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解嚴前高中美術教育札記(三)主標:青春是首不老的歌
2018/11/25 03:10:23瀏覽254|回應0|推薦0

來到知天命之年,察覺到生活的態度是回溯過往經驗的重複。

三十到四十歲時,婚姻裡的男女性除了夫妻的角色外,多了養育的責任。

養育孩子的過程是再一次重返童年的自己,並由父母的角色看待當時的自己。

這時生命的重心也轉到職涯以外,個人創作與社會連結之上。

社會學家紀登斯在《現代性與自我認同》一書中揭示他勤學之故

如果你才智平庸,像我一樣,只要你比別人多花一些時間在你的工作之上,

而且鍥而不捨,你就能表現出色。」(頁5)

這論點與我的家庭教育給的觀念不謀而合。母親說背書背不來就比別人多背幾次。

成長環境影響人很大。

進入公立楊梅高中美術班有兩點不同的特色。一是部份同學來自北桃園及台北市居多,他們

帶來了不同族群的說話語言,讓我對於台北城有著無限的嚮往。同時也顯出我濃厚的當地人味

道。改不掉的客語口音上在職場上曾被主播辨識出來。還有搭火車經驗是生疏的。每日火車載來

滿滿的學生,他們如猴子般掛在吊圈上,甚至於車廂之間表演肢體,讓我甚為驚愕他們排遣搭車

時光之道。

另一是學校已將所有副科的課挪給美術班練習畫畫,累積技巧的時間量仍是不足的。

於是我們幾乎集中在中壢與桃園學畫,各有門派。形成相互欣賞的交流。

戴武光老師會使用毛筆畫水彩畫,讓線條與筆觸更為靈動。

我們都學他善於運用透明度高的銘黃色與鈷藍色。在畫面形成不可忽視的亮度,疊累的肌理。

此外戴武光老師剛進入80年代開畫廊數目的狂飆時代,成為整棟都是畫廊的阿波羅大廈簽約代理畫

家之一。他告訴我們「代理」制度下的權利與義務如緊箍咒一樣束縛著創作的靈魂,

簽約一個月他便選擇解除之。同時他叮囑我們要讀的書是大學生才讀得懂的。

也指著畫室牆上馬白水等畫家名作說明其重要性。

戴武光老師,影響青年的我們很深遠。言教、身教也在內。

一次上美術課老師看到操場邊榕樹下麻雀吱吱成群,他當場手繪草稿。

下週便看見全開之大作。那種熱愛繪畫的熱度會感染我們。

我被歸為中壢畫室派,於是同儕有來自中壢高中等地。增加了我們彼此觀摩的機會。

覺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幾乎每周有四個晚上與假日都泡在畫室裡,

如果繳交最高額學費便可以自由前往,不以學習次數計算之。

我記得父親主秘的月薪四萬多。我該學期(四個月)畫室便是這價格。

除此之外,我還有國畫學費及素描學費。

昂貴的學費,無形中激化我晚上沒畫好便不回家的決心。因為低潮會影響到隔天。

也讓我面對升學的壓力非常患得患失。

這是重新翻閱高中日記所看見的自己。

很多的成長養份及打開視野的機會都在一次次對外比賽中獲得。

我記得下周我們要在石門水庫繪畫比賽。這周我們會成群結隊去水庫旁畫畫。

有機會代表桃園區晉級到全國比賽時,才知天外有天的境界。

我們是公立學校末段排名的學生,質樸而不受約束。很自然與中規中矩的教官成對立面。

解嚴前髮禁規定是耳下約一公分的長度。自覺脖子沒有很長再加上青春期愛美的心態。

曾經為頭髮的長度硬是跑教官室四次複檢,直到他同意我「確實」有剪髮。

此外.要夾住髮不能有瀏海。這種種限制的條件下,我們討論過很沒有人權/必定醜的結論。

於是在我們等校車的冗長人龍中,(男生與女生分兩邊排隊)

女教官一一檢視我們,以「坐莫動膝.立莫搖裙.喜莫大笑.怒莫高聲」來要求我們

這群年青女生。教官先以一定有匪諜之心來抓匪諜。被抓到了往往記警告,

警告單張貼於校園公告欄中廊之上。

於是練就出檢查髮長時會主動伸長脖子,在瀏海上面掛一隻不起眼的髮夾。

這種夾縫生存的空間,我們如魚得水。

戴武光老師身為我們的導師曾經兩次生氣,後來與學長姐交談才知老師不輕易動怒。

一次是我忘了帶畫稿,請國中上課的母親送到學校畫室給我。

畫室內的戴老看見此景說我不懂事。那次我哭了。

另一次是美術班的明日之星紛紛談戀愛,被教官撞見。那年代「談戀愛」意味著會影響到

考大學;已是末段邁向大學之路雪上加霜。

這事影響學生學習心情甚巨。約談、盤問與對質等等。最後以大過二次處理。

戴老師動怒了。因為美術班嫡皇子淪陷了,前途堪慮。我們算是冷宮區的愛徒。

乏人聞問。

將軍出面為其子說項,懇請以「違規闖越平交道」之由記過。教官向將軍行禮同意了。

數學老師剛自師範大學畢業,一進我們教室直說學校太過份了。

闖平交道就記大過太離譜。

我們都哄笑老師的單純。也因如此他常與我們交心。一次我在他的數學課念英文。

他突然點名我上去講台解題。我上去了拿著粉筆只是發愣。

他適時看見我桌上的英文課本。揮手叫我回座位,沒有一句苛責。只是理解。

日後我們的化學老師也是輔導老師告訴被記大過的同學們:「你們的愛情本身沒有錯,

只是校規不允許,老師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參加你們的婚禮終成眷屬。」

這所學校的師資們讓我們看見同一件事不同角度的思考與答案。

很活的答案。

很尊重我們是大人的態度。

這點很難忘。後來的他們統統各自嫁娶。當校長的.當台商開公司的.

當富二代的...。不後悔年少時的輕狂,笑看當年的校規。(待續)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riangle409&aid=120437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