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5)(下篇:代際盲點與鬥爭哲學)
2021/11/19 06:45:37瀏覽371|回應0|推薦1

2019年元月6日,定稿於清華無齋

由此三大盲點,在下述四方面,刻下政制及其代際群體犯了「太過低估」的認知錯誤。

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時當晚清,有朝廷而無國家,有中國而無世界,萬民匍匐。對日抗戰伊始,依舊舉國一盤散沙,拼死肉搏的結果是中國進入了世界。逮至「五七一」,再度經久鎖國,遂致「人民愚昧無知」,而予取予奪矣。晚近四十年,四海濤湧,八面來風,民智大開,上至廳堂峨冠博帶,下到江湖販夫走卒,眼巴巴眺望文明國家境界,期期於左手拿鈔票,右手捏選票,一展矯健。封鎖與謊言,曾經為極權政制用如利刃,而今早已失效,卻還依然信誓旦旦,正在於低估民智,罔忽民情,看層層編刪的簡報揣度國情,在小圈子圍擁中管窺世界,拿草根毛左當作人民的樣本,則舉止應對,奚能不牛頭不對馬嘴矣!

二是低估了億萬國民對於既有政制的強烈厭惡與維新求變心切。風雨蒼黃七十年,屍骨累累,其正當性早已不再。「第三波改革開放」讓利於民,容忍市民私性消費囂嚷,多少鬆綁社會與頭腦,這才暫且換得了政制合法性,乃有盆滿缽滿。但壟斷權力與財富,孜孜於專政之萬世一系,頑抗普世價值,不肯還政於民,知行悖逆,早令大家厭煩,而萬眾思變矣。當此之際,看他起高樓,看他宴賓客,豈止審美疲勞,直令政治作嘔,而禍莫大焉。由此,現代中國歷史進程的當下主題不是別的,就是從「讓利於民」進至「還政於民」,而於建設華夏邦國優良政體的努力中,阻止這個超大規模極權國家演變為紅色帝國。

三是低估了國際社會對於紅色帝國的提防程度,以及世界體系的緊密互動之於內政的強烈影響。如同筆者前文所論,「二戰」養癰遺患,教訓深重。「冷戰」終究以自由政體獲勝告終,但代價巨大,及至解體之際,反人類蘇俄式暴政已然蹂躪半個地球。凡此早已告誡世界,絕不容再有此種帝國崛起。華夏文明復興,自有正當性,不容置喙,但國家建構絕非導入紅色帝國一途,同樣了無異議。與此同時,中國既為大國,早已深嵌於這個世界體系,因而便有一個四鄰八鄉跟不跟你玩的問題。若無價值分享與基於政體認同的安全預期,縱有商貿粘連,亦且脆弱不堪。所謂「經熱政冷」,抑或「經冷政熱」,道盡其乖張。幾年來東懟西懟,最後導致印太戰略出場,海峽兩岸三地離心離德,這才出現了本文開頭所說的國運下坡之憂懼。此不惟中國體量巨大,卧榻之側難免驚心,更在於不期然間造成的「紅色帝國」跡象令人生懼,方才有以然哉。

四是低估了歷史進程之浩浩蕩蕩,勢不可擋。歷史決定論式的鐵律,並不可靠,不過「人為的辯證法」。但歷史進程不待人謀,昭示着生存論意義上的生活方式的可欲性,從而具有可模仿性,卻皓然於世。進而,其不惟轉化為擇善而從的文明論,更且秉具道義立場,蔚為德性的優美。在實踐理性和判斷力的意義上,其所要求並展現的便是一個文明國族的政治成熟及其決斷意志。正是在此,當下朝野上下對於立憲民主政治的呼求,對於引向紅色帝國歧途的拒斥,道出的是吾族吾民的生存意願,也就是一種德性的自我修為與心智之不可羞辱,早已暗流洶湧,只待澎湃前行,恰為歷史進程之浩浩蕩蕩也。對此了無意識,輒以「煽顛」對待,將文野之戰扭曲為權勢之爭,抑或官場肉搏,正為這撥人等既缺歷史意識,復無德性修為的政制惡果。

四、「鬥」字訣要不得

走筆至此,必須要說的是,關鍵時分,層峰以一連串「鬥爭」,再度釋放不詳信息。新年伊始,首席官媒亦且「鬥爭」標題迭出,「軍事鬥爭」字樣赫然,令國人膽戰心驚。其實,「十九大」之後,「偉大斗爭」修辭即已進入官方話語,只不過不如此番之大言儻論、連篇累牘也。茲事體大,首先關聯內政,同時及於國家間互動和全球政治,亟需慎思明辨。須知,長達三十多年裏,國朝奉行殘酷鬥爭哲學,曾經連年「運動」,不僅劊子手們自己也先後走上祭壇,哀復後哀,而且,更要命的是使億萬國民輾轉溝壑。血雨腥風不過就是昨日的事,好不容易熬過這一劫,又聽鼙鼓,你想天下蒼生心裏該是何種滋味。故而,此刻再以排比句式連提「鬥爭」,予人浮想聯翩之際,等於宣告邦國和平不再,毋寧,重啟內戰。而這恰是紅色帝國每遇危機之際的拿手好戲,也是支應對手的殺手鐗也。「解放台灣」或者「解決台灣問題」如利劍懸頂,就在於一旦內政吃緊,大國關係緊繃,則隨時出鞘,便源此「鬥爭哲學」也。

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已如前述,則斷斷不可滑入此途,重蹈覆轍。 本來,無論市民生活還是政治場域,矛盾與衝突,吵吵復嚷嚷,蔚為常態,堪稱家常。而政治就在於迎應它們,適為合眾群居的和平哲學。衝突圍繞着統治展開,最為劇烈,每致血流成河,惟立憲民主政治破天荒啟動了和平解決的穩定正當程序。從「民權元年」開啟的黨內「禪讓制」,若果踐行幾輪,修葺完善,而轉至「主權在民,授受以公」的立憲民主競爭機制,可謂中國式轉型正義,也算是一種穩妥過渡,大家想必理解,可以等。可惜,恰恰在此,十年「和諧」,以「拖」字訣應對舉國變革要求,玩「擊鼓傳花」把戲,於「温吞」中一再錯失推動政治升級和歷史邁步的時間窗口。其之已然開始後撤,實際開啟了晚近五年大規模後撤之先導趨勢也。而矛盾並沒隨着時間流逝而消失,遂層層積累,以至於斯。但好在明白,再怎麼着,也不能重啟全民內戰,「不折騰」。故爾,雖無政治決斷之剛健,卻也不敢太過瞎胡來。這邊廂容忍權貴分贓以坐實九人寡頭體制,那邊廂讓小民沉湎於市民生活而實腹弱智。兩邊同床異夢地合謀,全民腐敗的熙攘中,居然架漏牽補,甚至於蒸蒸日上,造成了一個「不見精神,但有繁華」的小康之局。 轉眼前五年過去,以「反腐」為旗幟的吏治整頓,迎應的是前期沉痾,雷厲風行,頗見成效,卻因未能真正啟動民主法治登場機制,一再拒絕用選票兑現人民主權位格的時代訴求,而且更加排斥多元議論,不意間竟因勢禁形隔,甚至連「禪讓」亦且不再,滑到如今的「鬥」字訣,豈惟更且不堪。如此不僅還將錯失依舊存在、但已岌岌可危、可能稍縱即逝的時間窗口,而且將可能導致情勢急轉直下,重回鬥爭哲學那個恐怖機制,再度轟隆啟動絞肉機也。若果真的如此,「七鬥八斗」,億萬國民既是看客,也是人質,其必與其苦心經營的和平家園,最終一同淪為殉葬品,何所來哉!?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70533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