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信達雅(美國《世界日報》)
2014/12/26 02:24:15瀏覽2020|回應0|推薦12

200678世界日報》的上下古今版曾刊載我的一篇名為《信達雅-勿以文害義》的文章(原文附錄於本文尾),前幾天整理舊檔案時重讀一次覺得不甚滿意,略作修改及增補後刊登如下,請大家指教.

小學時曾讀過一篇討論翻譯藝術的文章,它說翻譯講究「信達雅」,其中以「信」最為重要,「達」次之,「雅」最後.多年來,閒來無事就以此對種種翻譯品頭論足以自娛,這裡舉幾個我認為有問題的翻譯,和大家切磋切磋.

Children of a Lesser God

1986年的美國電影《Children of A Lesser God》,講述一個聾啞學校老師和該校一個學生的愛情故事,片名意指那些孩子是因為負責保護他們的神沒有盡職才使他們淪為的聾啞兒童.但是中文片名卻是《悲憐上帝的兒女》.首先,不是任何神都可稱為上帝,而且上帝的英文是「The God」,「A Lesser God」顯然不是指上帝,另外「 Lesser」一字明指這個神不盡職,既然不盡職當然不能稱之為悲憐,這樣的翻譯算是只求「雅」而不「信」不「達」,可說是犯了以文害義的大忌.

Herding Cats

美國參議員銓特拉特(Trent Lott)在2002年因公開場合失言,而被迫辭去參議院多數黨領導職位,後來寫了一本回憶錄《Herding Cats: My Life in Politics》抒發他在這個職位任內的感想.我從當時《世界日報》的新聞報導裡得知這本回憶錄的中文譯名是《特立獨行》.「Herding Cats」逐字翻譯是「牧貓」,世上當然沒有這種工作,但是因為貓兒們的個性是獨來獨往而不合群,美國人用「herding cats」這個俚語來形容難搞的任務,有別於輕鬆的牧羊(herding sheep)工作.以「herding cats」為書名當然是形容參議院裡大小議員都自有主見,不願服從領導的指示,因而感嘆議長工作難為.「特立獨行」似乎強調貓(眾參議員們)的性格而不是帶領它們的苦惱,算是文不對題.

Oracle

中文稱美國電腦軟體公司「Oracle」為「甲骨文」,「Oracle」這個字意指有權威和智慧的人,那來當公司名稱,應是自誇產品有這種品質.「甲骨文」是指刻在甲骨(Oracle Bone)上的占卜記錄,英譯是「Oracle Bone Script」,它的意思與「Oracle」並不相同.不過這個譯名如不是該公司自定,也是經過它同意的,所以雖有張冠李戴之嫌,也就算了.

Walk the Line

2005年美國電影Walk the Line中文譯名《康莊大道》.這個電影是美國已故鄉村歌星強尼卡施(Johnny Cash)的小傳,片名源於他的名曲I Walk the Line》,歌詞開章明義就說「I keep a close watch on this heart of mine, I keep my eyes wide open all the time.」意思是基於對太太的真愛他時時警惕自己,所以能抗拒歌星們每天都會遇到的種種誘惑,而從未失足,所以他走的路(line)是稍一失足就會犯錯的一條窄路,把《Walk the Line》譯成《康莊大道》,失去了原文的含義.

Catch-22

1970年的美國電影《Catch-22》,片名源自故事中的空軍轟炸大隊的一條非常不合理的法規,即第二十二條款,當年在台灣上映時的中文片名卻是《二十二支隊》,空軍轟炸大隊的故事以二十二支隊為名,應是翻譯者不求甚解和想當然耳的心態.

field study

這個名詞是指研究員到教室,辦公室,實驗室以外的地方去蒐集資料,中文翻成田野研究」.曾經讀到一條新聞說某大學都市計劃系的學生為了做田野研究到市政府蒐集研究資料,市政府當然不是田野,聽來很怪.其實正確翻譯應是「實地研究」,不管到鄉村,都會或是熱帶雨林去蒐集資料都適合.

Spring Field

美國有很多城市名稱都是Spring Field,中文一律翻成春田市,小時候讀到時心中總有疑問,難道這些城市都四季如春嗎?但是從它們的所在地來看又不可能,例如Spring Field, MassachusettsSpring Field, Illinois緯度都不低,不可能有四季如春的田野景觀,來美國後(好像是讀了劉紹銘的一篇文章,記不太清楚)才知道此Spring非彼SpringSpring Field」的原意是說該地有泉水(Spring),如果要意譯應該翻成泉田市,不過我認為人名地名只是拿來識別所以用音譯就可以了,幾個月前連勝文選台北市長時將社子島翻成island而惹出風波,正是不必要的意譯地名找來的麻煩.

Federal Reserve

美國的「Federal Reserve」,中文稱為「聯邦儲備局」或「聯邦準備會」等等,其實「Federal Reserve」的權責和世界各國都有的「中央銀行(Central Bank)」一樣,美國的電視和報刊的財經新聞裡有時將這兩個名稱互相替用,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另創一個新名詞?

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fs of Staff

中文是又臭又長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同樣的軍職在台灣是「參謀總長」,在中國大陸是「總參謀長」.「參謀總長」和「總參謀長」都是一聽就懂而且是「信達雅」三樣俱全的現成譯名,為什麼棄而不用?

leading indicator

常見的中文翻譯是「前進指數」,這跟軍隊裡的leading observer (officer)翻成前進觀測官一樣聽起來不像中文,有人用「領先指數」稍為好一點,但是我認為最合適的翻譯應該是「前導指數」和「前導觀測官」.

附錄:

信達雅-勿以文害義

世界日報,上下古今,07/08/2006

記得年少時,曾讀過一篇討論翻譯藝術的文章,說翻譯講究信達雅,其中以「信」最為重要,「達」次之,「雅」最後.多年來,閒來無事就以此對種種翻譯品頭論足以自娛,這裡舉幾個我認為有問題的翻譯,和大家切磋切磋.

第一個例子是今年初的美國電影Walk the Line,中文譯名《康莊大道》.這個電影是美國已故鄉村歌星Johnny Cash的小傳,片名源於他的名曲I Walk the Line》,歌詞開章明義就說「I keep a close watch on this heart of mine, I keep my eyes wide open all the time.」這首歌的意思是說,基於對太太的真愛,他時時警惕自己,所以能抗拒歌星們每天都會遇到的種種誘惑,而從未失足.

把《Walk the Line》譯成《康莊大道》,顯然為了求「雅」而忽略了原文的含義.這裡還有個諷刺性的小插曲,Johnny Cash當年寫下I Walk the Line》獻給他的第一任太太(Vivian Liberto),電影故事卻偏重於他和第二任太太(June Carter)的關係,有局內人認為,電影為了掩飾Johnny Cash的失足之嫌(棄Vivian而就June),還將 Vivian Liberto醜化了一點.

第二個例子是美國參議員Trent Lott的回憶錄《Herding Cats: My Life in Politics》,他在2002年因公開場合失言,而被迫辭去參議院多數黨領導地位,後來寫了這本書抒發他在這個職位任內的感想.根據《世界日報》的新聞報導,這本回憶錄的中文譯名是《特立獨行》.

Herding Cats」逐字翻譯是「牧貓」,世上當然沒有這種工作,但是因為貓兒們給人獨來獨往而不合群的印象,美國人用「herding cats」這個俚語來形容難搞的任務,有別於輕鬆的牧羊(herding sheep)工作.以此為書名,當然是形容參議院裡大小議員都自有主見,不願服從領導的指示,所以感嘆議長工作難為.「特立獨行」用在這裡算是文不對題.

再舉幾個奇怪的譯名,大家來討論看看.

中文稱美國電腦軟體公司「Oracle」為「甲骨文」,「Oracle」這個字意指有權威和智慧的人,那來當公司名稱,應是自誇產品有這種品質.「甲骨文」是指刻在甲骨(Oracle Bone)上的占卜記錄,英譯是「Oracle Bone Script」,它的意思與「Oracle」並不相同.不過這個譯名如不是該公司自定,也是經過它同意的,所以雖有張冠李戴之嫌,也就算了.

另有兩個雖勉強算信卻不達又不雅的譯名,第一個是美國的「Federal Reserve」,中文稱為「聯邦儲備局」或「聯邦儲備會」,其實「Federal Reserve」的權責和世界各國都有的「中央銀行(Central Bank)」一樣,美國的電視和報刊的財經新聞裡常常將這兩個名稱互相替用,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另創一個新名詞?

第二個是又臭又長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原文是「Chairman of the Joint Cheifs of Staff」,同樣的軍職在台灣是參謀總長,在中國大陸是總參謀長.「中央銀行」,「參謀總長」,「總參謀長」都是一聽就懂,而且是信達雅三樣俱全的現成譯名,為什麼棄而不用呢?

有些翻譯倒是能隨時間而改進,表示大部分人還是希望譯文能表達原文的真義精神,而不是約定成俗就算了.

常用的經濟術語「leading indicator」是這類的例子,早幾年它的通用翻譯是「前進指數」,這也是文不對題.最近聽到很多人改用「領先指數」,稍有改進,但是最合信達雅三原則的是

「前導指數」.

希望「聯邦儲備會」和「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這些譯名,也會和「前進指數」一樣逐漸消逝.

最後以兩個荒謬的翻譯,作為結尾.

1970年的美國電影《Catch-22》,片名是指故事中的空軍轟炸大隊的一條非常不合理的法規,即第二十二條款,中文片名卻是《二十二支隊》,這充分反應出翻譯者不求甚解和想當然耳的心態(空軍轟炸大隊的故事以二十二支隊為名,乍看之下似乎理所當然).

為什麼三十多年來我對這個其爛無比的翻譯,仍然念念不忘?因為同名的原著是我的聖經(這本小說故事得到大眾共鳴,如今「Catch-22」已成為美國成語),家中和辦公室的書架上各有一本,隨時取下幫我紓解生活中遇到荒謬可恨事情時的鬱悶.

1986年的美國電影《Children of A Lesser God》,講述一個聾啞學校老師和該校一個學生的愛情故事,片名意指那些孩子的聾啞是因為負責保護他們的神沒有盡職,而使他們淪為二等公民.

但是中文片名卻是《悲憐上帝的兒女》.首先,不是任何神都可稱為上帝,而且上帝的英文是

The God」,「A Lesser God」顯然不是指上帝,加上這個神既不盡職怎敢稱悲憐?這樣的翻譯可說是犯了以文害義的大忌.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izenwu&aid=19826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