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挪‧移(上)
2009/08/06 08:43:39瀏覽142|回應0|推薦7

那一天,主任將我跟一位老師傅,喚到一個中間的樓層,開門後見到的對比景象,很是突兀的。

開始交屋一個半月了,雖然看了一年多的水泥灰色及建材雜亙,但經過整理出的色彩,及秩序美感,那裡暗沉,及一些隔間預留配管交亙,跟經過的地方的對比感覺上,不是一個錯亂可以形容。

「圖在這裡!」主任先開了口「本來不想接的,價錢也一直談不攏,早上是公司打電話來要我接下,說價格再慢慢談。你們看看!」

那是個購下兩戶三房、一戶兩房打通加以規劃,後來卻又退了訂的住戶,整個空間都做過挪移,要恢復原狀,那不只是工程而已,還是種討人厭的工程。

「差不多重配囉!現在才要動,不讓人罵死?」老師傅看了看圖,再眼了下現場,先發出了聲音!

這個千餘戶的工程,對各種房間的格局大致也有些概念,這一戶雖然沒進來過,但單看著眼前的那間三房,消防、衛浴還好,電路、電話、視訊,也真的都不在原先的位置。

「有什麼辦法!對了,建設公司有交代,現在這裡假日禁止施工,這一棟有些住戶星期一也不上班,他們也被反映過,要我們要敲要打儘量利用二、三、四、五,而且別那麼早敲,要有住戶抗議就先停來,讓他們去處理!」

「一定抗議的嘛!上次阿平在第一棟敲,連第五棟都還聽的到!」

「不然這樣好了,你們把要敲打的地方畫出來,到時候我再調幾個打石工人進來!」

「一、 二支電鑿人家就抗議了,那五、六支下來還得了!」

「不然怎麼辦?至少可以跟他們說長痛不如短痛。不然你們兩個人,不敲上十天,也得一星期,再加上又還要配合交屋,時間會拉的更長!」

「也是!也只好這樣囉!」

聽到了主任根老師傅的這段對話,在接過了主任遞出的香煙後,我走進了較中間的位置再望了望,對於那種挪移過的變更要復原,似乎更有種慘不忍睹的想像!

「建設公司有沒有想過就照這個格局出售?看起來空間還是設計師規劃過的!施工的費用加前一戶的訂金拿來折點價,建設公司也不虧了!」

或是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慘不忍睹的動,回到主任站在的門口,我未經更多思量的就出了口。

「有這種品味的人大概也不多!要是我有錢買這三間,我乾脆去山上買別墅了!包括這些錢附近買一戶四樓半加雙車庫了還有剩了!而且你沒看他們工程單位的人,剩沒幾個了,他們也準備僅早移交出去啊!」

聽到解釋,似乎也只能點頭。也曾聽主任說過,就因為後幾棟的包商餵食的一隻流浪狗,一次嚇到了他們營造的主任,就讓請款受到刁難,在公司催促下,隔天又是蓋章的期限下,他還半夜去抓狗的故事,也知道有些情況要互動不容易,那還是一種上對下及很多本位的關係,也就不敢多想!

「那天花板以上能不能配明管?地板也要貼磁磚,他們容不容許高個一、兩公分?有些地方動樑、動鐵的,也不是什麼好事!」

既然「不動」不能想,也只好朝「動」去看了,先想到的點施作方式也就提了出來!

「我一會有事要出去,今天星期六了,你們先想想要怎麼做,有什麼問題整理出來,另外看看缺什麼材料跟工具,星期一再一起告訴我!一會那幾支電鑿我也拿出去保養一下,順便買幾個炭刷回來!」


「要按怎做?花稠稠!」

「這就你的專科不是?該敲就敲,該打就打,不然能怎麼辦?遇上了!」

一支煙還未抽完,再接過老師傅又遞上的煙,看著他似有些嚴肅的頭疼,就只好先用些輕鬆的口吻了。

工程進行期間,差不多都在趕進度,按部就班的工作,夥伴們也多,需要開口的地方不多,交屋後就剩下兩個人,較屬於待命的工作,主任也要我們到了後先泡茶等他,建設公司的人也沒那麼早到,而兩個人悶著也難過,因此對這個老師傅我有時也會採點輕鬆的口吻。

「過來這邊,要看圖這邊光線較好!」

走到了窗邊,我看了下窗戶外的視野,轉了下視野是不是原先這個住戶的選擇!

「您主任趕岈緊,一定又是趕著去看他小姨仔去了!」

「你又知道他有小姨仔了!」

「你不曾聽喔?以前有一個包商跟我說過,說是一個菲律賓來的,他還學他電話裡聽到的那種腔給我聽!」

「不曾!」這個傳聞不是沒有聽過,「不一定人家是去繳款或去辦公事什麼的!」

「週六繳什麼款?不是出去『謀非』才會奇怪!」

「圖一張給我!說那個沒有意思!沒你好膽就去跟講,不知猴,厝不顧,顧什小姨,跟我說有有效喔?要怎麼做?」

「我就問你呢!你又問我?看這就頭殼大囉!」

看著這片瘡痍,不禁還是搖了搖頭,繞過了老師傅,拉了拉那已經拉上線的開關線路,一支可能打掃整理時妨礙通行已被折斷的管路!

「啦!你先看圖,我先回工務所拿幾隻粉筆跟噴漆,順便拿隻梯子來,一些位置先標出來,哪裡要敲的先劃出來,要還有時間,再將那些沒有用線先拉掉,管子沒有用的也敲掉!」

「好啊!也只好這樣了!對啦,工作燈也拿一盞來,暗瞑摸,看到人就想要督龜!」

「嗯!」

雖然提議了這些,但順著原先的電燈迴路,還是再猶疑了下尚未決定的「明管」、「暗管」,因此又多看了幾處頭上的樑柱,及做法的可能!

「阿平啊!這個『 S4 』是什麼碗糕!」

「那個喔!人家中午吃飽飯,叫你休息你就不休息,要在那裡比十三支!上次阿正問主任時,我在旁邊睡覺,剛好有聽到,因此知道,一組阿比,不然不跟你講!」

「一組就一組!反正今天也輪到我出!」

「別皮喔!輪的歸輪的!」

「好啦!好啦!再加兩包豆乾好不好!要有那個價值,請你吃晚餐也不要緊!」

老師傅為人還算海派,是一個因工作流浪到此十餘年的單身漢,不過他似乎也有負擔,一個每個月見兩次面的,他國中畢業後在工廠工作時的女同事,一個聽他說是嫁了個家裡有賓士後來離了婚的女同事,手頭大概也不比我寬裕,沒有敲詐之衷,因此我走了過去,稍轉了下怎麼解釋「 S4 」。

「雙切開關是不是又稱做三路開關,圖面都標『 S3 』,這叫做三切開關,可能也可以叫做四路開關,書上我還沒有翻到過!主任也說了,是有,很少人在用,一定不便宜,他自己也都還不知道要去哪裡找!現在好了,不用找了!」

「嗯!」

「那線路怎麼配,想不想知道?」

「好啊!」

「什咪好?這樣要吃海產才可以了!」

「好啊!也很久沒補了,啤酒才讓你出!」

「呵……」

老師傅看出我開玩笑的表情,笑的很是開懷。

當然的,從他那我也見過一次的前同事面像看,我是覺得他們間的距離應該還是頗遠的,不過也單身的自己,有些結與解還在五里霧,包括有一則報上偶見的大陸新聞,一則與解放軍之妻通姦加重其罪,及四十五歲以上男女入宿旅社免檢查身份,都讓我思考起過家庭的型成內外,趨吉與避凶之上的倫理之尚,雖然也跟他提過一次何不結婚,但他的不置可否的避開,也只能稍朝他幼無幼為對方已念高中的女兒付教育費的善心,雖然仍有點「命運捉弄」感,及他也未必能有處理不影響對方女兒正常發展能力的疑慮!

「來,圖一張給我,我畫給你看!三路開關不是有兩條控制線,大家說的『猶其理』,這三路開關,這也是三路開關,另外要加一個四路開關,這兩條控制線拉到四路開關,這兩條控制線也拉到四路開關,這樣了不了解!」

「差不多了!我再想一想!」

「啊!對了,不是聽說這一棟建設公司的關係企業也買了兩層給他們的醫生當宿舍,要真的賣不出去,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過買下來給他們的院長當宿舍嗎?」

不知道是不是泡茶稍好命了個把月,談白說思考上仍然是朝不動想。

(未完待續。屬綜合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195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