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戰場,商場(慎入!)
2010/05/09 13:59:31瀏覽595|回應0|推薦30

     

月光下,一室安謐,我和一個美女正在床上對峙著。

不過,就算是鼓譟的心,也會有平靜的時候,正當我打算裝睡的同時,青鸞又貼了過來,她纖細的手指,兩根勾著我的睡衣鈕扣,另外一只手去勾她自己身上的鈕扣,勾來勾去的,終於把我的眼睛愈勾愈過去,簡直沒了魂似的。

我的性經驗這麽豐富,一個晚上五、六次算什麼?倒是出乎意料,青鸞這樣妖嬌的女人,過了七年婚姻生活,就算比起小她最少十歲的燕燕,還是能有這樣的魅力,我望著她跨在腰間的姿態,假如自己現在變成一晚上最多三次,汗,她會不會看扁我這個入贅的小男人? 

想了一下,既然挑戰來了,有何不可!

一咬牙,我就對這樣的誘惑展開進攻,這不是投降,而是對抗,敵軍已經突襲到己方陣地,一身武器都露了出來,焉能放過單打獨鬥的機會?

於是,我的腰也開始配合著挪移,先是扯下睡褲,將那忍不住抽搐的鋼管預備開炮,先用手探測過可能的深度和角度後,以強硬的突入,緊密展開摩擦和劇烈的撞擊,大張旗鼓來進行反擊工作。

這張床是我們的戰場,相連著的肢體,或許是最後一回接觸,我的心跳快得驚人,悄悄觀察敵人的神色,頂著她最脆弱之處,雙手兜著她的腰,到處點火。

青鸞許久沒有我的撫慰(或許她更喜歡池金獅的勇猛),對於床笫上的競爭,即使表現度方面的成果還模糊不清,但是以她的淫蕩反應來看,現在這樣的強勢襲擊,必然能使她興奮的火花更形迸裂開來。

激情的時刻,我自然而然加劇了動作,因爲過分焦急,以至於有些粗魯,可是看著床上趴着的少婦,我狠狠咽了一下口水,這會是離婚前最後一次,她姣好的身軀緊緊包裹著我,細腰處深深下陷,圓臀處高高翹起,裸露的肢體白嫩如藕,膝彎和小腿肚上淡藍色的細血管依稀可見。

以我有過的五個女人來說,每個都是尤物:王裕美最誘人的是那雙長腿;稚嫩的白燕燕臉蛋最漂亮;何菲最傲人的是那對堅挺肥碩的酥胸;周圓的巨乳礙於年齡而有些下垂,可是她皮膚緊緻、技巧高超,說是最好的性伴侶也不為過;然而說起我的妻子,青鸞各項都居於中間,無論是年齡、美貌、技巧、胸部尺寸,不過她也有王表妹那種長期練舞健身的好處,身材保持良好,最棒的就屬那挺翹的臀部了。

老婆大人兩瓣臀肉的圓翹,就算穿著小内褲或者多包了件襯裙,也能朦朦朧朧透出誘人的形狀來,結過婚的女人多半胯鬆臀寬,但她卻不然,翹得讓人看得心癢。

所以,我喜歡從她後面來,望著她背脊上的那道深溝,一路揉搓到尾椎的性感帶,通常她會不由得細細呻吟,樣子看起來似乎四肢興奮得幾乎要麻痹。

如同往常,我讓她趴跪在床上,依舊摟著她的腰臀,就這樣緊貼在一起,讓她蹣跚地像條母狗一樣,懇求我的賜予,那是一種操控與壓制的姿態。

對於這個女強人來說,最讓我享受的就是看她卑屈的模樣,我一邊用力,一邊揉搓青鸞裸露的臀部,她長嘆般的喊了一聲,又怕叫得太響讓老頭子聽見,壓抑的快感無法釋放出來,只能興奮地扭著腰,讓我在她身上研磨著,我甚至還隱約可聽到兩人的股間淋漓的摩擦水聲,還有她按捺不住的悶哼。

不斷進出頂弄的感覺,讓我們完全沉溺在甜美的快感深淵中,就在兩人都達到高潮的刹那間,青鸞不由得發出歡叫聲。

當我抱著她的背喘息的同時,她的雙膝已沒有力氣,只能癱在那兒。

我的心情難以用筆墨形容,終於達到了極點——這感覺不是背叛了何菲和燕燕,反而像是用性來駕馭她,但是這已經不是重點。

事情還沒完,我那剛發射過的炮台似乎還沒有萎靡的跡象,今晚太興奮了,或許是想通了未來的打算,和何菲計畫順利,跟燕燕也講好了一切,所以面對最後一回的夫妻關係,小頭開始半硬不軟地矗立著。

極度的舒爽和滿足,讓青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轉頭望著我,瞇起的雙眼迷離而潤澤,滿足地嘆息著:「你剛剛真棒,老公,比以前更好……」

因爲這樣一句話,使我已達高潮的身體,再度地被點燃。

什麼叫做「比以前更好」?我怒不可遏地猜測:難道她拿我跟池金獅來比較?

想起她的情夫,我難以掩藏自己的憤恨,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有如此强烈的性慾,這樣激情的交媾之後,甚至一次還不够,只想再狠狠教訓她。

青鸞感受到抵在那兒的堅挺,有些出神地低頭去瞧,就著沾濕著體液的下方,一片狼藉之間,是那因為憤怒而漲滿了精氣,直聳挺立的東西。

雖然很累,今晚也做得有些過頭,可是我回憶起筆電裡面照片中那粗壯的下體,還有她淫蕩的影片,不由得起了報復的念頭,反正對於她這樣的成熟女人來說,無法生育的丈夫和種馬一般的情夫,都是取悅她的工具。

我怒了,發現她臉上有一股莫名的高昂情緒,青鸞舔舐男人那髒東西的表情,在我心中始終揮之不去,她忘情的模樣,還有跟池金獅那場活春宮,讓我失去了理智。

這個淫婦,拿我跟那個姘夫來比?是不是很高興我被蒙在鼓裡?

我使勁將她的腰抬得老高,一把揪住她渾圓白嫩的臀瓣,青鸞顫抖著身子,看起來既興奮又期待,這樣子讓我更氣憤了。

「妳拿我跟誰比?」我在上面用力拍擊,一掌打得她紅了一片。

「別這樣……」青鸞似乎還有些害羞,吭吭哧哧地不想說。「還能有誰?不都是你麼……」

「騙子!」我又狠狠打了一下,逼問她:「說!要不然以後別想安生!」

青鸞回過頭,用迷朦的眼神盯著我:「說什麼呀?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揪著她的頭髮,心中許多疑惑無法問出口,只覺得滿腔怒火無法發洩,於是從背後抱著她的臀部,順著股間碰觸凹陷的部位,一下貫穿了進去。

「哎呀!」她大叫了一聲,疼得迸出眼淚,企圖扭動閃避,但是被我牢牢抱住,用力把腰往上一提。「痛……好痛!」

從沒有過的衝擊,令青鸞的身體大大抖動了一下,這是我首度想傷害一個人,看見她腿間流下鮮血,那種報復的快感,使我興奮得失了神;連連呼痛之下,青鸞拚命掙扎,又踢又打,最後終於滾到一邊,指著我的鼻子大罵起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紅著眼睛大吼:「就算我養條狗,也不會這樣對我!」

我火氣上來,忍不住對嗆回去:「是啊,我像禽獸,妳就是存心拿我跟他比!」

青鸞一愣,顯然對我口中的那個「他」很是忌諱,是了,原來她這樣喜歡池金獅,上床就用表妹夫來壓我,真讓我嘔死!

何曾有這樣的女子,可以把一個正常男人激怒到這樣的地步,非得拿姦夫比丈夫?

老子不玩了!我心頭怒火難消,於是就扯起自己的衣物,穿妥後去客廳沙發躺著了。

那天晚上,我們的爭吵鬧得極大聲,不過老頭子在隔壁都沒半點動靜,或許是跟周圓玩得太痛快,所以累得起不來,天塌下來也不管事了?

被激怒是一回事,我手上還有青鸞偷情的證據,當初雖說只想拿偷拍的影片當做要求贍養費的依據,到時再加上一條「不履行夫妻義務」,離婚就算打官司也准能成!

懷著惡意的快感,沙發也能成天堂,當白天再一次把黑夜壓倒在床上的時候,太陽就出生了,又是美好一日的開始。

早晨的餐桌,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我比較意外的是老頭子,他的神色有些委靡,比青鸞的臭臉更加難看,不過去公司的時候,我那老婆半個字也沒提,讓我頗感意外。

這一天,正巧有個外國廠商來廠內參觀,看見金髮碧眼的洋鬼子,我一句英文也不會說,誰讓我失憶了呢?

三個臭鬼佬來了,劉羈賓頂多問候幾句鳥語,安光正和池金獅就字正腔圓得多,何菲能講上一大段,她的能耐我不稀奇,就連周圓也能矇上兩句,只有我眼巴巴跟在一旁,看青鸞像總經理似的,跟老外談笑風生,十句八句都不嫌多。

廠內的內地高管,就被排除在外,就算業務是這些職員做出來的,他們這樣的身分,吃香喝辣當然都沒份,我想這是華人的悲哀,自己人也分三六九等;呃,更正一下,是「貧窮的華人」被視為二等公民,這不管是什麼年代都是講得通的。

   
商場是個很「功利」的地方,往壞處想是什麼事都向錢看,往好處想是:只要你有錢、能賺錢,還當了頭頭,沒有人會在乎你是什麼種族、什麼出身。

池金獅很出風頭,見了青鸞還笑得擺一臉的水仙花樣,裝成跟她只是單純的姻親,見了這樣裝蒜的貨色,可我還是被那該死的水仙花給氣得冒火。

   

如今,王表妹屍骨未寒,也不知道是為何而死……

還有那個劉羈賓,徹頭徹尾老怪物水仙花一只!為了終極目標的大訂單,估計他要是小姑娘都能出賣色相! 

我對青鸞的那點小動心,出自於她一開始的虛與尾蛇,無非就是讓我對她更死心塌地一些!靠!這些人以為他們是誰啊?

我犯賤纔會對青鸞來電!

到這裡來,我那是自願,要不然,老子就是去做鴨(男妓),也不會任憑擺佈!

雖說何副總假惺惺地打太極,玩什麼老戰友的感情牌,卻還不是為了女兒的事情在煩心,老狐狸就算再陰險,也不願意讓何菲往火坑裡推!

個人認為,這些墮落和齷齪行為,兩字蔽之,「權」、「利」而已。

      
那些大學畢業的內地員工,就算英文講得不如這些台幹順溜,但是只論能力,未必會輸給池金獅,何菲就證明了這一點,可她還是得匍匐於「權」、「利」之下啊!
       

一個領導人為了權力,以及那些可見的利益,就造成這種局面,這不止是一場場悲劇,更是一場場的鬧劇。

劉羈賓是個精力旺盛的老頭,晚睡照舊早起,青鸞精力也不比他差,居然連半天假也不放,公事家事天下事,事事不放心,三百六十五日天天早朝不斷,這天外國客戶來了就更是過分,天都還沒亮透就起床,整一個跟賣燒餅油條的早飯攤似的,中午連午餐也不吃,忙著指揮企劃生產部門的員工加班,大家一起跟著餓肚子。

何菲與她過去是情敵,現在卻是盟友,以前認為男人的心中,愛情永遠不會是第一,他們在乎的僅僅是至高無上的利益,現在看這些女強人,臨到頭來也都放不下工作。

苦澀的味道滿散開來,一旁連屁都放不出半個的我,卻得偏偏掛著一絲甘之如飴的微笑,在旁邊空氣一般當個陪客。

但,空氣中的溫涼逐漸讓我冷靜下來,盤算我說過的話,是否如《高山流水》那樣動聽,習慣陪笑臉就能過活,但我卻不是,煩惱了這幾個月,就愈發討厭從商的感覺,厭惡勾心鬥角,所以我以後這半輩子,抱著國外幾百萬美金當寓公吧,一點都不要與商場沾邊!

青鸞的神情那樣恬淡溫柔,與外國客戶像坐在談判桌兩邊的代表,不帶一丁點兒感情與讓步,更找不出一絲適合這種強勢姿勢的默契,讓鬼佬終於簽妥許多訂單。

如今這金晃晃的「宇內」御筆招牌,由她和劉羈賓領導,代表了錢和權。

很多時候,我還是不明白:既然都能得到這兩樣很實用的東西,為什麼老何和何菲還心心念念著那些見不得光的勾當?

也許,我就是典型的現代小市民那種容易滿足的心理,不過,我真希望能早點跟何菲脫離塘廈,遠離商場,只要每天都來「雙飛(菲)燕(燕燕)」的三人世界就好。

簽完約,青鸞在我旁邊也不說話,只是用一雙晶亮的眸子看著我,那種細膩的眼神就如同深澗裡的溪水,清冽而又帶著絲冷澀,可以想像:要是她用這種頗具殺傷力的寂寞眼神,來看其他的愣小子或姘頭的話,估計大多男人都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只不過我滿足了,面對熟女早就沒了電,倒是對何菲那種世故的多情美女與燕燕那般傻氣的女孩興趣頗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