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謁金門(一)/馮延巳
2007/03/27 07:30:22瀏覽1433|回應0|推薦12


謁金門(一)/馮延巳

楊柳陌,寶馬嘶空無迹。
新著荷衣人不識,年年江海客。

夢覺巫山春色,醉眼飛花狼籍。
起舞不辭無氣力,愛君吹玉笛。

◇詞意淺釋
楊柳陌,寶馬嘶空無迹。
陌上楊柳隨風搖曳,一聲馬嘶聲剛起,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嘶空無迹:馬嘶剛起,瞬間不見蹤跡,意即馬匹飛馳的速度極為迅速矯捷。此句乃是由《李寶‧金銅仙人辭漢歌》借用而得,原句:「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迹。」


  這闋詞一開始便爲我們點明了詞作的季節。「楊柳陌」正是春盛時節,萬物復甦、百花盛開的時候。在這樣的好季節,偶見騎著俊馬飛馳的俊朗身影,整闕詞張力已然展開,使我們急欲知道接下來會是如何發展。


新著荷衣人不識,年年江海客。
看他服飾潔芳俊朗,倜儻瀟灑的模樣竟然沒有人認識他,猜想是個長年在五湖四海浪跡漫遊的俠客吧。

※荷衣:作服飾芳潔的意思解。典出《楚辭‧九歌‧少司令》裏:「荷衣兮蕙帶,倏而來兮忽而逝。」之句。


  這一段終於描繪出馳騁駿馬男子的模樣了,經由這一段的描寫,我們可以得知這闕詞原來是透過女子的眼睛所見到的景象。

  在春日楊柳搖曳的的陌上,她瞧見了一位服飾講究,快意馳騁的陌生男子。「人不識」說明了這名男子並不是當地人。而「年年」二字乃是出於女子的推論,因為但聞馬嘶,不見停足,乃是一名過客,因此幻想成應該是長年浪跡的人。


夢覺巫山春色,醉眼飛花狼籍。
夢醒時巫山雲雨春色無邊,迷濛醉眼看那萬點飛花四處飄散。

※巫山春色:藉由宋玉《登高賦》楚襄王夢見巫山神女的典故,比喻男女歡愛。

  下闋不覺讓人想起了溫廷筠《南歌子》中的:「手裏金鸚鵡,胸前繡鳳凰。偷眼暗形相。不如從嫁與,作鴛鴦!」差別只在於溫廷筠用字大膽,情濃外露,馮延巳的筆風則含蓄婉約多了。

起舞不辭無氣力,愛君吹玉笛。
即便是全身已經嬌慵無力,我也要起來為你翩翩而舞,只因為愛聽你吹奏悅耳動聽的玉笛聲。

  詞中那位馳騁駿馬風度翩翩的荷衣俠客,終於入得夢來,詞中沒有描寫她究竟夢見什麼,却用「巫山春色」隱喻那是一場香豔的春夢,而已「飛花狼籍」強烈的表達出夢境的真實與激烈。

  上一段描寫的是夢剛醒時的迷惘之姿,這一段則是清醒後的心理運作,詞中洋溢著對日間所見男子的愛慕之意,夢裏對他的無限遐想,乃至醒後對他依然是充滿著傾慕。一見便知詞中佳人乃是一個天真浪漫,想像力與感受性都很強的美麗女子。


◇寂風隨筆

  是否看見了?那輕輕淡淡的詞風裏,有著一位風流倜儻的浪跡天涯的翩翩俠客?這樣的詞風不論在唐、五代或者宋以後都極為少見。透過一個天真無邪,多情浪漫的懷春少女,我們看見了陌上揚柳搖曳,道路飛騎馳騁著一位浪跡天涯的俠客,因而對他產生一連串的遐思。

  上闕藉由寶馬來去無蹤,創造了一個美麗的幻境。而下闕則以春夢的虛無幻麗,寫實了少女情懷。整闕詞在虛無飄渺間迴盪,寫人;清新飄逸,寫景;似幻似真,抒情;委婉多情,欲露還藏。透過種種詩章典故的映襯,一篇抒情詞作活潑生動的展開來,實在是一篇非常有意思的創作。

  馮延巳這一闕《謁金門》詞作的成功有幾點要素:

  • 其一:他非常巧妙的使用賦比興的手法,將各種的詩章典故作為串聯,使得整篇文章豐富而有生命,故事結構結實,文中不但有有血有肉,還有著主角人物的幻想,更留給閱者了足夠的想像馳騁空間。
  • 其二:他用兩種的筆調書寫一剛一柔,相互交融。詞中用「寶馬嘶空無迹」表現出男子的剛陽之氣,使用「起舞不辭無氣力」描寫女性的纏綿柔弱,剛柔並濟的書寫出詞中人物的情態與情感,使得整闕詞別有一番情趣。
  • 其三:詞中以「聲」作為起與結的串聯,上闕的「馬嘶」聲音呼嘯而過,下闕的「玉笛」聲音穿雲裊繞,一實一虛,一剛一柔交互回盪,整闕詞因而更加的濃郁飄緲。

◇詞牌簡介

謁金門:唐教坊曲名。雙調四十五字,前後段各四句,四仄韻。
元高拭詞注:商調。
宋楊湜《古今詞話》云:因韋莊詞「空相憶。無計得傳消息。天上嫦娥人不識。寄書何處覓。」又名《空相憶》。
張輯詞有「無風花自落」句又名《花自落》;又有「樓外垂楊如此碧」句因名《垂楊碧》。
李清照詞有「楊花落」句又名《楊花落》。李石名《出塞》。
韓淲詞,有「東風吹酒面」句又名《東風吹酒面》;又有[不怕醉,記取吟邊滋味」句,名《不怕醉》;又有「人已醉,溪北溪南春意,擊鼓吹蕭花落未」句又名《醉花春》;以及「春尚早,春入湖山漸好」句而名《春早湖山》。


◇作者簡介

  馮延巳一名延嗣,字中正,生卒年(約九○三~九六三)廣陵(今江蘇揚州)人,南唐烈組(李昇)時官任秘書郎,與李璟交好,中主即位後,官運亨通,直至宰相。擅作新詞,意深詞麗,律均調新,在五代詞人中與溫庭筠、韋莊三足鼎立。
  著作有《陽春集》其作品對北宋宴殊及歐陽修深具影響。這點在劉熙載的《藝概‧詞曲概》中就有「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的記載,這說明了馮延巳的詞風筆法,晏殊習其高朗神俊的風格,而歐陽修的風格近於他的纏盤內斂,意韻深遠的詞風。
  馮延巳詞作本身就是直接而有穿透力,他用主觀的抒情方式傳達個人鮮明的個性,因此他的詞作總會散發出一總意蘊深美、引人深思的幽邃意境,再再令人思之再思。


◇寂風習作

謁金門/悵惋

東風蕩。煙月樓台相望。
為問柳青何所悵?寒梅春來葬!

宿世情緣千里障。三生石上晃。
滿院殘枝青草浪。寂寂空繡帳。


2006/2/27 寂風手札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000138&aid=84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