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英犬決黃士修
2021/11/19 19:51:36瀏覽1226|回應5|推薦9

蔡英文批黃士修:威脅、恐嚇不會讓核四變安全
許永輝昨天在電視公投意見發表會上擔任反方代表表示,「今天你要我再把已成家,背後一個個家庭的弟兄們,再帶入核四這個泥沼,背著核安的風險,我做不到」、「我也要告訴正方代表,你要告我,改變不了核四無法重啟的事實,我也要敬告在正方代表背後的鍵盤高手,你沒在核一二三廠拿起過一支手動扳手,沒帶弟兄衝過現場,不要來跟我講,你有多愛核四」。
黃士修則表示,「許處長你曾經是核四廠模擬中心主任,試運轉測試的負責人,那些安檢程序書你都有簽名」、「我手上已經準備好一份刑事告發狀的草稿了,接下來的辯論直播,我的律師團都會隨時蒐證」、「如果你現在宣稱核四廠有什麼問題,辯論會一結束,我們就到台北地檢署去告發,包括瀆職賄賂罪、偽造文書登載不實罪等,誠心建議你小心說話」。黃士修問許永輝,「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聽說你的太太希望你早點退休,請看著我的眼睛,我是要保護你呢?還是成全你呢?」(轉貼到此)

首先,黃士修的說話不是恐嚇,依據刑法恐嚇罪定義,

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但黃士修的說法是去告,說會去告是恐嚇?那小英把彭文正告到停滯美國不敢回台,不就是犬決了?不只去告不是恐嚇,恐嚇還需被害人心生畏懼,那個台電代表也照說他要說的,證明毫不畏懼。我在上文【周玉蔻是誹謗還是意圖使人不當選?】談到周玉蔻,不論是誹謗被告還是被告到定讞,她也從不懼怕。遑論黃士修還沒告,小英..塔綠班..綠民代就先告黃,

遭綠營怒告恐嚇罪黃士修:這是什麼法盲邏輯?

看到沒?黃被告也沒在怕。以上所有舉證再再證明只是公開說要告,是絕無任何一丁點能成立恐嚇的事實。倒是黃因此被告恐嚇是否有誣告之嫌,建議黃士修可以告回去試看看。

至於後面那段,「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聽說你的太太希望你早點退休,請看著我的眼睛,我是要保護你呢?還是成全你呢?」我知道塔綠班的神邏輯,肯定是以為那是瑪莎惡少或民進黨黑道的恐嚇話術。事實上,那是要銜接上一段,黃士修以為他去告,台電代表就可能被告成,要去坐牢。這才問到「你的身家安頓好了嗎...」,瑪莎惡少或黑道要打殺人,至多就是警告不得報警,那有人這麼多廢話?

那麼,黃士修的警告對不對?我認為對極了。否則塔綠班不用趙少康不去追,羅智強不出征,急忙犬決黃士修。而道理只要我們學會換位思考,一切就都能明白。這就像是我們國家從前,每年給退將還沒退之前的將軍很多錢,讓他們搞國防,負責保護我們大家。然後共匪說要來武統,我們當然不會投降,那就先文後武,來場辯論:「重啟國防」。共匪代表是退將,我們代表隨便...就當是我好了。

共匪代表說:「今天你要我再把已成家,背後一個個家庭的弟兄們,再帶入武統這個泥沼,背著國安的風險,我做不到」、「我也要告訴正方代表,你要告我,改變不了國防無法重啟的事實,我也要敬告在正方代表背後的鍵盤高手,你沒在國軍陸海空軍拿起過一支鐮刀割過一根草,沒帶弟兄衝過演習現場,不要來跟我講,你有多愛國家」。

我就嗆那個退將,

許將軍你曾經是國軍武器模擬中心主任,國防試運轉測試的負責人,那些國家安檢程序書你都有簽名」、「我手上已經準備好一份國際法庭告發狀的草稿了,接下來的辯論直播,我的聯合國律師團都會隨時蒐證」、「如果你現在宣稱台灣國防有什麼問題,辯論會一結束,我們就到海牙國際法庭去告發,包括內亂外患罪、叛國及偽造文書登載不實罪等,誠心建議你小心說話。

像這樣的一個許將軍(虛擬的),可不可惡?簡直是可惡極了。相信塔綠班也能同仇敵愾,同感悲憤。

至於小英的說法,

蔡英文總統說,中選會舉辦發表會,是讓正反方都有公平的機會,充分表達意見,也讓社會可以了解公共政策。人身攻擊或恐嚇威脅,只是傷害台灣的民主,並無法說服任何人。蔡總統指出,許永輝也說到,核四能不能重啟,必須建立在客觀的事實和專業的判斷,核四不是現在的原能會拒絕審查,而是連馬政府的原能會都不敢放核四這張考卷過關。如此對核四的真誠發言,感動很多人,許也提出非常多重要的專業經驗,提供給大家參考。

只會讓我想到習近平皮裡陽秋,得意洋洋,以收編台灣退將,瓦解我們國防為樂的噁心嘴臉。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70541197

 回應文章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1/20 13:29
裏面的茅坑安不安全才重要吧。

台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1/20 04:24
我本來投票的態度,有空去投,沒空就算了。
聽了核四辯論後,
我感覺應該去投票,重啟核四項目,應該投同意票,
如果現在司法不偵辦,就讓核四公投通過才好,將逼政府上緊螺絲去查辦;
否則核四公投沒過,司法可能不了了之。
jun5238(jun5238) 於 2021-11-20 05:59 回覆:
好幾千億的民脂民膏,一定要用【重啟核四】查個清楚明白!否則莫怪塔綠班有樣學樣,用盡各種匪夷所思的名目,甚麼天然氣,綠電啦,武器啦,高端啦,防疫啦,前瞻啦,高鐵等等,大把大把的「浪費」民脂民膏。有個笑話說非洲貪汙的酋長邀台灣總統去參訪,當總統讚嘆酋長宮美輪美奐的時候,不小心問了一句「怎麼蓋的?」酋長忙不抑獻寶般開窗,「看到那座破橋沒?蓋一座就有了」以為這是常識,對台灣總統甚感不解。隔年,台灣總統邀酋長來,看到幾百棟酋長皇宮,酋長臉色鐵青地問,那些破橋蓋在哪裡?總統笑說,看到那座奇怪的核四建築沒?蓋一座就有了。

護航放水
2021/11/20 03:58
橫柴入灶,圖利高端,草菅人命,誰來負責?

烏龜
2021/11/19 23:21
把提告當恐嚇,那法院是不是該關門了?
jun5238(jun5238) 於 2021-11-20 06:17 回覆:

天下之事最奇怪者,莫過於小英批評黃士修的恐嚇了。西方哲學家培根論習慣說,人類的思考,取決於動機,言語取決於學識,行動取決於習慣,是故幕後集團要殺人,說話凶狠或面目殘暴者皆不可取,唯一可以相信,是那些手上真的沾過血的。

是小英自己用司法把彭文正剛告得逃亡美國被通緝,【彭文正涉誹謗蔡英文學歷造假被起訴卻滯美不歸北院發布通緝】,但黃士修可能告過人,但也被人告過,有甚麼新聞說黃士修真的把人告到...噗哧,需要安頓好身家,讓妻子流淚,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嗎?中國古代哲學家東萊先生呂祖謙在他的論文集說,

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莊公負叔段,叔段何負於莊公?且為鉤餌以誘魚者,釣也;為陷穽以誘獸者,獵也。不責釣者而責魚之吞餌,不責獵者而責獸之投穽,天下寧有是耶?

是小英塔綠班告人,才可能危害別人身家,要逃亡,還只能逃美國,若是只打兩劑高端的,要逃美國還不給去,從而讓人心裡害怕,【遭綠營怒告恐嚇罪 黃士修:這是什麼法盲邏輯?】,黃士修說要告人,把人笑破肚皮,倒是比較可能,但說這是恐嚇,究竟有誰真被嚇到?是小英背棄民主,還把民主當中華民國,腐屍毒,一種攻擊人民的武器,對不起人民百姓,重啟核四的黃士修,黃士修從來也沒對不起小英過。塔綠班鼓動愚民,不責恐怖小英而責沒長牙爪的小綿羊百姓,不責告人小英而責才說要告還不一定告得成的小白兔人民,天下寧有是耶?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1/19 21:39

談到黃士修說去告,被小英跟塔綠班扭曲成恐嚇的千古奇冤,我在文章內提到聽聞被告,從感到不舒服,到無所謂,到愈告愈勇,這裡還有個極端的...

謝長廷提告 施明德:期待20年 他終於提告

好像這一輩子就等著這個提告,那種一生懸命的感覺。黃士修說要告,還有誰覺得是在恐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