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談醫療事故的第二受害者與病人安全
2019/07/23 10:36:03瀏覽843|回應0|推薦2
近年全球醫界都普遍引用美國疾病管制局(CDC),所發表的醫療疏失是第三大死亡原因。

而醫療事故的通稱:第二受害者(Second Victim, 以下簡稱SV),應該隨之更加為人所知,事實這個現象不見得只會發生在死亡事故,也可能發生在任何造成傷害的醫療不良事件(通常是住院病人的10%,或門診病人的2-5%),甚至是Near Miss(
跡近錯誤)


其實這些概念已經流行快20年了,但是比較少人知道沒有犯錯的病安事件(No error),以及病人沒受傷(No harm)的SV也可能存在(Seys 2013),在台灣或許只需「收驚」吃豬腳麵線就能解決了?懷疑

最近的美國JCI評鑑,及今年3月在沙烏地的Jeddah召開的第4屆全球部長級病人安全高峰會議上,都有提到第二受害者現象(Second Victim Phenomenon)及院方介入關懷時機的重要性。


但在國內醫界它目前還是不受重視,而且是屬於非常生疏的話題!尷尬


主要原因可能是這些符合定義的國內受害者(SV),並沒有做出
激烈令人注目的大動作,如Kim Hiatt當年令人遺憾的事故,似乎寧可選擇躲起來懺悔受難一輩子,或是在過自我隔離的生活,盡力避開於傷口上再灑鹽巴的刺激。格主原先為了推動病人安全,很期待能製作第二受害者現象的正向教案影片供各界使用,因此曾試圖與護理界合作,希望能找到經驗者商量,以正面的態度分享其寶貴的經驗(遭遇),進而奉獻給社會大眾一個憾動的教育,可惜至今尚未成功。



SV一詞,目前於中文維基百科(Wikipedia)並不存在,而在英文文獻對其稱呼卻爭議不斷( Wu 2017, Haskell 2019)。


有些人建議,應停止稱呼實際「加害」病人的醫師為「受害者 Victim」,因為受害者通常是可以不用承擔責任的,而有些人
認為不可原諒也不認同打悲情牌,還有一些人只是為了自己在博得同情,又很在乎誰是第一。


早期第一受害者(1st Victim),指的是病人及家屬的整個Group,但談到賠償金時,就有人跳出來說我才是第一順位,也有人自稱照顧病人最多,所以才是受害最深的人,如此在第一裡面還要搶排名的話,不就把事情搞雜了嗎?

第二受害者(2nd Victim)通常是指「實際涉案的當事者」,有時也可能牽涉到其他「共犯」錯誤者。後來發展成為第三受害者的即是,聲譽受傷的「醫院」。

以上稱呼維持了好一陣子都沒有爭議,但最近又再有中東學者Ellahham提醒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可能波及的層面更廣並改稱「醫療團隊」為第三受害者(3rd Victim),把「醫療機構或醫院」改稱為第四受害者(4th Victim),而「社會大眾 the Community」則是第五受害者(5th Victim)。
一般而言,較容易成為第二受害者的醫療人包括女性,缺乏經驗的女性外科醫師、醫學院學生、住院醫師、藥師、有精疲力竭Burn out現象的外科醫師,或第一次遭遇自己照顧的病人死亡時。

SVP的發生率被認為是10~50%,學者van Gerven(2016)則認為有多達50%的醫療照護者,在其職業生涯中至少會碰到一次。不幸碰到的人,通常會走過以下一段可預期的恢復Recovery路程。

為了瞭解他們呈現Burn out,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狀態,建議所有關懷者應該都有這些概念(Scott),即是:
1.混亂及對事件的反應
2.受干擾的反應
3.自我恢復人格
4.忍受被審問及調查
5.取得情緒上的應急處理
6.一蹶不振、熬過難關或東山再起(Moving on)


目前即便是在美國的醫療機構,院方有積極關懷SV並給予支持的地方只有大約25%,在2018年的另一個調查中,受訪者的62%說他們的機構並沒有SV Support System。


特別值得參考的是:
*IHI發表的白皮書Respectful Management on Serious Clinical  Adverse Events
*Missouri大學的”forYou”,基本上就是Scott’s 3-tiered Model of SV Support
*University of Utah的Resiliency Center
*Johns Hopkins Hospital(JHH)的全天候RISE (Resiliency In Stressful Events)Program
*以及MITSS Toolkit
 
結論是,SV在稱呼上雖有爭議,但感覺會被推翻的可能性並不大~由於對SV症候群的普遍認知不足,可能導致低估這些受害者求助的需求,所以病人安全文化越成熟的職場,越不會發生這種現象,即使發生了,其症狀也會比較輕微,但無論如何,Leadership必需建立越早支持越好的機制,而營造無懲罰(No blame)及譴責霸凌的工作環境都是首要條件。


另外,JHH宣稱其 RISE Program的運作,每年可幫醫院省下約200萬美金的事實值得注目!微笑

<延伸閱讀>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tsafetyrm&aid=128209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