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心情:一場惡夢
2016/06/02 21:22:41瀏覽333|回應1|推薦13

一場永遠抓不到罪犯的噩夢。

夢裡的人畜號召幾個同夥要把我從高樓摔下,幸虧哪來的見義勇為之士誘騙人畜和同夥自行跳下。離奇的是人都毫髮無傷,連大山貓都義憤填膺出來撕咬都沒有成功,人畜得意猖狂,最終被警察重裝包圍,十幾支長槍齊聲大響加上兩名警界跆拳道菁英,竟然只見人畜醜惡獰笑。

夢已醒,窗外陰雲大雨,白晝如夜,而我難以再睡。煎熬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必須準備上班,才帶著低落的心情,起床整裝。

二零零四的秋夜,至今擺脫不去的夢魘,人畜的臉孔時時在夢裡出現。恐慌、焦慮,卻不是平時做做公益,或者在路上和陌生人來個擁抱,就可以全然消除。有愛就不會恐懼,有付出就可以重新信任社會,那是沒被惡魔當面威脅過的人才喊得出的空洞口號。我之所以被害就是因為我相信對方。遇到一個陌生的惡狼就會恐懼,更遑論傷害來自於親人。

至今仍一如過去,想蜷縮狹小空間,大聲嚎哭。無法沉澱心靈來閱讀、寫作,思緒在火焰中翻轉。

厲夏,仍然抱緊棉被,包圍自己,儘管半夜醒來全身是汗。

工作時,面對不同的陌生面孔,時時刻刻的緊迫,卻得是笑臉示人。

我想躲起來,不讓世人看見自己。做的卻是服務業,天天送往迎來。在風景區工作,常有遊客肆意拍照,擔心不小心入鏡,安全堪慮,我又得離開這裡。

我想避居國外,永遠不回台灣,卻自知目前沒有能力在異鄉生存。

我想現身說法,卻因為這一個夢,卻又畏縮逃避,不敢把真人真事上傳。

如今卻和當初獨身走進基金會求助的勇氣不同,擔心空氣中是否有流動的彈痕。我請不起保鑣,卻又得在外走動。

恐懼的不是因為不願意原諒、不願意放下,而是那份想要摧毀我的惡意。

說出來,又如何?只會有一群慈善之士,要你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把對方逼上絕路。然而受害者的絕境,卻說是因為受害者自己內心沒有放下,逼自己去痛苦。原諒才是受害者唯一選擇,社會的愛對受害者來說何其沉重?

『你應該多多正面思考,才能招來好運』

長期的不快樂時,我得到了網友的這一句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59861315

 回應文章

美國番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6/03 03:14
加油!


Love and hugs from Washington 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