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來難得兩周全
2014/12/18 16:43:09瀏覽383|回應5|推薦24

 

問朋友有無因長時間不動筆而惶恐,這幾天就很不安。沒有新的感悟新的文字,只靠舊文搪塞,惶恐,就像欠了債。

三位好友一直不斷成文,只有自己止步難前,卻是急也無用。怕的不是無思無文,是心不再靈敏。記得電影《阿凡達》裏潘多拉星萬物都有神經束,搭上即可無障礙交流。前幾年怕沒有神經束去準確接收那些心與文字背後的資訊,現在卻是怕神經束因閱歷的加深、生活的浸潤而起繭,變鈍。

需要金剛的外殼但要柔軟的心,會不會有一天反之?此生不怕貧、不怕孤單,不怕死,唯恐少知少覺,少思無文。

那日讀周國平《紀念所掩蓋的》說到尼采:“他越過迷途者,向道路盡頭的荒野走去。迷途者望著漸漸隱入荒野的這位先知的背影,若有所悟,站起來跟隨而行,踏上了尋找另一種寶物的征途。”因為這句評價想讀尼采,想知道他為什麼能“越過迷途者”,他又在“荒野”裏走了多遠。仰望尊崇此種境界,走入曠野而曠野無人,多麼孤絕又是多麼狂傲,那一定是頂極的幸福與快樂。我輩即使不能作為追隨者,能見其模糊背影甚至清晰的腳印都是奇妙時刻。

 

 

 手机自拍。《弃》

 

接引人

仰望雲裏霧裏鱗甲閃動
你是圖騰在天穹
可你卻說
連變一條蛇都是奢望
還,淡了... ...


你是不可企及的高處
難道也有高處是你不可企及?
而誰是喜馬拉雅中的珠穆朗瑪
誰又把淺灘讓與群鷗
亢龍在天四顧茫然

 

近日讀洛夫詩,傾慕不已。其《生日偶感六行》有句:

“生肖屬龍,

於今連變一條蛇的奢望也淡了...”

----2012-2-13

 

手机自拍《冬日晨光》

 

昨日翻看文友小六子詞稿,有一首《憶王孫》:“浮生無計愧堂萱,抱憾椿庭每黯然,身在情關哪得閑,不周全,零落佛前一朵蓮。”

回首半生不媚俗世,不負於心,幾不悔,若說悵然便與她所感一般,終是讓親人擔了心事。

想那時讀她書寫情傷的詞文頗驚豔,她臨屏信手,拈花般輕,近體詩詞造詣,在所知網路寫手中也是少有高才捷才,唯大哥能比肩能超之。

曾經“悔種情花”的她終於闖過情關,有女名五福,因全心育兒停更年餘,遺憾。

她曾說“濃茶熱飯,笑語書香,稚子膝頭,有人在側,這便是家的感覺。”如今那個“在側”之人文中難見只語,倒有數篇育兒心得,有女‘五福’萬事足的心態躍然,“五福”此名,她取之則大俗中見大雅,誰讓她是才女呢。

祝福她幸福美滿,也希望她別忘了“笑語書香”,同生於呼蘭河畔,又有慧心彩筆,不想追趕那前人麼?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62316&aid=19709804

 回應文章

学生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此生不怕貧、不怕孤單,不怕死”。。。
2014/12/26 15:32

这就难怪了--在格子里贫得够可以了。。。


但说不怕死,就有点嘴硬了----上次去了一趟悬空寺,被吓得半死,生怕一失足就。。。“失足”了。。。。。

譚梅(162316) 於 2014-12-28 11:04 回覆:

您眼睛咋那么尖呢,记忆咋那么好呢,哈

忘了罗列上还有一项,怕高...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2/23 22:36
如果追尋寧靜,那荒野裡孤獨的回聲或便是自在

若是內心紛雜,如何聽見荒野的自然之聲

需有多少領悟才得靈魂愉悅

這些孤獨的先進者,付出了多少心血才將樹苗栽下

而我們後來之人卻占盡便宜,將這些先者的精神無止盡的消費


人不會只是一種面向,我想當妳獨處時妳最明白^^


祝福妳

聖誕快樂~^^


晚安
譚梅(162316) 於 2014-12-25 10:37 回覆:

也许我很少孤独即使一直单身,所以才羡慕孤独的境界?

我们不是伟人,体会不到他们那时的心情,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哈

只是我希望成为那样的人,只是我没有那个智慧与能力。他们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有更多的跟随者,跟随者肯定了他们先行者的地位,如果没有我们,他们的孤独与思考会湮没在旷野里。

这就是人生的不同面向,安逸不会给他们智慧,他们的智慧只能从苦难中来,从孤独中来,而我们才智平庸就只能仰望。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2/19 21:22
走入曠野而曠野無人,多麼孤絕又是多麼狂傲,那一定是頂極的幸福與快樂...


我的觀想與妳相反,荒野裡不會有幸福與快樂,只有孤獨

獨自面對內心裡那個自我,才能品嚐痛苦所帶來的甘美...

幸福快樂之人寫不出"真實""深刻",他的字裡不會有靈魂


妳向來表現理性知性,可有勇氣挖掘埋藏內心最深的恐懼?

如此或許能走出不同的路來


這是很自我為是的說法,厚顏說出來

若有差言,我先說賠不是,請妳莫生氣^^

晚安~
譚梅(162316) 於 2014-12-22 16:55 回覆:

老友好久不见!依然才思泉涌!

想像着大师们那种走至旷野而旷野无人一定是灵魂极幸福的境界,因为自己是寻路人,领路人,连跟随者都远远地看不见,那种境界,无涯的孤独一定伴随着无限的灵魂愉悦。

“两年前,我到过瑞士境内一个名叫西尔斯-玛丽亚的小镇,尼采曾在那里消度八个夏天,现在他居住过的那栋小楼被命名为了尼采故居。当我进到里面参观,看着游客们购买各种以尼采的名义出售的纪念品时,不禁心想,所谓纪念掩盖了多少事实真相啊。当年尼采在这座所谓故居中只是一个贫穷的寄宿者,双眼半盲,一身是病,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写着那些没有一个出版商肯接受的著作,勉强凑了钱自费出版以后,也几乎找不到肯读的人。他从这里向世界发出过绝望的呼喊,但无人应答,正是这无边的沉默和永久的孤独终于把他逼疯了。而现在,人们从世界各地来这里参观他的故居,来纪念他。真的是纪念吗?西尔斯-玛丽亚是阿尔卑斯山麓的一个风景胜地,对于绝大多数游客来说,所谓尼采故居不过是一个景点,所谓参观不过是一个旅游节目罢了。”-《纪念所掩盖的》。

对于旷野的臆想,我想我便是那个参加大师故居的游客。

也许自己心理建设做的太好,仿佛没有最深层的内心世界,其实这也是一种缺憾,一发现不妙的苗头,就赶快掐掉,保持整天一个傻大姐似的总乐哈哈的,所以那才思连间歇泉也不是了...


航迷老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2/19 11:56

一座城市並非無時無刻散發著美麗,

同樣的人的心情也是一樣的,

心中有個目標,心情也就會飛翔的,

心中有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譚梅(162316) 於 2014-12-22 16:42 回覆:

您说的真好!

天气有晴有阴,人的状态自然会有起伏。

只是这次跌入空窗时间太长。

人生必须有一个不是很容易又不是绝无可能实现的目标,那样才有奋斗的动力!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2/19 09:57

文思無時﹐真是逼不出來﹐深有同感。

才女育兒﹐不定寫出很文藝的育兒經大笑

譚梅(162316) 於 2014-12-22 16:24 回覆:

东村大哥您现在都是网络作家了,在文学网站都有一大票粉了吧!

才女育儿,文艺得很,将来一定又是一个小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