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倥傯又一日
2012/05/26 11:32:26瀏覽1333|回應0|推薦272

又是倥傯一日。除了尋常上課,還連開兩個會,外加幾個結結實實的論文晤談。其實都算例行公事,本沒什麼好嗔怪的。只是適逢一些外務,拉拉雜雜佔去了能用的閒暇,週末又總該有些親情時間。於是,竟難免些些忙迫感。

每當這忙迫感浮起,緊跟著的便是 J 不知在哪兒說過的一句:心是不知疲累的。如果竟感到疲累,生活必已有些不對勁。於是反躬自省:是否「要到了所要」?該如何迴避此一陷阱?就在這心情中,展讀 Lesson 192:

I have a function God would have me fulfill.
吾生肩任務,上主總敦促。 

如果日日所忙所事,樣樣皆符合此任務,那不過順性之天,沒啥好累的。豈不是一直以「手邊常有事,心中常無事」自期自勉?但連著幾天不得閒,以致昨兒帶著疲累就寢,連慣常的睡前冥思都有些潦草。不禁自忖究竟有多大程度算順性之天?無疑工作是自己喜愛的,符合個人求知的好奇與陪伴生命成長的願心。但如果竟然密度過甚,唔,其實沒別的,一定是哪兒出了狀況。

這世界本質上就是益形複雜化分殊化的。即使理應順性之天的角色責任,也難保不益形膨脹,致而漸失本真與初心。說穿了,恐怕自己不無僭越造次之嫌。於是面對 Lesson 192,不禁謙卑接受提點:

 (I am what I am), 
of love created and in love preserved, 
extending love, 
creating in its name, 
forever one with God and with my Self. 
我始終如初 
創生於愛、由愛守護
為愛推恩
奉其名更新建樹 
自性不離,恆歸一上主

其實寸心深知,當前教學研究工作,方向與內涵應屬順性之天。因而,應與此課所強調的,今生今世的天職密合無間。

You have a function in the world
in its own terms. 
For who can understand

a language far beyond his simple grasp

你今生任務
緊扣世界能知能悟 
童蒙根器
豈能解玄奧的語言                  

對其他 ACIM 學員而言,此言可能別有蘊意,但對臭老九如吾,光就字面即意味深長。既從事教學研究,所謂任務,便不脫語言符號。尤其,自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語言學轉向以來,學界有哪個領域能不感受到語言符號對思想求索與知識尋繹的重大衝擊?也因而,日常例事如備課研究評閱論述等等,即或倥傯,總能投入其間且津津玩味。其實該說,是因為 ACIM 的識照,這些年來格外能體會有關語言符號各類學術觀點的言外深意。玩味的動力因之看似源源不絕。

今生是有任務的。能想到這一點,便沒有人能輕看自己的生命。而臭老九的任務既不離語言符號,便得緊扣世界能悟能知。畢竟,課堂教室既是最直接的經驗,也是最方便的隱喻。但在這兒,即或自認用心盡心,仍得承認實在還待加油努力。也該老實承認(其實早已明白)不管自己多麼努力,種子能否發芽、何時發芽、如何發芽,卻從來不是暫為人師如吾所能道斷甚或窺悉的奧秘……。

無論如何,世界需要的正是有形可感的一切,其中語言符號居關鍵核心。當前工作崗位符應此需,而吾,不正藉之釐測個中幻象幻術與人心執迷的程度?幸因 ACIM 的識照,漸能嗅知一切表象背後的人性深意,也體會到人性無論如何幽微晦暗,總是滿含無從化約、無從輕忽的尊嚴,而這其實就具體而微反映在任何學者自身的研究經驗中。任何一趟思想求索或知識尋繹,本就如生命歷程般曲折迂迴。再是天縱英才,岔路冤路總也難免。而放眼世界,誰不是逆旅中人呢?路途或旅行方式或有不同,追尋的本質則一。誰有權有立場去輕藐那一時走入岔路或冤路的可憐人? 想到這,對 J 這位導師,不禁由衷感謝。

Creation cannot even be conceived of in the world. 
It has no meaning here. 
Forgiveness is the closest it can come to earth. 
For being Heaven-born, 
it has no form at all. 
生生之妙,世界無從逆料
其真趣義諦,人豈稍窺悉 
源自天堂,不落言詮,不著形相 
人間唯寬恕,庶幾近乎

對此生生之妙,世界須賴有形可感的象徵來達致理解。寬恕,則視此有形可見的象徵皆有其偏執。吾人藉之發抒表述的一切語言符號形式,構成繽紛萬千的體裁文類與風格隱喻,這些,正是情感與認知的憑藉,不也正臭老九每日倥傯所務?但 J 殷殷提醒:凡形諸言詮意象,皆已不免於失落。而人心之易於偏執,更加深其偏頗缺失。此所以言詮形相,固皆能示現妙有,卻也都必然鵠候寬恕。也因而 ACIM 中,寬恕=放下=放空=歸零,而且是發乎習性的,不帶絲毫勉強──雖也肯定有意識的努力。

對整天「說」不停的傢伙,隨說隨掃,正是寬恕的演練。哎,到頭來,今生所謂任務原來無他,不過是藉之學習寬恕自己落於言詮、著於形相的一切所思所言而已。

哎,何其棒喝!聒噪多言中,倥傯又一日。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6487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