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麥曦茵【花椒之味/Fagara】(2019)
2019/09/07 01:13:49瀏覽1034|回應0|推薦20

「唯有將痛傳出去,才能暫時感覺不痛,但這只是暫時的麻痺,痛始終還是在的。」

撰文/蔡瑋、圖/網路

我喜觀本片的選角,三位女角各有代表當地特色的戲路,我都喜歡。本片讓我聯想到家附近的一間燒臘店老闆,同樣是廣東人、也都是胸中有大愛的人間奇異人士。雖然此店非彼店。而且燒臘店想像上似乎比花椒麻辣火鍋店在香港更普遍,但這種轉換有它文學上的必要、用意。

本片的氛圍與主旨,讓我想起楊德昌的【一一】。照理說外省人的家庭與香港、大陸的家庭氣氛,彼此能找到共鳴的點。自我成人後從閱讀或親身經歷原住民、本省人的家人互動關係,感受尤其深刻。

痛,如果無法除掉,就只有麻痺或轉移。家人之間,話總是無法好好說、好好領受,我以為就是因為痛。痛引起個人的心向太強烈,也就從內心發出來的話都是同一個模式、一個版本。說與聽的人如同雞同鴨講,彼此的需要碰不到頭,摯愛的人對最看重的愛卻總是落空。這心向是除痛的後見之明,說起來像老生長談—努力、上進、成功。最好是能擺脫上一代心理上至痛的理由,兩方都解脫、瀟灑了。但後見之明總是不對題,不對症,所以聽的人往往不能受用發達,講的人就成嘮叨,聽者成了折磨。

最悲的還不止於此,最悲的是感覺無助、一無所有,父母唯有子女,子女又成了投射的自己、或唯一能任意捏塑的世界...。我不是說每個傳統外省家庭的父母都有虐待子女的心,但視子女為唯一財產,勢足以引發同樣的傷害。劇中人反駁母親不是這樣說的嗎—「老爸不是不要我,他不要的是你」。想像如果母親從小到大一直灌輸女兒說「你看都是你爸不要你,只有我要你」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即使說法換成「一切都是你爸的錯,愛你的只有我」,一樣的讓人感覺熟悉、討厭、心碎。

或許這正是上一代的自我療癒。唯有將痛傳出去,才能暫時感覺不痛,但這只是暫時的麻痺,痛始終還是在的。問題是,有必要這樣一代一代這樣痛下去嗎?為何家人不能彼此撫慰?這又像劇中對白問的「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何世界沒有變好?」。把話說好、聽好,或許就是解方—親人真正能彼此撫慰受傷的心,讓痛得鎖鏈在一代人間斷裂消失。但那有多難呢,很難,非常難。就像告訴感覺一無所有的人,連孩子都不是他的私人財產一樣難—至少做子女的不忍這樣直說。這就是故事必須用花椒麻辣火鍋店做背景不用燒臘店的理由。

想到梅蘭芳的戲瘟。戲瘟也好、或者是戲溫,想必也是痛得可以,痛得非常,所以戲才有抹去一切衝突、抹去一切的痛的必要,在戲劇的世界只留下無爭、無邊的溫柔與祥和。

所說的家附近的燒臘店老闆,前幾年已經回鄉。他因為長期站著工作罹患腳疾,必須辭工養病。但即使工作等於受難,卻從來飯不少給,而且盡量地多給。可想像老闆心中想關照的是什麼人。因為他人不在,我也再看不到他半詼諧、半嘲諷似的招待附近來吃白食的遊民老人。老人用過餐會在店裡邁著慢吞吞不利落的腳幫忙一陣,算是償飯錢。我也見過穿得很型男、看似同志的人,在店裡不嫌油膩的幫忙打菜。或是看似離家出走的少年,盤子裡堆滿了一般人兩倍、三倍的飯菜。或者更神奇的,嘴裡不忘抱怨「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教烤鴨」這樣的一面忙碌、一面嘀咕的一看就知道是想要移民兼創業的昔日白領、有目的又有所圖的「志工」。

店頂出去之後,從裡面望出去門楣下一個閃出突兀的「善」字木牌還在。斯人的痛,即使想要獨自忍耐,最後還是不得不以「不告而別」收場。人若知情,該也會感到一陣心疼吧。游思到此我才突然想到,片中的主人翁大概也是對過去一直被至親的人誤導、被憎惡的老爸有了「心疼」的感覺吧。

(20190906花椒之味)

花椒之味

Fagara

導演 麥曦茵

監製 許鞍華

朱嘉懿

編劇 麥曦茵

原著 《我的愛如此麻辣》

張小嫻作品

主演

鄭秀文

賴雅妍

李曉峰

任賢齊

劉德華

黃淑蔓

配樂 波多野裕介

主題曲 《好好說》鄭秀文

製片商 寰亞電影

英皇電影

大地時代文化傳播(天津)有限公司

北京拉近影業

高寶集團影視

上海懿合文化傳媒

金門製作

片長 118分鐘

產地 香港 香港

語言 粵語(香港及澳門)

普通話(台灣及中國)

上映及發行

上映日期 中華人民共和國 2019年9月6日

香港中華民國澳門 2019年9月12日

發行商 寰亞電影

(wikipedia)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29206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