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看天的土地
2009/07/11 07:20:35瀏覽321|回應0|推薦23

(圖片網摘)

艾菲爾塔在最初設計者的設計意念上

據說有一項是要讓全巴黎的市民在上頭都能看到他們的家的


那一天接近中午的時候,看見位嬸婆在街上,大太陽下的,走了幾步就又停下休息,有份蒼凉感。

那位遠房的叔公去年還健在的,過去他們兩個人類似同行的景象,雖然也未必舒服,但感覺上至少還稍溫馨些,似乎只是一個跌倒後的傷口處理不妥,加上一點輕微糖尿病的宿疾,住了兩個多月的醫院後走的。

停了下來,讓他上了車,他說平常叫的計程車出車去了,中途他還要我停了下,幫他買份午餐。

一個星期多後吧,我遇上他的小兒子,年紀還小我幾歲,我該叫叔叔的。他的工作在一個工程隊裡。清明節時遇上,曾聽他說起年後的工作天數,讓他經常得釣魚,而想起了嬸婆的那個模樣,想起他家裡的一小片果園,那位叔公在世前一年還吃到過的、有好幾年他已無力鋤草施肥的、很甜但只剩下高爾夫球大小的橘子,也就問他有空時何不整理整理,不定將來更有發展,帶些希望他留在家中。

「那看天才有收成的!」

「老人家沒講你怎麼動手!種出來算誰的!」

「不只我哥哥他們,我還有好幾個姐姐!」

「最近工作量有好些了!」

家家似都有本難念的經,他大哥在外地白手起家做起的生意,兩、三年前聽說也虧了本,他二哥養家養的也不輕鬆,更年長的姐姐們,以前對這個家可能也貢獻過心力,嫡長子、兄終弟及、兄弟姊妹及,對於那規模不到的土地,思惟起來似乎也不俱意義,我也就沒再問下去了。


每年清明節前,除了祖先的墓地外,還有一處祖先交代的墓地需要祭掃的。

是來台第二代祖先留下的。也許那還包含著祖先救贖的某種義,每年也就以著某種踏青兼欣賞古穆的心情前去祭掃。

墓地其實不算偏遠的,離馬路邊也只五、六百米,兩百多米的田埂路,及三百來米的山坡路,不過田地的業主不太利用已有十餘年,山坡上那原已開墾出梯狀的果園,荒廢的更有三十幾年了,許多倒下的樹木都已成拱。

以往家母膝蓋還好些的時候,都會在正月二十過後,帶我繞過另一個山頭去祭掃,不過那個山頭後來也荒蕪了,走的也很辛苦,加上有些地貌的變化,有一次我帶著弟、妹還差點迷了路,後來我發覺如果延後些,附近還有一處大家族的墓園會僱工開路,可以踏青踏的輕鬆些,就這樣的也過了好些年,但今年卻不見那種跡象,衡量下的結果,也就只得掄起了草刀,砍過了那些比人還高的草莽進入,到了最後一段才發覺那個家族其實也已掃過,只是他們今年砍了幾支竹子,在差不多乾旱的小溪上架起了便橋,從原先家母帶我走的反方向的一頭進入的,那邊的坡地還稍有人整理。

當然的,那些也都是看天耕作的山坡與旱田,田是誰的不清楚,山坡地的繼承人是位業已退休的老師,孫兒們也都到了都市發展,附近的狀況觀光休閒利用不太可能,也只能希望有一天的踏青別得成了叢林探險。


這是一年多前某位友人說起的。

他說有一天一位民意代表的先生上門來,找他簽署一份加快都市計畫的連署。

他說他先是問起自己沒有土地在那裡,這樣的簽署有效力嗎,民意代表的先生就說起了整體地區的發展。

他說那裡原先都是良田的,路也開了十幾年了,也早就在都市計畫的範圍內,不知道是政府缺錢,還是將錢都更投入另一個下游原本更是米倉地更大區域的都市計畫中,什麼因由而進行不了,就不得而知了。

他說他的腦海中先是轉了下世界的饑民,跟那些土地增值之間,不過也知道那裡早就被些農舍蓋的亂七八糟,加上許多違章利用下,也早就已變了樣,一時間也就想說對那些沒有違章利用的人也不公平,半些熟人壓力,半些增加稅收吧,反正這些年因為乾旱及園區供水,政府也一直還在花錢補助休耕。

不過,他說,某些良田不再的隱憂,簽署下後卻才又更是矛盾的開始,也就只好希望那些飢餓是因為運輸,以及某些人的浪費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12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