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黑電影】窒愛診療室。
2020/10/17 17:30:30瀏覽722|回應0|推薦7

  壞狗狗只能趴下!


  尤赫沒瘋,甚至,他沒有什麼不正常,他所沉溺的不過是為了找尋現實不可能再現的迷夢,在他內心深處有多渴望自己能挽回當時的遺憾,如果他早一點發現、要是他再多吸幾口氣,妻子也不會天人永隔,他明白那是不可逆的過去,卻意外的,在誤闖的密室裡實現了幻境。

  實在沒想到,原來接近窒息就能看見已經離去的她,尤赫開始為此著迷、沉迷、痴迷,他只想重溫舊夢吧,如果那真的都只是夢。


  莫娜只覺得尤赫根本就是跟蹤狂,一個不小心就陷入禁忌感官的瘋子,通常現實生活壓力愈大的人,就愈無法從中拔出,尤赫就是這樣的例子。

  實在沒想到,各式各樣的性癖看得多了,莫娜還是第一次遇見只想掐住呼吸的客人,她明白每個來到密室的人都有日常生活無法言喻的癖好及困擾,有的喜歡抽鞭子、有的喜歡滴蠟燭、有的喜歡密閉恐懼、有的只想被當成狗,她所建立的這個地下王國每天限定開放,走預約制,她也小心不讓這份兼差影響正常工作,白天與黑夜,莫娜分得清楚。


  反正,來到密室的男人也只知道她叫莫娜,這樣就夠了,他們趴在地上搖尾乞憐的時候,只需要知道主人是莫娜,只要乖乖聽話,就有期盼已久的甜頭可吃。

  或許在一般人眼裡,那是苦頭。又如何呢?


  性慾和性癖本來就很難拆離,每個人都有滿足自己癖好的方式,在正經的社會規範底下,那些癖好都被視為變態,可誰內心沒有狂想與綺想?如果有個地方能滿足心中所好、又不影響正常生活,其實是一種解脫,甚至我這麼認為,擁有那般的空間與對象的人,在變態的領域裡是幸福的。

  尤赫不經意地找到了足以釋放自己的空間,隨著一次次的需要,他覺得自己正一步步走向妻子,莫娜察覺了尤赫的念頭,決定終止眼下的嘗試,尤赫這才發覺原來他所期望的終點,莫娜或許無法幫他實現。

  就算莫娜最後真的無法幫忙實現,尤赫不願放手的原因很簡單,只因這個叫做莫娜的女人可能是周遭唯一能帶領他走向彼岸的人,他害怕失去了莫娜的協助,他會永遠到不了那池冰冷的水底,他更害怕的是,或許會因此失去與妻子的聯繫。

  如果唯有窒息才能看見思念的往者,哪有什麼好猶豫?


  只是,尤赫也清楚,他還有身為父親的責任未了。

  艾莉也發現爸爸最近有點奇怪,在爸爸同意下穿了舌環,她以為那是青春的印記,不料隨後爸爸一連串的反應都讓她疑惑到底誰才在青春期?她曉得爸爸內心有些傷痛,卻不了解到底有多深沉,她的生活每天都有重要的事情發生,爸爸的反常令她開心不起來,甚至,她覺得自己應該脫離這個冷清的家了。


  青少年以什麼心態來看待家庭變故,取決於家長的態度,尤赫當然曉得他不能自私地滿足所想就好,可是莫娜提供的心理滿足遠遠大過現實生活所能給予,從未接觸過那個混亂不堪的領域,這才讓尤赫發現哪兒能夠做自己,醫生站在手術台前的壓力大到外人難以想像,他是該給自己一點喘息的空間,只是,偶爾也會因為想要窒息而不小心多喘了口氣。


  莫娜不想跟客人發生收錢辦事以外的情緒,尤赫的騷擾竟讓她看見自己始終忽略的心理層面,在「窒愛診療室」(Koirat eivät käytä housuja)裡,她或許是至高無上的女王,離開密室以後,她仍是日復一日面對漫長痛苦的復健師,看盡病人所受的折磨卻不能多做點什麼,密室裡的身分才讓她稍稍得到解放。


  這部電影呈現的不只每個人面對性慾或更私密的內心慾望所解決方式,更深層的,是我們都生活在一個無法釋放自己的社會環境裡,人始終做不了自己,才會在不可告人的地下有一座密室、才會在深夜隱晦的空間有個另類俱樂部,面對自己才能獲得安穩,歐美早就習慣每個人都有不同面向,放在東方來看這部電影,可能有點驚世駭俗,在我看來卻是難得的視覺享受和心覺撫慰。

  壞狗狗除了跪下,還可以任性自然地當個變態嘛。



  -2020桃園電影節-
  電影名稱:窒愛診療室(Dogs Dont Wear Pants/Koirat eivät käytä housuja)
  影展官網:http://tyff.taoyuancf.org.tw/


  影展日期:2020.10.09-10.23
  上映場次:2020.10.10/19:30/桃園新光影城12廳
       2020.10.16/11:00/桃園光影文化館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151689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