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民進黨中國政策之爭
2019/06/19 01:01:25瀏覽131|回應0|推薦0

2013/05/12


2013年4月,時序已經進入到春天的尾巴,但在東亞地區似乎一直聞不到春天的氣息。東北亞因為北韓一直揚言要發動戰爭,讓南韓、日本、美國好長一段時間惴惴不安;而在同一時間,中國大陸上海及其周邊省分,也發生H7N9禽流感疫情,雖然疫情並沒有擴大化,但相較於2003年春天所發生的SARS,死亡率可能已經超過SARS的比率。

在安全戰略的領域裡,軍事戰爭所引發的安全危機,通常被稱為「傳統安全」;而非軍事戰爭所引發的安全危機,則被稱為「非傳統安全」(non-traditional security)。這種分法,主要是在冷戰結束以後,由於危害到人類生存的大規模戰爭,已經不可能再發生,所以一些戰略學家就轉換成注意那些非戰爭因素,對人類安全所造成的危害,於是把戰爭行為歸類為「傳統安全」,而非戰爭因素所造成的安全危機,就稱為「非傳統安全」。

如果要更加詳細的區分, 傳統安全威脅因素主要是指軍事、政治和外交衝突等對主權國家及人類整體生存與發展構成威脅的因素。而非傳統安全問題主要是包括:經濟安全、金融安全、生態環境安全、資訊安全、資源安全、恐怖主義、武器擴散、疾病蔓延、跨國犯罪、走私販毒與非法移民、海盜、洗錢等不一而足。

從這裡可以看出,在一個區域內同時要發生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威脅,在冷戰結束後,已經相當少見。因此2013年春天在東亞地區所同時發生的北韓戰爭威脅,以及H7N9禽流感疫情的安全威脅,這確實是少見的兩回事。

●民進黨在關心些什麼?

在東亞地區同時發生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威脅之時,民進黨重量級的人物卻不斷的出國訪問,彷彿就因為沒有執政,所以對這兩件大事有點事不關己的意味,這確實有點讓人想問民進黨重量級的人物,他們到底在關心些什麼,實在讓人摸不著頭緒。

我們就以出國的時間來看,2月份是蘇貞昌前往日本訪問,並提出台、日、韓、美應該建立「民主同盟」的機制;3月份則有蔡英文前往印尼訪問,並見到印尼重要的經貿官員;4月份則有黨主席蘇貞昌前往新加坡訪問,而謝長廷和呂秀蓮也分別前往美國訪問。

民進黨這些重量級的政治人物,在同一時間這麼頻繁的出國訪問,說好聽一點是為了找尋台灣生存的國際空間,不好聽的說,是在演出「出國比賽」,比一比誰在國際社會的人脈多。如果還要說得更好聽一點,則是希望能實現蔡英文競選總統前跟馬英九進行辯論時所提出的「從世界走向中國」,為這個理念奠下基礎。

只是,如果民進黨真的有心實現「從世界走向中國」的理念,那麼北韓挑起的「熱核戰」威脅,正是當前國際社會最為關切的傳統安全威脅。同樣的,中國大陸所發生的H7N9禽流感疫情,最起碼也是東亞地區最為關切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兩種不同屬性的安全威脅同時發生,這可是真真實實的「從世界走向中國」的威脅,民進黨並不應該抱持事不關己的態度,而紛紛到其他國家訪問。

●民進黨關心中國嗎?

如果我們縮小範圍來問,民進黨關心中國大陸所發生的問題嗎?這恐怕是許多民進黨成員無法回答的問題。

原先,蘇貞昌在就任黨主席之後,馬上恢復設置「中國事務部」,以及說要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讓人有一段時間相信民進黨是有意改善「民共關係」。但是在恢復設置「中國事務部」以後,蘇貞昌突然停止了步伐,沒有再繼續走下去,一直到謝長廷在2012年10月初到中國大陸訪問以後,蘇貞昌擔心民進黨的「中國政策」會讓謝長廷整碗捧去,於是才匆忙的在2012年11月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

只是頗讓人意外的是,蘇貞昌並沒有把「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大權交給謝長廷主導,反而以自己兼任召集人的身份,把民進黨中國政策的大權牢牢的攬在身上。蘇貞昌的這種作為,已經注定蘇、謝要在中國政策上分道揚鑣。

在蘇貞昌沒有繼續提出「中國政策」之下,謝長廷在「中國政策」上反而不斷的前進,他所提出的「憲法各表」,一直想把這個概念作為民共交流的踏腳石,為此,他甚至還在3月21、22日國台辦海研中心在福建平潭舉辦的兩岸關係研討會,特別派出謝敏捷等3位子弟兵,到會場繼續宣揚他的「憲法各表」理念。

而謝長廷更積極的利用各種機會宣傳他的「憲法各表」主張,在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於4月10日批評,「憲法各表」的主張是兩岸有兩部憲法,談的還是國與國,大陸不可能接受這種說法之後。對此謝長廷雖然在美國訪問,卻隨即透過幕僚反駁說,他主張兩岸兩憲,現實互不隸屬,依憲法有特殊關係。所以,兩岸兩部憲法,各自統治大陸和台灣,這是符合現實。

同時,謝長廷也於4月10日低調飛往美國華府,並在布魯金斯學會,與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前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洲部門資深主任李侃如會面,親自闡述他的「憲法各表」。一般認為,謝長廷是希望借助美國的力量,作為他未來推展民共交流的關鍵基礎。可以說,對於民共關係的建立,民進黨內以謝長廷最為積極,但是最積極的人,也常是民進黨內最容易被修理的對象。

畢竟,在民進黨內台獨的聲音還是最大,特別是在民進黨的外圍團體,只要一有機會聚會,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敢背離民進黨應該走向台獨的路線。就以3月份由綠營外圍團體連續舉辦3場有關中國的研討會,研討會的內容幾乎都沒有人敢於主張應該跟中國大陸交流。如果連綠營的學術研討會都對中國還這麼封閉,又如何期望民進黨中央黨部會有更開放的思維呢?

●誰掌握中國政策,誰是贏家

其實,也不是民進黨不願去關切兩岸政策,但是在台灣掌權者必須掌握兩岸政策,這幾乎已經成為不成文的規律。

就以馬英九總統來說,他擔任總統5年來,寧願把攸關兩岸發展的陸委會,前一任交給台聯黨出身的賴倖媛,也不願意把陸委會大權交給跟大陸已經有相當關係的連戰幕僚。而在賴倖媛卸任後,馬英九同樣要把陸委會交給連賈慶林的名字都說不出來的自己班底王郁琦,可見馬英九對國民黨的兩岸政策,還是不放手的要抓在自己的手裡。, 民進黨當然也不例外,掌權者必須能夠抓穩中國政策,才像是一個黨主席。但是謝長廷陣營也許不清楚這項規律,所以硬是要衝破這項鐵律,導致他雖然積極的提出攸關民共關係的理念,但卻是越衝,受到蘇貞昌的制約越緊。

從這裡可以想像得到,在蘇貞昌到新加坡訪問之時,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洪財隆卻不預期的放出紅綠智庫可以共同舉辦研討會之事,這項放話是在蘇貞昌出訪的時刻,以致於蘇貞昌在回到台灣時,一聽到記者問他這個問題,他卻毫不理會的掉頭就走。

但是洪財隆既然已經把紅綠智庫交流的議題拋出,民進黨中央必然還是要回應,所以過了一天,才由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出面緩頰說,為促進兩岸交流,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正積極規劃與大陸智庫合辦研討會,目前仍在評估對口單位,舉辦地可能在台灣或大陸,盼能與對岸展開全方位對話。

林俊憲這句話說得漂亮,但是他把合辦研討會的事,限定在最好由北京大學,或是北京的清華大學。這等於有說跟沒說一樣,如果沒有台研單位衝破民共對話的限制,北大、清大哪來的經費舉辦這麼重要的研討會呢?

從這裡可以知道,洪財隆把話說快了,儘管民進黨內部有討論過民共交流的辦法,但是他卻在黨主席蘇貞昌到新加坡訪問時,提出這項構想,以致於蘇貞昌只能把對中國政策的發言權限收回來,不再由中國事務部去說。

而4月12日蘇貞昌到立法院出席民進黨的黨團大會時,他也親自上場說,兩岸問題非常重要,一點都急不得,有很多努力會慢慢看到。這句話等於是在搧洪財隆的耳光,並順勢把中國政策的發言權收回到自己的手中。從這裡可見,洪財隆雖然被蘇貞昌聘任為中國事務部主任,但他畢竟是經濟學者出身,對於民進黨的「兩岸政治」也不見得那麼具有敏銳度,這可能是決定他能否在中國事務部主任位置繼續坐下去的關鍵因素。

●蘇可能派「密使」跟大陸接觸嗎?

當然,2013年的4月份,還發生一件尋常人都認為不可思議的事,也就是蘇貞昌派「密使」跟中國大陸溝通「民主同盟」的事。, 事情的源由是有台灣媒體報導,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曾派「密使」,就「民主同盟」的主張與大陸人士會面溝通。這項消息傳出後,民進黨知情人士就表示,綠營內部接觸兩岸事務的主要人士,早在半個月前都已掌握訊息;另一名前民進黨立委則透露,中國的總政治部相關人士,日前也已向他證實確有此事。

這則消息最讓人不可信的地方,主要是出在「中國的總政治部相關人士」向那位不願意具名的前立委「證實」了這件事。

這裡我們不用腦袋想,也知道不可能的事。「中國總政治部」這個單位如果是專管涉台事務,等於是一個「情治單位」,情治單位的人,怎麼可能會出現透露這麼敏感的事。這跟1996年曾經透露給台灣情報的一位解放軍將領說,大陸試射的飛彈是空砲彈,結果被李登輝拿到選舉上作宣傳,害死了那位做為台特的將領。

裡我們不去管事實為何?但是民進黨人士雖然沒有幾人敢明目張膽的到大陸訪問,但是他們卻以掌握民共關係的「秘密」為榮,每個人一面喊「反中」,一面卻是把跟大陸交流所獲得不算機密的消息,視為是他掌握到「大陸消息」的權威人士。

這種事情也曾經發生在呂秀蓮的身上,2009年呂秀蓮在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脫口說出願意訪問中國大陸。呂秀蓮在當時民進黨最「反中」的時期,勇於說出願意到大陸訪問的消息,當然是一條值得報導的新聞。但是新聞報導就算了,想從中安排呂秀蓮到大陸訪問的人,不下有一、二十人,讓呂秀蓮不知道到底誰是真的有辦法幫她安排到大陸訪問的牽線人,誰又不是,呂秀蓮就索性來個通通都不信,以致於她的大陸行終究沒有成行。

從這裡可以看出,許多人不必然真的有實力幫呂秀蓮牽線,他們只是想掌握呂秀蓮出訪的消息,作為對外宣傳的密碼,反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現在那位說出蘇貞昌派出「密使」跟大陸溝通的民進黨前立委,是不是也存在這種心態,否則他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從解放軍「總政人員」獲得蘇貞昌派出「密使」的傳說,還以此向媒體證實有這麼一回事,真的有的話,他雖然未具名,但不把那位「總政人員」害慘才怪。

由此可見,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中的「中國因素」,仍然是一個相當敏感的事務,即使謝長廷努力要抓取這條路線,除非明年他參選黨主席,並能當選,才能有實力去推動民共交流,如果謝長廷沒有實力爭取到黨主席的位置,那麼他提再多的構想與概念,終究還是只能被當成是烏鴉在啼,難聽得很。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往哪走?

由蘇貞昌和謝長廷不同調的中國政策,顯示民進黨要整合中國政策確實是很難的事。, 先來看看民進黨重量級人物對兩岸關係的主張。呂秀蓮在美國訪問時,曾經書寫並秀出她長期主張的「遠親近鄰」說法,而且還說1999年民進黨所制訂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最符合台灣的現狀。

而蔡英文幕僚也是新北市黨部主委羅致政說,他從不認為兩岸政策是民進黨的弱項,民進黨很多主張,例如堅持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台灣未來由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等,都獲得多數台灣民眾支持,已成為主流民意,民進黨要對自己有信心。也就是說,蔡英文這一派系也認同「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內涵。

另外,謝長廷從「一國兩市」的主張,到「憲法各表」的提出,這之間雖然經歷了10幾年,但可見謝長廷「親中」的意志並沒有改變。

而在牢獄中的陳水扁,去年曾經檢討民進黨總統大選敗選的因素,主要是蔡英文不敢說出「一邊一國」,也不敢秀出民進黨黨旗的緣故。

至於現任的黨主席蘇貞昌除了曾經提出「台灣共識」之外,這個「台灣共識」雖然被蔡英文拿去當成競選的口號,但他自提出「台灣共識」以後,也沒再繼續提出新的構想。事實上,蘇貞昌曾經要求中國事務部人員,應該在「台灣前途決議文」、 「正常國家決議文」 和「族群融合決議文」這三項決議文中去找尋一個公約數,但是要在這三項決議文中去找到最大公約數,實在很難,以致於蘇貞昌遲遲無法提出新的構想,導致他新的中國政策一直無法出爐的主因。

從以上幾個人的中國政策來看,除了謝長廷走自己路之外,大部分還是沒有脫離「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範疇,這也可以說,民進黨在經歷「革命世代」以後,新的世代還沒有充分的思考去找到民進黨有關中國政策的最大公約數,這也難怪民進黨中生代一直無法接班,還要讓這些「後美麗島世代」繼續掌權,這也算是民進黨的悲哀啊!

●兩岸的春光關不住

過去我曾經寫過,台灣的抗日文學家楊逵,因為他所寫的抗日文學遭到國民黨誤解是在諷刺國民黨,而遭受10年的文字獄。但他的文章最後還是被台灣的國中國文課列入教材中,並把他被列入的文章「春光關不住」改名為「壓不扁的玫瑰花」。

現在我也想用「春光關不住」來形容兩岸關係的發展。這裡不用再談經貿交流,也不用說陸生來台就讀,甚至談兩岸應該進入「深水區」進行政治談判。我只要談「湖南衛視」所播出的「我是歌手」競賽,在第一季總決賽時,也引起台灣民眾的關注,台灣的有線電視台為了拉高收視率,竟然有中天和東森新聞台,寧願放棄新聞的播報,而直接轉播這場總決賽。

對台灣來說,「湖南衛視」已經是相當偏遠的地區,但就因最後決賽的7位歌手中,有4位是台灣歌手,讓這場總決賽也瘋到台灣。

這種情形如果用「天涯若比鄰」來形容,顯然是有點俗氣。但是「湖南衛視」的歌手比賽節目會瘋到台灣,這可是在陳水扁執政以前的時代所難以想像的情況,所以只要不談政治,兩岸變成是一家親,這是可以從「我是歌手」的歌唱比賽中看得到的事實。

所以民進黨的中國政策是否還要停留在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那個時代,還是走到「我是歌手」的時代,這也是值得民進黨最該思考的問題。畢竟,兩岸關係從2008年展開大規模的交往之後,已經像「春光關不住」一樣的情景,誰都難以讓它時光倒流。

因此,民進黨如果還是堅持要對大陸抓取主權、人權與安全的沈重負擔,恐怕跟「我是歌手」的兩岸情無法接軌。所以民進黨如何順著兩岸一家親的思維,去制訂一些可以讓台灣人民更加輕鬆的中國政策,也許下次選舉才會選得更輕鬆一點也說不定。

(本文刊登在香港中國評論月刊,3013年5月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127582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