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雨霓讀水滸……(二)
2007/06/03 21:35:53瀏覽978|回應0|推薦16


    貳、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世間只有人心惡——秦明


    讀完《水滸傳》最先讓我感受到最強烈的是「無言」,
    而所有令人無言的人物中,雨霓第一個要點名的就是「
    霹靂火」秦明。

    這秦明首次出現是在第三十四章回,秦明是青州指揮司
    總管本州兵馬的統制,祖上也是個武官,書中描述他性
    格急燥,聲若雷霆,以此人都呼他做霹靂火。使一條狼
    牙棒,有萬夫不當之勇。

    根據第三十四回的情節對話,花榮擒得秦明之後,待之
    以禮,動之以情的游說他入夥,秦明義振嚴詞的說:

    「秦明生是大宋人,死為大宋鬼。朝廷教我做到兵馬總
    管,兼受統制使官職,又不曾虧了秦明。我如何肯做強
    人,背反朝廷!你們眾位要殺時,便殺了我,休想我隨
    順你們。」這句話說得何等的氣概,令人看了都熱血沸
    騰了。

    然而才經過一夜光景,宋江使得惡計,陷秦明於百口莫
    辯的絕地,又加之青州太守慕容彥達的衝動,斬殺秦明
    一家人,並對秦明展開全面緝捕,終於把秦明推向了宋
    江設的局,最後還是走上了「粱山泊」匪窩落草為寇。

    雨霓之所以覺得秦明是一個無言的人物,有兩點看法,
    第一是書中寫道:

    一則是上界星辰契合。
    二乃被他們軟困,以禮待之。
    三則又怕鬥他們不過。因此只得納了這口氣,便說道:
    「你們弟兄雖是好意要留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個!
    斷送了我妻 小一家人口!」

    然後宋江答道:「不恁地時,兄長如何肯死心踏地!雖
    然沒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妹,什是賢慧
    。宋江情願主婚,陪備財禮,與總管為室,若何?」

    於是秦明見眾人如此相敬相愛,方才放心歸順。

    關於這第一的看法,雨霓實在看得很莫名其妙,也很無
    言。書中一在的強調秦明個性衝動,卻在此處出現僅見
    的冷靜跟委屈。作者用「上界星辰契合」,「被他們軟
    困,以禮待之」就把一個鐵錚錚的漢子鮮活形象完全扭
    曲了。

    施耐庵更絕得的臨門一腳是,宋江以花榮的妹妹做人情
    ,送給秦明,就把著個「生是大宋人,死為大宋鬼。」
    的武將買了去,叫秦明這血性漢子留下了一個女色可以
    收買的污名。

    第二個令雨霓為秦明無言的地方,就是正當他們要夥同
    上「粱山泊」時,宋江半途接到父喪的消息,趕回家奔
    喪,爾後才發現是父親使詐把他騙回去的,用意是不許
    他「一時被人攛掇,落草去了,做個不忠不孝的人。」
    <第三十五回>

    為此宋江再次被刺配江州,我不知道,宋江以此之心度
    己,以彼之心對人,秦明心中是不是也跟雨霓一樣的無
    言?



    女中豪傑一丈青——扈三娘



    扈三娘出現在(第四十八回 一丈青單捉王矮虎 宋公明
    兩打祝家莊),她是讓雨霓感到非常無言的第二號人物


    她以一個女性力鬥眾位樑山好漢,這一章回的描寫精采
    絕輪,節錄一些精采的片段如下:

    那來軍正是扈家莊女將一丈青扈三娘,一騎青驄馬上,輪兩口
    日月雙刀,引著三五百莊客,前來祝家莊策應。

    宋江道:「剛說扈家莊有這個女將好生了得,想來正是此人。
    誰敢與他迎敵?」

    說由未了,只見這王矮虎是個好色之徒,聽得說是個女將,指
    望一合便捉得過來。當時喊了一聲,驟馬向前,挺手中槍便出
    迎敵一丈青。

    兩軍納喊。那扈三娘拍馬舞刀,來戰王矮虎。一個雙刀的熟閑
    ,一個單槍的出眾。兩個鬥敵十數合之上。宋江在馬上看時,
    見王矮虎槍法,架隔不住。

    原來王矮虎初見一丈青,恨不得便捉過來。誰想鬥過十合之上
    ,看看的手顫腳麻,槍法便都亂了。不是兩個性命相撲時,王
    矮虎卻要做光起來。

    那一丈青是個乖覺的人,心中道:「這廝無理!」便將兩把雙
    刀,直上直下,砍將入來。這王矮虎如何敵得過。撥回馬卻待
    要走,被一丈青縱馬趕上,把右手刀掛了,輕舒猿臂,將王矮
    虎提離雕鞍,活捉去了。眾莊客齊上,把王矮虎橫拖倒拽捉了
    去。

    歐鵬見折了王英,便提起刀來殺。一丈青縱馬跨刀,接著歐鵬
    ,兩個便鬥。原來歐鵬祖是軍班子弟出身,使得好大滾刀。宋
    江看了,暗暗的喝采。怎的一個歐鵬刀法精熟,也敵不得那女
    將半點便宜。

    鄧飛在遠遠處看見捉了王矮虎,歐鵬又戰那女將不下,跑著馬
    提了鐵槍,大發喊趕將來。祝家莊上已看多時,誠恐一丈青有
    失,慌忙放下吊橋,開了莊門。祝龍親自引了三百餘人,驟馬
    堤槍,來捉宋江。

    馬麟看見,一騎馬使起雙刀,來迎住祝龍廝殺。鄧飛恐宋江有
    失,不離左右。看他兩邊廝殺,喊聲迭起。宋江見馬麟斗祝龍
    不過,歐鵬鬥一丈青不下,正慌裡,只見一彪軍馬從刺斜裡殺
    將來。宋江看時大喜。卻是霹靂火秦明,聽得莊後廝殺,前來
    救應。宋江大叫:「秦統制,你可替馬麟!」

    秦明是個急性的人,更兼祝家莊捉了他徒弟黃信,正沒好氣,
    拍馬飛起狼牙棍,便來直取祝龍。祝龍也挺槍來敵秦明。

    馬麟引了人,卻奪王矮虎。那一丈青看見了馬麟來奪人,便撇
    了歐鵬,卻來接住馬麟廝殺。兩個都會使雙刀,馬上相迎著,
    正如這風飄玉屑,雪撒瓊花。宋江看得眼也花了。

    這邊秦明和祝龍鬥到十合之上,祝龍如何敵得秦明過。莊門裡
    面那教師欒廷王,帶了鐵錘上馬,挺槍殺將出來。歐鵬便來迎
    住欒廷玉廝殺。欒廷玉也不來交馬,帶住槍時,刺斜裡便走。
    歐鵬趕將去,被欒廷玉一飛槌正打著,翻觔斗跌下馬去。鄭飛
    大叫:「孩兒們救人!」上馬飛著鐵槍,逕奔欒廷玉。宋江急
    喚小嘍囉救得歐鵬上馬。

    那祝龍當敵秦明不住,拍馬便走。欒廷玉也撇了鄧飛,卻來戰
    秦明。兩個鬥了一二十合,不分勝敗。欒廷玉賣個破綻,落荒
    即走。秦明舞棍逕趕將去。欒廷玉便望荒草之中跑馬入去。秦
    明不知是計,也追入去。原來祝家莊那等去處,都有人埋伏。
    見秦明馬到,拽起絆馬索來,連人和馬都絆翻了。發聲喊,捉
    住了秦明。

    鄧飛見秦明墜馬,慌忙來救。急見絆馬索拽,卻待回身,兩下
    裡叫聲一「著!」撓鉤似亂矢一般搭來,就馬上活捉了去。

    宋江看見,只叫得苦。止救得歐鵬上馬,馬麟撇了一丈青,急
    奔來保護宋江,望南而走。背後欒廷玉、祝龍、一丈青,分頭
    趕將來。看看沒路,正待受縛,只見正南上一夥好漢,飛馬而
    來,背後隨從約有五百人馬。宋江看時,乃是沒遮攔穆私。東
    南上也有三百餘人,兩個好漢,飛奔前來。一個是病關索楊雄
    ,一個是拚命三石秀。東北上又一個好漢,高聲大叫:「留下
    人著。」宋江看時,乃是小李廣花榮。三路人馬一齊都到,宋
    江心下大喜。一發並力來戰欒廷玉、祝龍。

    莊上望見,恐怕兩個吃虧,且教祝虎守把住莊門,小郎君祝彪
    ,騎一匹劣馬,使一條長槍,自引五百餘人馬,從莊後殺將出
    來,一齊混戰。莊前李俊、張橫、張順下水過來,被莊上亂箭
    射來,不能下手。戴宗、白勝只在對岸納喊。

    宋江見天色晚了,急叫馬麟先保護歐鵬出村口去。宋江又教小
    嘍囉篩鑼,聚攏眾好漢,且戰且走。宋江自拍馬,到處尋了看
    ,只恐弟兄們迷了路。正行之間,只見一丈青飛馬趕來。宋江
    措手不及,便拍馬望東而走。背後一丈青緊追著。八個馬蹄,
    翻盞撒鈸相似,趕投深村處來。

    一丈青正趕上宋江,待要下手,只聽得出坡上有人大叫道:「
    那烏婆娘趕我哥哥那裡去?」宋江看時,卻是黑旋風李逵,輪
    兩把板斧,引著七八十個小嘍囉,大踏步趕將來。一丈青便勒
    轉馬,望這樹林邊去。宋江也勒住馬看時,只見樹林邊轉出十
    數騎馬軍來,當先簇擁著一個壯士。怎生結束?但見:

    嵌寶頭盔穩戴,磨銀鎧甲重披。
    素羅袍上繡花枝,獅蠻帶瓊瑤密砌。
    丈八蛇矛緊挺,霜花駿馬頻嘶。
    滿山都喚小張飛,豹子頭林沖便是。

    那來軍正是豹子頭林沖,在馬上大喝道:「兀那婆娘走那裡去
    ?」一丈青飛刀縱馬,直奔林沖。林沖挺丈八蛇矛迎敵。兩個
    鬥不到十合,林沖賣個破綻,放一丈青兩口刀砍入來。林沖把
    蛇矛逼個住,兩口刀逼斜了,趕攏去,輕舒猿臂,擺扭狼腰,
    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挾過馬來。宋江看見,喝聲采不知高低!

    林沖叫軍士綁了,驟馬來向道:「不曾傷犯了哥哥?」

    宋江道:「不曾傷著。」便叫李逵:「快走,村中接應眾好漢,
    且教來村口商議。天色已晚,不可戀戰。」黑旋風領本部人馬去
    了。林沖保護宋江,押著一丈青在馬上,取路出村口來。


    這一段鮮活的把「一丈青」扈三娘的勇猛描寫得透,但
    是接下來宋江亂點鴛鴦譜,把一個如花似玉,勇猛女將
    配給了色鬼王英卻讓人錯愕。

    什麼都不說,這「粱山泊」好漢可是扈三娘滿門滅門的
    仇人,她的未婚夫也死在這夥強盜手中,卻在(第五十
    一回)中寫道:

    宋江喚王矮虎來說道:「我當初在清風山時,許下你一頭親事
    ,縣懸掛在心中,不曾完得此願。今日我父親有個女兒,招你
    為婿。」

    宋江自去請出宋太公來,引著一丈青扈三娘到筵前。宋江親自
    與他陪話,說道:「我這兄弟王英,難有武藝,不及賢妹。是
    我當初曾許下他一頭親事,一向未曾成得。今日賢錄,你認義
    我父親了,眾頭領都是媒人。今朝是個良辰吉日,賢妹與王英
    結為夫婦。」

    一丈青見宋江義氣深重,推卻不得。兩口兒只得拜謝了。


    就是這一段,我不知道看過《水滸傳》的朋友們是不是
    跟我有相同的看法,若說王英拜謝合情合理,他本來就
    是色中餓鬼,娶得這樣一個出色的美嬌娘,謝天謝地都
    合理。反觀扈三娘又如何?

    我實在不知道施耐庵怎麼有辦法只用僅用「見宋江義氣
    深重,推卻不得。」來對讀者交代?而宋江或者說施耐
    庵的心理就竟存在什麼道理?

    扈三娘心中的無言又有誰知?



    誤闖白虎堂,雪夜上梁山——林沖



    再來說說第三個無言的人物,「豹子頭」林沖。

    「豹子頭」林沖和「霹靂火」秦明有很多的共同點,譬
    如一開始他們都是朝廷的武官,林沖是八十萬禁軍的槍
    棒教頭,他的父親也做過「提轄」。秦明是青州指揮司
    總管本州兵馬的統制,祖上也是個武官出身。他們的不
    同點在林沖為奸臣所害,不得以上「粱山泊」落草。秦
    明卻是被被賊所害還認賊為兄。

    全書一開始就以他的妻子遭到高俅養子「花花太歲」高
    衙內的調戲,而後倚仗父親太尉舍下連環計逐步的陷害
    林沖,強佔人妻,直到把林沖逼上了粱山,直到這一步
    才把整個「粱山泊」的匪窩概念整個扭轉成「好漢」走
    投無路時的寄居處。

    《水滸傳》的一○八「好漢」落草為寇的原因都不盡相
    同,故事雖然是以「九紋龍」史進等四人進入序幕,坦
    白說卻是透過林沖的情節來化妝粉飾的。

    故事從第七回相國寺巧遇「花和尚」魯智深結義起(畢
    竟魯智深原來也是關西提轄,他們之間有共同的背景)
    ,施耐庵把好漢惜好漢,英雄重英雄的佈局作了完美的
    交代。

    然後施耐庵就直接從林沖妻子被調戲開始下重筆,一路
    描寫陸虞候陸謙獻計、林沖誤闖白虎節堂、到配刺滄州
    。直到這地步他還擔心讀者沒辦法接受「粱山泊」後來
    「替天行道」的合理性,因此使高俅沿途買吏行兇,到
    了發配地還使惡計欲置他於死地,這樣終於還是把一個
    堂堂好男兒逼入了綠林當匪寇。

    我認為作者施先生非常成功的利用林沖的章節,讓讀者
    理所當然的接受,官「逼」民反的洗腦。他操弄讀者的
    同情心,並且使讀者忽略了強人聚夥一樣魚肉鄉民的惡
    行。當然這一點只是雨霓的廢話,還是趕緊把主題拉回
    到林沖的無言上吧。

    整部書在前七十回中一一把每個「好漢」上「粱山泊」
    的理由跟契機都詳述了,對於北宋的四大奸臣蔡京、童
    貫、高俅、楊戩,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吃過虧,直接間
    接的都有滿腹的委屈或是仇恨,其中要以林沖和高俅之
    間仇深四海。

    然而在三鬥高俅的幾個章回中,林沖一值都處在宋江極
    力討取朝廷「招安」的策略中,動彈不得。即便是他們
    最後活逮了高俅,看到宋江對高俅跪泣討好,他的表現
    也僅是輕描淡寫的「怒目而視」四個字,真是讓雨霓看
    完之後無言到了極點。



    雨霓行書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000138&aid=100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