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盛夏的地獄(下)
2010/06/25 05:00:52瀏覽1018|回應5|推薦46

英雄腳臭,好漢屁多……

什麼是「一語成讖」?

簡而言之,就是烏鴉嘴,有時沒說出口,心裡想什麼就來什麼,而且都往壞處產生。

此時,火車空調忽然壞了。

五月的天氣,在南台灣雖然比較熱,中部的氣溫大約可以少個一、兩度,可惜,那是針對室外而言;說起室內的增溫效率,北上列車也不遑多讓,尤其是沒有冷氣供應的密閉式車廂,每一口呼吸,都好像在汲取可怕的熱息與臭氣。

臭啊!熱啊!悶死人了的煉獄啊!

蒸籠一樣的火車之中,彷彿能把人蒸得熟透,尤其是愈來愈擁擠的北上人潮,更是如此。

人群索性往車內猛擠,接著我旁邊這位中年禿頭男,汗水淋漓的肥胖身軀,開始對著我散發強烈的狐臭味。

這個世界上,總有些氣味能薰得人發暈,不是香水,也絕非汗酸,而是侵襲而來的狐臭!

假如是個女人,你永遠可以在她身上聞到美妙的香氣,無論是大嬸的香奈兒還是小妹妹的乳香,就連人妖都能散發出別具一格的嫵媚幽香,而不是男人們混雜廉價古龍水、刮鬍液、護膚乳、髮油、髮膠水、或其他不便言明的多種濃郁男人味……

我看著幾個湊向一名年輕白領女子身邊站的男性旅客,他們的運氣真是好得值得慶幸!

由於擁擠,我又坐在靠窗的位置,旁邊的狐臭大叔一直貼過來,悲劇就發生了。

「噗」的一聲巨響,中年禿頭男放了一個臭屁,而且我那時正因車內高溫而喘息著,意外吸進了不少屁味,旁邊站著的乘客們連忙躲閃,想要立即遠離這個臭得要命的區域。

鄙視的目光投射過來,放屁大叔恍若未聞,或者打算裝睡蒙混過去,所以乾脆閉眼歪著頭打盹。

就沒想到,這傢伙真的睡著了,頭歪向我的這一側,沒過多久,又開始大聲打呼;打呼的嘈雜聲音,已經讓人難以忍受,那對著我大張著打呼嚕的臭嘴,更是堪比臭屁。

密閉式的車廂,加上相隔幾十公分的嘴,我可以聞到他中午吃過的各種菜色:大蒜、大蔥、韭菜、豬肉、豆干,或許還喝了不少酒,中午剛過,而且我為了快點回到家,並沒有吃午餐,雖然這氣味濃厚得使我作嘔,但由於胃是空的,所以隱隱有些胃酸加胃痛。

中年禿頭男用髮膠固定的條碼頭,竟然歪到我肩膀上,我抖開了幾次,這傢伙還是不依不撓,就是要靠過來,我沒辦法,用手臂擋著那油光發亮的頭顱,努力往車窗邊閃躲。

忽然間,車廂「匡噹」一聲,火車減速停下來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接著車內響起了列車長的廣播,說是「必須讓自強號先行」,我們的火車就停在當地,在這又臭又悶熱得快要窒息的情況下,被延宕了半個鐘頭,停在高架橋上面了。

這就是地獄一般的吐息……

終於,火車重新啟動,往新竹駛去,並且很快到了站。

原來的一批乘客下了車,空氣中的臭味被稀釋了些,但是,坐在我旁邊的中年禿頭男,仍舊待在原地,似乎沒有下車的打算;就連火車中途停駛的時候,這傢伙也僅僅起來打了個呵欠,然後又繼續睏了,中途還放了個臭屁,讓我相當沮喪又難受。

憋著氣看著窗外,火車飆過了楊梅、埔心,不斷加速的感覺使我放鬆了些,只要下一站,就到了中壢,就可以擺脫隔壁這個討厭的屁王了!

我數著時間,努力忍受身旁禿頭男的磨牙,還有他那可怕的打呼聲,終於忍到了中壢,等火車進站,連忙站起來,要拿頭頂上方金屬置物架的東西。

結果抬頭一望,我的行李——背包不見了!

背包裡面有我新買的手機、還沒拆封的漫畫書、未洗的內衣褲、袍澤的聯絡簿,還有我只用了一年不到的小筆電,這下可損失大了。

再摸摸褲子口袋,又發現火車票不見了!

似乎放在皮夾裡面?

但是皮夾也不見了!

好像前次送臭小鬼去如廁的時候,口袋就空了?

初步排除人妖偷竊或者扒走的可能性,那時掏了口袋,他的名片和我的皮夾都在,再想想,我打盹之前,或者回到座位之後,好像就沒見到自己的背包了。

混亂中,我又氣又急,很想去報案,可是沒有火車票,讓我怎麼出站?

我四下尋找自己的皮夾,裡面可有好幾千塊,本以為會掉在座位附近,又跑去廁所邊尋找,可是一無所獲。

火車啟動的聲音響起,我來回搜尋都找不著,只能放棄,或許是無意中被人撿走了也說不定。

人生無常啊,無論是遇上了賊,還是遭逢了扒手,這年頭,楣運就像衰神跟在背後一樣,只要一倒楣,就死賴著自己不走。

下車之後,我覺得萬分頹喪,眼見只有逃票,偷偷走鐵軌溜到後面,就不怕被站務員發現了。

於是,我偷偷走到月台後邊的斜坡,沿著柵欄和矮樹,悄悄地從濃密的樹叢鑽出去,又擔心會被守株待兔的員警或查票員發現,於是走遠了點,依據一年多之前的回憶,想繞到小路,免得被人活逮。

沒曾想,皮鞋在剛下過小雨的泥地上一滑,只見我與大地愈來愈近,眼見就要跌個狗吃屎,於是用雙手一撐,卻意外滾落到斜坡旁邊的草堆,一路往下滾,撞開了竹籬笆,最後摔在一團軟趴趴的物事上。

我歪歪倒倒地爬起來,只見到一些粉色的東西與我愈來愈接近,本來心裡暗想,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再一看,卻呆在當場。

「撲通」兩聲,我整個人已經被一堆墨綠色的豬糞包圍住了,難以忍受的惡臭,不斷向我的鼻子撲來,五、六隻肥胖的肉豬,牠們巨大的粉色臀部正對著我,原來我摔到一間豬圈來了!

「媽呀,救救我啊,臭死了,這裡好臭啊!嗚嗚嗚……身上都是屎……」

滿身黏膩的大便,讓我簡直要大哭起來,這一席話好像讓周圍的豬寶貝聽懂了,牠們頓時變得安靜起來。

我定睛一看,自己竟然身處有著大概廿、卅頭豬的豬窩裡,而且這些糞便絕對不是一、兩天的時間可以形成的,薰人欲嘔的臭氣,讓我望著自己滿身的屎尿差點吐了出來。

這些豬妹妹(或者豬弟弟)以三隻為一組,肥股衝著我成放射狀,排列在我的周圍。

我忍受著劇烈的惡臭,等待牠們下一步的動作,一頭豬公樣的醜東西擠了過來,「呼哧呼哧」對我噴著氣,好像對我占領牠的地盤相當不滿,發洩似地用豬鼻子頂了我一下。

「哼哼……哼……」

只聽見那些豬一齊哼了幾聲之後,便向我發起攻擊——大便加小便。

各種顏色的穢物,齊刷刷射到了我的胸口和脖子,帶著新鮮的溫熱…….

「喂,你們都給我停下──」

還沒等我說完,這些肥豬就以熟練的排泄方式,打斷了我的話,腳步向後退去,換上新一輪的屎尿攻擊,又是一番狂轟亂噴之後,我似乎變成了牠們的糞桶。

雖然我十分努力地想要逃開牠們的包圍,可是礙於豬臀勢眾,一次又一次的閃躲衝鋒,都被牠們的豬肉推擠給擋了回來,泥地的濕滑也讓我無法站起身來,每當一腳深一腳淺地試圖爬起,豬群便推擠過來,用牠們的臭味和力道,將我推往角落,使我只能坐在那裡發傻。

或許公豬以為我要攻擊牠的妻妾,在我又推開兩頭母豬的同時,突然牠們改變戰略,掉頭用自己的大腦袋對著我,壯碩的前蹄踩踏過來,我似游泳一樣在糞坑裡爬著,試圖找到一條可以出去的道路,可還是被牠們粗壯的鼻子給頂了回來。

眼看那帶著黑毛、沾著飼料和便便的髒蹄子馬上就落到我身上,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終於推開一頭母豬,對其他的豬叫道:「退後,都退後!」

那群豬好像聽得懂我的話,都往後退了幾步。

我以為自己終於要從豬圈安然而出,就沒想到,人還沒從豬窩裡坎坷逃出去,一個老先生就拿著掃把衝進來,對著我大吼:「賊啊!你這偷走阮豬崽的小賊!」

我怔怔望著他,老人家看著我的臉上滿是憤怒,瞥向豬隻的眼神卻是憐惜又溫柔的。

看著自己本是白色的T桖和牛仔褲,此刻已經面目全非了,忍著令人發暈的惡臭,我努力對著這個養豬場老闆解釋,但是他仍然不睬我,先用掃帚打了我幾下,對我飆了N句三字經,然後要他老婆馬上去報警。

無論是傾倒的籬笆,還是我淒慘的模樣,或許沒人會認為我不是小偷,踏上了走出豬圈的第一步,幸虧這裡人煙比較稀少,要是什麼大的街市,我絕對會感到羞愧無地,畢竟因為逃票而被誤認為小偷,大概也不會有人能遇上同樣的經驗。

皺著眉頭或捏著鼻子的警察,很快將我銬上,並且帶回警局偵訊;當我上警車的時候,警方人員特別鋪上了防水的塑膠袋,免得我身上的屎尿汙染了後座的坐墊。

當我把一切都告訴逮捕我的員警時,沒有人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或許水果日報的記者等一下就會過來,將我的慘狀拍照下來,當作明日社會版的頭條新聞。

盛夏的五月,我的身上只剩下一張人妖給的酒店名片,望著那些掩鼻問訊的警察,我忽然覺得,意外總是與自己不期而遇……

(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歐文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好一句 英雄腳臭 好漢屁多
2010/07/04 12:45

好一句 英雄腳臭 好漢屁多

十分十分佩服 rosy 文字的力量。讀來痛快淋漓、拍案叫絕!!!

加油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05 00:54 回覆:

這系列都是實驗作品,我本來怕寫得讓人無法接受,至於「英雄腳臭,好漢屁多」,我是從生活中體會出來的。哈!

謝謝您的鼓勵。


tanif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玫瑰明威或玫瑰龍之介
2010/06/25 23:38

還是期待玫瑰明威或玫瑰龍之介。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26 00:33 回覆:

我比較喜歡芥川龍之介,不過,身邊的多數朋友可能更熟悉海明威,可惜我跟他們毫無雷同之處。哈!


pomme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殘忍
2010/06/25 20:52
好殘忍的rosy,
安排這樣慘的遭遇,
讓我都不忍心笑太大聲。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26 00:36 回覆:

這個嘛,最近想要走搞笑路線,這劇情有一部分是真實的,當年在中壢火車站,逃票的人都會經過某養豬戶附近,不知現在那排竹籬笆是否還在?

埔心那邊還有小溪和樹林,下雨天走路特別容易滑倒。哎呀,我在分享什麼呢?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ㄎㄎㄎ
2010/06/25 14:46

這就素「帶賽」滴油來ㄚ。

別再下雨啦。煩鼠啦。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25 16:15 回覆:
下雨也好啊,省得太熱,便成為「盛夏的地獄」。哈!

中州楚佩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这才是重口味呀!
2010/06/25 07:42
 太猛了

不过我总觉得猪便比人便感觉稍好一点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25 16:16 回覆:
真的?如果你喜歡「重口味」,那我有空多寫一點,無論是人或豬都可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