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土耳其初體驗 Part 3 偉大的阿塔圖克
2007/09/10 21:38:44瀏覽1700|回應0|推薦3

國父的遠見

當車子要駛進安卡拉市區時,道路兩旁有許多軍事基地。我問了導遊Aidyn得知這些都是陸軍的軍事基地,其中也包括了土耳其的陸軍總部在內。國父凱末爾阿塔圖克是軍人出身的,也是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打了唯一的一場勝仗的指揮官;之後領導獨立軍拿回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被歐洲各戰勝國瓜分的土耳其土地。推敲阿塔圖克的想法,會建都在安卡拉應該是以軍事角度考慮國家的安全和安定的結果。在第一次大戰之後,巴爾幹半島的國家陸續脫離土耳其獨立,而且這些國家的種族並非土耳其的突厥族,信仰天主教的人口也超過回教人口。因此在土耳其獨立戰爭之後,這些地區並沒有成為新的土耳其共和國的一部分。中東和北非則也在第一次大戰之後和土耳其本土一樣被瓜分為列強的勢力範圍,但是因為北非是阿拉伯人,所以獨立戰爭並沒有擴及中東和北非。

回歸到以土耳其共和國所涵蓋的地方來考慮,過去鄂圖曼帝國雖然盛極一時,但是鄂圖曼帝國的影響力逐漸衰微時最嚴重的是東邊的疆域和影響範圍的退縮,當巴爾幹半島和北非還在帝國勢力範圍內時,土耳其東部卻早已鞭長莫及被俄國和阿拉伯勢力所影響。因此,要能夠確保土耳其的穩定,在受到來自各方武力威脅時能夠快速反制,就只有將龐大的陸軍放在安卡拉。安卡拉是安納托利亞高原的中心,古時往來的絲路通過這裡,代表了此地為交通的要道,從這裡往北到黑海和往南到地中海距離相當,約三、四百公里,往西至愛琴海海岸往東到邊界均約七、八百公里。因此,除了重兵屯駐於安卡拉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安卡拉對外的公路網,讓這些軍隊在必要時能快速馳援到土耳其境內的每個地方。這從土耳其境內四通八達的公路網和隨處可見的新建和拓寬工程就可以知道,七八十年來公路網的建設從未間斷過。即是現代化的高速公路並沒有那麼多,但是即便是看來普通的兩線道(類似台灣的省道、線道),公路品質優良,雖然隨地形起伏變化頗大,但是道路絕對沒有坑坑洞洞或不平整的狀況,我們的遊覽車在這樣的道路上竟然是以時速八九十公里快速平穩地行駛著!

新朋友凱末爾阿塔圖克和依諾努

在安卡拉第一個參觀的地方就是國父紀念館,位於一個小山丘上,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安卡拉。這裡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陵寢和紀念文物館(http://twinning.vet.gov.tr/history/anitkabir/default.htm)。凱末爾的名字是Mustafa,過去土耳其是沒有「姓氏」只有名字的。(土耳其的姓名法是阿塔圖克頒佈的)因為他在學時很聰明,所以大家都叫他凱末爾;之後因為土耳其國民為了頌揚他建國的功績幫他取了名字叫阿塔圖克,就是土耳其之父,阿塔圖克就成了凱末爾的姓了。阿塔圖克的生平與更詳細的評論,等我把買的兩本阿塔圖克傳記看完了之後,再做整理報告。總之,阿塔圖克年輕時是鄂圖曼軍校生,畢業後加入鄂圖曼帝國陸軍。在第一次大戰之中在Gallipoli打了大戰中土耳其唯一一場勝仗,有了全國知名度。大戰之後加入改革勢力,在獨立戰爭中領軍南征北討,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他有以下幾個最重要的措施:首先是政教分離和回教鬆綁,他制憲確立政教分立原則,並且明訂土耳其人民可以自由選擇遵守回教戒律的程度,因此土耳其是回教國家中最自由化的,信徒可以不需要天天禱告,女信徒不必一定要穿著團統服飾等等。其次,他建立了土耳其的國民教育體制,提高國民的知識水準,他當時還邀請了杜威來當他的顧問。再者為全面西化,不僅只是在經濟方面如此,他更落實在文字改革上,在他的領導下土耳其進行文字改革,從土國境內各種語言混雜,到以土耳其文取代阿拉伯文為官方語言,並替土耳其文創立了英文字母系統的土耳其文字,一共29個字母。阿塔圖克紀念館的大廳是他的石棺,但他的遺體經過火化之後被放在十九個骨灰罐中排成一個圓圈放在本紀念館的地下室裡面,館方提供了即時影像讓大家看。紀念館中最重要的就是阿塔圖克的生平介紹和文物典藏。從他的照片來看真的長得很像孫文,但或許因為他是軍人出身,因此多了許多霸氣。阿塔圖克的事蹟可以參考維基百科,維基百科的阿塔圖克網址為:http://en.wikipedia.org/wiki/Mustafa_Kemal_Atat%C3%BCrk。阿塔圖克最令我佩服的地方,除了他不只會打仗而且替土耳其奠定了國防、經濟、社會、文化、教育的基礎之外,是他的無私和友情。十九世紀末一直到二十世紀初,這麼多新興民族國家的建立出了一缸子像是孫文、蔣介石、阿塔圖克這類的人,但是放眼現在的世界,有幾個新興民族國家能像今日的土耳其一樣繼續在穩定中發展?當時巴爾幹半島和東歐的國家,歷經二次大戰和美蘇冷戰,一直要到二十世紀末才真的開始要走出自己的路。中國的孫文空有理想卻和軍閥蔣介石結盟,蔣介石只是一介野心十足的獨夫,他們手底下的中華民國只不過是歷史上的小泡沫。阿塔圖克與他們的不同,在於他沒有私心,在於他和一群英明的有志之士打天下之後,能和他們一起治天下,並且沒有便成「家天下」。雖然阿塔圖克領導獨立戰爭和建國功勞最大因而被尊為國父,但是帶領土耳其走過風雨飄搖的建國初期和風雨狂飆的二次大戰卻是第二任總統也就是阿塔圖克的摯友依諾努。維基百科的依諾努網址為:http://en.wikipedia.org/wiki/%C4%B0smet_%C4%B0n%C3%B6n%C3%BC。依諾努看起來比阿塔圖克斯文,他思慮縝密善於折衝協調,讓土耳其這個剛建立的國家家在歐亞兩大洲之間,在二次大戰期間保持中立沒有受到戰火的摧殘。對於一個在地理戰略位置上屬於兵家必爭之地或軍事運輸動脈的土耳其來說,真的不是普通人能辦得到的。要不是阿塔圖克和依諾努兩個人以及當時所有的建國伙伴,今日的土耳其肯定比巴爾幹半島上飽受內外戰火摧殘的國家以及至今仍被歐美勢力箝制的北非國家如埃及、利比亞、阿爾及利亞與中東的黎巴嫩和約旦等還要糟糕。這些歷史,待我慢慢研究吧!

阿塔圖克晚年的領導受到頗多的批評,這我還要進一步研究。但至少政權是轉移到了依諾努手上。阿塔圖克的婚姻也頗為特殊。他結過兩次婚,他和第二任妻子的離婚是較為人知的。據說,他因為忙於國政,冷落了妻子,他妻子跟他攤牌,問他是要挽救婚姻還是繼續我行我素。阿塔圖克毅然選擇離婚,還是專注於國家大事!對於新好男人來說,這並不算可取喔!

雖然土耳其國內各城市的大廣場都會有阿塔圖克的雕像,數量絕對不會比蔣中正的銅像少,但是在國父紀念館外卻沒有。在從正門進入的大道兩旁的雕像,一邊是三個土耳其婦女的大型石像,另一邊是三個土耳其男性的大型石像。三個身著傳統服飾手持麥穗的女性雕像表達了對於土耳其失去了阿塔圖克的哀傷,並祈求上帝憐憫阿塔圖克。三個男性石像分別是:農夫、知識青年、軍人,代表土耳其的力量。

阿塔圖克給土耳其陸軍的遺言

阿塔圖克陵寢大廳入口處,有一塊刻著阿塔圖克給土耳其陸軍遺言的金屬牌。這段話是在1938.10.29說的。

INSCRIPTION OF THE ATATÜRK'S LAST MESSAGE TO THE TURKISH ARMIES

I address the Turkish Army whose record of victory started at the down of the history of mankind and which has carried the light of civilization in its victorious progress.

I have no doubt that just as in the most critical and difficult times you saved the country from oppression, tragedy and enemy invasion, so today, in the fruitful era of the Republic equipped with all the modern weapons and means of military science you will do your duty with the same faith.

I and our great nation know that you are always prepared to carry out your duty defending the honour of our country and our civilisation against danger, from inside our out.

29 Ekim 1938
President
Mustafa Kemal ATATÜRK

包括我們導遊Aidyn在內的土耳其人至今仍然極為尊敬和懷念阿塔圖克,不僅僅是因為他建立了共和國,也不僅僅是他改革了教育和社會制度,更不會是因為他建立了強大的陸軍。這種感念的根源不只是事功,而是人格典範。阿塔圖克的這一段話,讀了可略知一二。一個國家是否可以在建國者的庇蔭下成長,端看建國者的無私。不是智慧、不是勇敢、不是英明,是無私。看看美國開國的功勳,從華盛頓、傑佛遜等人的無私,看阿塔圖克、依諾努的無私,我們大概可以知道為何「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擁有值得驕傲的人民,也沒有值得人們驕傲的開國領袖。

安卡拉堡裡的金光黨

我們在安卡拉吃午餐的這地方叫做安卡拉堡(the Castle of Ankara)又稱Akkale。這是羅馬時期的古城,城牆本身經過修整過,古意喪失了些,不像我們在巴塞隆納看到的羅馬古城那麼地真實。這個古城內還保存著鄂圖曼時期的房屋,但是大部分的保存狀況不如番紅花城的良好。幾乎所有的屋子都做為商店、餐廳、旅館使用,但外觀相當殘破。古城內道路狹窄,遊客不多,商店販賣的紀念品品質參差不齊。我們中午在這裡的一家餐廳用餐,第一次喝到了濃濃的豆子湯,味道還真不錯,Kay連喝了很多碗。吃完飯後有很短的時間在古城中活動,我和Kay就在此遇到了金光黨。這是一對男女,兩人打扮得光鮮亮麗,尤其是男的年約三十歲,身高一八零,油頭粉面,很像是拉丁系男模般帥氣。這個男的主動和我們打招呼,問我們城內的Tourism office在哪兒,我們當然不知道囉!可疑的是,他們明明一看就知道我們是觀光客,怎麼會問我們而不問當地人呢?當我們回答不知道之後,他還繼續搭訕,問我們打哪兒來,我們就虛應故事一番。當我們又晃了一陣子之後,再次與他們相遇,他這次說他們打算要去大陸旅遊想換人民幣,問我們台灣的貨幣是不是人民幣?我們說不是。他說他想換人民幣,但假如我們沒有人民幣,他們也願意換台灣錢,一邊說一邊打開錢包,露出一疊約一公分後的百元美鈔。我們說,我們身上也沒帶台幣,非常遺憾!那個女的看起來也像是個拉丁裔美女,但一句話也沒開口說,看起來相當緊張。我們判斷這個男的應該有過些經驗,但是這個女的應該是生手。很不幸,因為台灣詐騙集團太厲害了,他們這種街頭金光黨實在是唬不了我們。

安納托利亞文明博物館

出了古城,約兩分鐘的車程(沒錯,就是兩分鐘),我們來到了著名的安納托利亞文明博物館(Museum of Anatolian Civilizations),土耳其名為Anadolu Medeniyetleri Müzesi維基百科有此博物館的介紹http://en.wikipedia.org/wiki/Museum_of_Anatolian_Civilizations。這個博物館是由兩座老建築改建而成的,一座是商城(bedesteni),一座是驛站(caravanserai),因為安卡拉位於土耳其境內兩條絲路的南邊這一路上。這座博物館是阿塔圖克指示文化部長建立的。這個博物館的設計與眾不同,是開放式的,非常具有親和力。展覽品從舊石器時代一直到羅馬帝國時期,展覽品的件數不算很多,但是樣樣都是精品。從舊時器文明時代來說,光是那幾百件石刀、箭鏃就絕無僅有了,而幾尊大地之母的雕像和泥偶就更不得了是鎮館之寶。館藏裡面最重要的就是西台文明Hittite Period (B.C. 1750-1200)的古物,西台人留下來的文物非常特殊,不管是日常用品、飾品、玩偶,其造型都非常的「後現代」,簡約的線條趣味十足。Phrygian時期Phrygian Period (B.C. 1200-700)Gordion地區挖掘出來的物品也非常特殊,連杯盤等器皿的造型都十分霸氣,以很簡單的比喻來說就像是Cartier的首飾裡面的老虎、豹那樣的感覺。博物館中也展示了泥塊上楔形文字的文件,說真的不知道考古學者們是怎麼解讀這些文件的,不過這些文件包括了:借據、房地契、法院判決書、結婚證書、甚至於還有離婚證書。博物館中最有趣的是雕塑和玩偶,這兩類物品可區分為一種是動物造型的,大多數是鹿,每一隻都非常可愛生動活潑;另一種則是以人為造型的,但是不論是小人偶或是首飾項鍊上的小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地球人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照片,評斷一下是否是我的想像力過於豐富以至於下了錯誤的判斷(http://album.blog.yam.com/superbird&folder=3245043&page=2&limit=20)。這些外星人的造型真的一個比一個可愛,從沒有看到一個是面露兇相的。我和Kay非常喜歡這個博物館,而這個博物館也曾在全歐洲第一次的歐洲年度博物館選拔中得到第一名(the first "European Museum of the Year" in Switzerland on April 19, 1997)

巨大的鹹水湖(Tuz Golu)

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是卡帕多奇亞。途中經過土耳其的一個巨大的內陸湖Tuz Golu,也就是鹽湖。一大片平坦的湖底,就都是鹽巴啦!這一路上景色單調,一直到靠近Cappadocia才開始有些變化。看到較多的農地、草地和羊、牧羊人、牧羊犬。Cappadocia的地形起伏較大,我們接近時已經快要黃昏了,土耳其的大地因為種植了不同的作物同時裸露的地表也因為土壤質地的不同,在金色的夕陽下呈現拼貼色塊,這是我來到土耳其之後,第一次感覺到土耳其土地之美。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perbird&aid=1223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