。

    在我還沒讀《水滸傳》之前,我最先接受到的建議是「少不讀『水滸
    』,老不讀『三國』」(ㄜ……三國我還沒讀過,略過不提),我最
    先知道的是這是一本「官逼民反」的小說記述,我最先了解到的事故
    是描寫「農民起義」為主旨,我接受到的訊息是粱山好漢以「忠義」
    自詡,標榜「替天行道」,聽到最勁暴的說法是說這是一部「黑道輓
    歌」……等等這些都是我在尚未讀到這本書時得到的訊息。

    好吧,我要說的是,我是在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之下開始閱讀《水滸傳
    》的,然而;讓我驚訝的是,每一章回都讓我訝異到不行。

    在我尚未開始寫我的心得之前,我要再一次的肯定「少不讀『水滸』
    」這一句話,並且還要建議將此書列為十八禁。

    嗯……廢話說完了,我要開始提出我的心得看看法了。

    我的看法是《水滸傳》全書的述說,好像都是以遊走在社會邊緣的小
    人物的處境跟心態的描寫,這裡面有很複雜但是很細膩的各行各業,
    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對「財物」的渴求,對「心性」的放縱,以及「生
    活」的嚴重失序。

    如果抽絲剝繭之後,會發現裡面竟然沒有好人!甚至是作為主角人物
    的「及時雨」宋江,,認真檢視過他的言行後,失序與矛盾並存,名
    利跟自私結拜其罪行要一一羅列,竟也是罄竹難書。再一次的重申,
    這本書真的很熱鬧好看,但是有很多的地方真的值得認真的提出來加
    以討論,甚至是譴責,以下是我的讀書心得:



    壹、好一個倒楣的知縣——時文彬



    這本《水滸傳》專肆標榜溺臣貪官,禍國殃民的歷歷事蹟,好不容易
    施耐庵寫出了一個清正廉明的父母官時,卻是個不擇不扣的倒楣鬼。
    根據《水滸傳》的述寫:

    ——且說山東濟州鄆城縣新到任一個知縣,姓時名文彬,當日昇廳公座,但
    見:

    為官清正,作事廉明。
    每懷惻隱之心,常有仁慈之念。
    爭田奪地,辯曲直而後施行;
    鬥毆相爭,分輕重方才決斷。
    閒暇撫琴會客,也應分理民情。
    雖然縣治宰臣官,果是一方民父母。

    當下知縣時文彬升廳公座,左右兩邊排著公吏人等。知縣隨即叫喚尉司捕盜
    官員,並兩個巡捕都頭。本縣尉司管下,有兩個都頭,一個喚做步兵都頭,
    一個喚做馬兵都頭。這馬兵都頭管著二十疋坐馬弓手,二十個土兵。那步兵
    都頭,管著二十個使槍的頭目,二十個土兵。這馬兵都頭姓朱名仝,身長八
    尺四五,有一部虎鬚髯,長一尺五寸,面如重棗,目若朗星,似關雲長模樣
    ,滿縣人都稱他做美髯公。原是本處富戶。只因他仗義疏財,結識江湖上好
    漢,學得一身好武藝。怎見的朱仝氣象?但見:

    義膽忠肝稱豪傑,胸中武藝精通,
    超群出眾果英雄。
    彎弓能射虎,提劍可誅龍。

    一表堂堂神鬼怕,形容凜凜威風。
    面如重棗色通紅。
    雲長重出世,人號美髯公。

    那步兵都頭姓雷名橫,身長七尺五寸,紫棠色面皮,有一部扇圈鬍鬚。為他
    膂力過人,能跳三二丈闊澗,滿縣人都稱他做插翅虎。原是本縣打鐵匠人出
    身。後來開張碓房,殺牛放賭。雖然仗義,只有些心匾窄。也學得一身好武
    藝。怎見得雷橫的氣象?但見:

    天上罡星臨世上,就中一個偏能,
    都頭好漢是雷橫。
    拽拳神臂健,飛腳電光生。

    江海英雄當武勇,跳牆過澗身輕。
    豪雄誰敢與相爭。
    山東插翅虎,寰海盡聞名。

    因那朱仝、雷橫兩個,非是等閒人也,以此眾人保他兩個做了都頭,專管擒
    拿賊盜。當日知縣呼喚兩個上廳來,聲了喏,取台旨。知縣道:「我自到任
    以來,聞知本府濟州管下所屬水鄉梁山泊,賊盜聚眾打劫,拒敵官軍。亦恐
    各處鄉村,盜賊猖狂,小人甚多。今喚你等兩個,休辭辛苦,與我將帶本管
    土兵人等,一個出西門,分投巡捕。若有賊人,隨即剿獲申解,不可擾動鄉
    民。體知東溪村山上有株大紅葉樹,別處皆無。你們眾人采幾片來縣裡呈納
    ,方表你們曾巡到那裡。各人如無紅葉,便是汝等虛妄,這府定行責罰不恕
    。」兩個都頭領了台旨,各自回歸,點了本管土兵,分投自去巡察。
    ——<第十三回>


    ——原來那東溪村保正,姓晁名蓋,祖是本縣本鄉富戶。平生仗義疏財,專
    愛結識天下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不論好歹,便留在莊上住。若要去時
    ,又將銀兩繼助他起身。最愛刺槍使棒,亦自身強力壯,不娶妻室,終日只
    是打熬筋骨。

    雷橫道:「保正休怪。早知是令甥,不致如此,甚是得罪。小人們回去。」
    晁蓋道:「都頭且住,請入小莊,再有話說。」
    雷橫放了那漢,一齊再入草堂裡來。晁蓋取出十兩花銀,送與雷橫道:「都
    頭休輕微,望賜笑留。」
    雷橫道:「不當如此。」
    晁蓋道:「若是不肯收受時,便是怪小人。」
    雷橫道:「既是保正厚意,權且收受,改日卻得報答。」
    晁蓋叫那漢拜謝了雷橫。晁蓋又取些銀兩,賞了眾土兵,再送出莊門外。
    ——<第十四回>

    ——那押司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鄆城縣宋家村人氏。為他
    面黑身矮,人都喚他做黑宋江。又且於家大孝,為人仗義疏財,人皆稱他做
    孝義黑三郎。上有父親在堂,母親喪蚤。下有一個兄弟,喚做鐵扇子宋清。
    自和他父親宋太公在村中務農,守些田園過活。這宋江自在鄆城縣做押司。
    他刀筆精通,吏道純熟,更兼愛習槍奉,學得武藝多般。平生只好結識江湖
    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若高若低,無有不納。便留在莊上館谷,終日
    追陪,並無厭倦。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霍,視金似土。人問他求
    錢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難解紛,只是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
    材藥餌,濟人貧苦,解人之急,扶人之困。以此山東、河北聞名,都稱他做
    及時雨。卻把他比的做天上下的及時雨一般,能救萬物。

    何濤道:「不瞞押司說,是貴縣東溪村晁保正為首。更有六名從賊,不識姓
    名。煩乞用心。」
    宋江聽罷,吃了一驚,肚裡尋思道:「晁蓋是我心腹弟兄。他如今犯了迷天
    之罪,我不救他時,捕獲將去,性命便休了。」心內自慌。

    晁蓋道:「虧殺這個兄弟,擔著血海也似干係,來報與我們。原來白勝已自
    捉在濟州大牢裡了。供出我等七人。本州差個緝捕何觀察,將帶若干人,奉
    著太師鈞帖,來著落鄆城縣,立等要拿我們七個。虧了他穩住那公人在茶坊
    裡挨候。他飛馬先來報知我們。如今回去,下了公文,少刻便差人連夜到來
    捕獲我們。卻是怎地好?」
    吳用道:「若非此人來報,都打在網裡。這大恩人姓甚名誰?」
    晁蓋道:「他便是本縣押司呼保義宋江的便是。」
    吳用道:「只聞宋押司大名,小生卻不曾得會。雖是住居咫尺,無緣難得見
    面。」
    公孫勝、劉唐都道:「莫不是江湖上傳說的及時雨宋公明?」
    晁蓋點頭道:「正是此人。他和我心腹相交,結義弟兄。呈先生不曾得會。四
    海之內,名不虛傳。結義得這個兄弟,也不枉了。」——<第十八回>

    從上面的幾條摘要裡面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倒楣的時知縣手下盡是
    污吏。

    先說「托塔天王」晁蓋,堂堂一個富紳,又是一村的保正(保正應該
    相當現在的村長吧!),首先是公然買賄窩藏匪類,其後更有甚者夥
    同匪人打劫官家「生辰綱」,最後為了怕吃罪,所幸公然投奔粱山泊
    ,大肆的掠奪。

    其次是時縣長的手下兩名都頭「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橫(都
    頭相當現代的警官,刑事警察之類的吧!)左手拿錢,右手放人,雷
    橫不但放走了劉唐,後來兩人更是一搭一和睜著眼睛放走了晁蓋等三
    人搶匪,其後更是放走了殺人犯宋江。

    最後是「及時雨」宋江,作吏「押司」,趁公之便通匪賣義。

    像這樣一個在書中所說民不聊生的時代裡面,如時文彬這樣清廉自持
    ,看顧百姓的一個九品芝麻官,卻遇上了上面的長官專橫弄權,下面
    的衙司僚屬貪贓妄法,他以及百姓們除了一聲~苦啊!又還能說什麼
    呢?

    因此我要說這的時文彬真是我見過最倒楣的「官」了。


    註解:
    《歷代官職沿革‧宋朝》中,把官職分為官和吏兩大類,押司屬於吏,在州
    和縣政府中都有押司一職,主要是招募而來,也有差遣的,宋朝的吏主要是
    經手徵收稅賦或者處理獄訟,押司應該是負責案卷整理工作或文秘工作的小
    吏,但級別不好說,因為州政府也有押司一職,宋朝和明朝的刑部也有押司
    一職。一般一個縣有8個押司。

    「都頭」宋朝軍隊低級指揮員。隸屬都(連)一級統兵官,即由步兵部隊的
    都頭、副都頭或騎兵部隊的軍使、副兵馬使管轄,位置在軍頭下,將虞候上



    雨霓行書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000138&aid=996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