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酒神餐廳賞衛城夕照
2020/03/23 19:13:23瀏覽812|回應0|推薦47

從聖托里尼飛回雅典己是傍晚時分,下機、取了行李,直奔餐廳而來。

今天晚餐的地點想必是來雅典遊客最喜歡的餐廳之一了。它就位在雅典衛西南方的山腳下。位在衛城西南方,又正值傍晚時分,不正是歡賞夕陽讓衛城丘變成金黃色最佳地點嗎?正是!

這家餐廳的名字叫作「Dionysos Zonars」。

Dionysus或Dionysos,在希臘是葡萄收穫、釀酒、生育、儀式及宗教狂喜,以及古希臘宗教和神話中的戲劇之神。角色真是豐富多元。因此,或許Dionysus是古希臘人慾望的具象化。他教人們種葡萄樹、釀葡萄酒,卻沒有告誡人們狂飲的後果,讓人們沉浸在酒後的狂歡與宣洩之中。或許也可以說酒神Dionysus是古希臘人對人類本能嚮往的產物。

由於Dionysos Zonars這家餐廳擁有觀賞衛城的廣闊視野,不論是清晨的朝、傍晚的夕陽或是夜晚燈光的投射,都能觀賞到衛城不同時點的美。或許也因為Dionysos Zonars擁有的絕佳地利,所以他們頗為自豪的說:Dionysos Zonars無可取代的是它的位置,在這裡通過展望歷史長廊,與歷史交會、與文化相遇。透過極致優雅的象徵、匯集的飲食體驗和城市文化,展現出細膩、精緻的品味。

我們從機場回到雅典市區,經過奥林匹克運動場和一些說不出名字的遺跡,大約在六點半左右到了Dionysos Zonars餐廳前的停車場。從停車場仰望,衛城就高高的矗立在山丘之上。

傍晚的雅典,少了普照大地的陽光,天空顯得有些迷濛。

進了餐廳,選了個靠「窗」的坐位。其實這餐廳為了顧客方便賞景,靠衛城山丘是一面完全開放的空間,起初以為那是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待靠近拍照,這才發現原來它完全開放,連玻璃都沒有。這樣還真是能減少拍照有玻璃反光和折射、倒影的顧慮,真是體貼啊!只是在「窗」邊拍照還真得留意足下呢!但不知冬天寒冷的氣候,是否也是這樣的「開放空間」呢?

隨著時間的移動,光線跟著轉換。衛城也因著夕陽的投射,從原來的昏暗,一步步灑上一抹金黃。然後,又隨著夕陽西下,那抹金黃又逐漸散去。還沒等到人工的燈光投謝,我們就得懷著依依的心情離去。

大約是欣賞衛城景觀的變化太過入神,餐廳提供的美好餐食竟沒有好好品味和留下紀錄。

一路上跟著天空變幻的雲影來到我們下榻的希爾頓飯店。

飯店門前兩條道路交會處小小廣場立著一尊像是在風中奔跑者的雕塑。仔細看看這雕塑不是一般在希臘隨處可見的石雕,而是用玻璃和鋼鐵塑造而成、具有動感的雕塑。

這尊名為「奔跑者(Dromeas/ the Runner)」、高約40英尺的雕塑,是由希臘藝術家Kostas Varotsos於1988年為Omonia廣場(協和廣場)而建。它是由成千上萬塊密集的綠灰色層狀結構玻璃碎片組成。這些玻璃碎片圍著鋼鐵結構組成一幅有動感的運動人物。

最初這尊雕塑被安放在雅典的Omonia廣場,但由於它的玻璃結構,擔心會被地鐵的震動損毀。乃於1994年搬到了Megalis tou Genous Sholi廣場,也就是目前所在位置。據說藝術家在設計時考慮了在公共空間中可能發生的運動類型。Kostas Varotsos認為「廣場上人們的位置從來沒有固定過,就像每個城市一樣,在這裡,物體和建築也是你在運動中看到的東西。」

我們從Dionysos Zonars餐廳離開時,衛城的燈光投射尚未開啟。而希爾頓飯店所在位置又在衛城山丘的東南,加上時間差不是晚上九點多了,到飯店頂樓咖啡座外陽台正好補足了這個缺憾。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