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錫安國家公園奇幻遊 黃瑞田
2021/01/14 10:36:43瀏覽283|回應0|推薦34

錫安國家公園奇幻遊  黃瑞田

本文刊登於2021年1月13日金門日報副刊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27619/

 

「錫安」(Zion)是古希伯來語,意為避難所或聖殿;「錫安」在聖經中是指上帝子民,錫安山是上帝的子民應許和安歇的地方。高雄那馬夏區有個錫安山,耶路撒冷也有個錫安山,美國則有一個以錫安峽谷為主要景點的錫安國家公園。
    錫安峽谷前身是米鄺杜域峽谷,它的地質構成是由紅色、白色與黃褐色的納瓦霍砂岩(Navajo Sandstone)被維琴河(Virgin River)北面支流所分割,形成長24公里,深800公尺的峽谷。

1858年摩門教徒尼菲.約翰遜(Nephi Johnson發現這個峽谷,但直到1863才有第一個定居者以撒.貝胡寧(Isaac Behunin,他也是摩門教徒,他說:「這些高山都是上帝的天然聖殿,就像聖經中錫安人建造的『上帝之城』,我們可以在這裡進行崇拜。」不過,摩門教領袖楊百翰(Brigham Young)只同意把這些這些高山當做天然聖殿,卻無法接受將信徒居住的塵土飛揚的地方稱作「錫安」,只好改稱「不是錫安」,或是「小錫安」。

    摩門教徒移居峽谷開墾及耕種,探險家、地形學家、地質學家、藝術家、攝影家陸續來到錫安峽谷探險、研究、觀光,錫安峽谷因而逐漸為世人所知悉。1908年猶他州政府完成錫安峽谷地區的聯邦土地勘測,面積僅二十三點六平方公里,當時的總統塔夫特(Taft)在1909年收到調查結果後,宣布錫安峽谷為「國家歷史文物」,居住在這裡耕種的摩門教徒,必須遷出。

1919年,聯邦政府擴大峽谷範圍為311平方公里,並將「錫安國國家歷史文物」改名「為錫安國家公園」(Zion National Park);2009年歐巴馬總統簽署了《 2009年綜合公共土地管理法》,再將公園面積增加為593平方公里。

    台灣太魯閣國家公園也是峽谷公園,與錫安國家公園相比,似乎有點小巫見大巫。錫安峽谷較開闊,由一億五千萬年前的中生代沈積作用而成的九個岩層,在不同年代形成的階梯結構及懸崖絕壁,讓崇山峻嶺顯得景觀更雄偉壯麗,稀疏的綠色植被讓裸露的黃褐色及紅色的納瓦霍砂岩在陽光下更顯眼,遊客必須仰頭觀賞,不像太魯閣峽谷的高山,覆滿綠色林木,必須俯瞰才能看見峽谷裡的綠水與灰白的大理石。

    到太魯閣峽谷旅遊,通常會安排走步道,例如砂卡礑步道、白揚步道、綠水步道、錐麓古道……等等;來錫安國家公園旅遊,如果時間允許,也可以選擇步道健行或挑戰溯溪。

遊覽車還在排隊購票入園時,領隊告訴我們,在錫安公園停留的時間只有上午,希望我們在遊客中心的「錫安人類歷史博物館」仔細參觀,進一步認識人類在錫安峽谷開墾的經過,以及公園的歷史,動植物生態,地質學和景點,視聽室全天重複播放一部錫安國家公園成立過程的電影,片長二十二分鐘。

下車後,我們先進入博物館參觀,其實博物館十分迷你,大部分用圖片介紹,英文說明,我胡英文閱讀障礙,大約十五分鐘就走出來,進入視聽室看影片。

在視聽室左側外面,是面向高山的露天教室,有二十多位小學生正在聽生態老師解說眼前高山砂岩的節理。

視聽室後面的空地,豎立了幾面解說牌,介紹對面的山景地標,包括西寺(West Temple)、日晷山(Sundial)和犧牲祭壇(Altar of Sacrifice)等三處平坦的山頂。錫安峽谷有許多山頭是平坦,是它的特徵。

遊客中心除了有廣大的停車場之外,也是遊園公車的起點,公車班次約七至十分鐘一班,接送遊客到十多個景點及步道的起點或入口。

在遊客中心待了約一小時,就搭上遊覽車繼續行程,領隊特別交代,接下來我們要走卡梅爾公路(猶他州九號公路),約二十公里的路程,不要打瞌睡,要欣賞窗外錫安峽谷的險峻砂岩懸崖,以及碧綠的維琴河慢慢切割出來的峽谷。

卡梅爾公路是錫安國家公園通往布萊斯國家公園的公路,在峽谷緊靠著山壁盤旋蜿蜒,來到長達一點八公里的錫安山卡梅爾隧道,車子停下來等待會車,原來卡梅爾隧道從一九八九年開始管制,因為越來越多的大型旅遊車輛常在隧道中會車時會卡頓,進退不得。

過了卡梅爾隧道,就是錫安國家公園的東部,司機在一處路幅較寬的地方停車,讓我們下車欣賞風景。

領隊向我們解說,車子後方紅褐色山背山的鞍部,有一個頗負盛名的科洛布拱門,它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拱門,跨距八十七點六公尺,只比第一大的拱門國家公園景觀拱門的八十八點四公尺稍微短了○點八公尺。科洛布拱門比較特別,它是少見的「盲拱」。盲拱是門洞有許多堆積物,只剩一小部分孔洞,它的成因是上方拱門楣因雨水滲透或風化剝落,以及峽谷低地被居民開墾耕種,土壤鬆散,被沙麈暴吹起往上挾帶的粗砂及細石累積而成。

順著拱門往下看,紅色納瓦霍砂岩的垂直山壁,寸草不生,下方的滑坡,應該是山壁砂岩剝落形成的,經年累月風化之後,坡面散布著疏落的綠樹,往下延伸,越近維琴河的植被越密集,碧綠的維琴河與蜿蜒的卡梅爾公路,像兩條緞帶在山谷中飄揚;公路的另一側,是垂直的納瓦霍紅色山壁,仰頭一望,山壁直直插入湛藍的天空,這時才體會出什麼是真正的頂天立地。

遊覽車繼續前行,沿途是棕色及紅色砂岩的山坡,不同年代的砂岩,以不同的角度穿插堆疊,很難想它們經歷了淺海、湖泊、沙漠、河流等等環境的變遷,那些看似凌亂的地貌,是錫安的地質史筆記。

卡梅爾公路向東行駛,海拔不斷的迂迴往上爬升,相當於在錫安岩層一層一層往上攀爬,岩石的顏色由紅、褐轉為棕色和橙色的混合色,這是這一岩層沈積形成時氧化鐵含量比較少。當車輛進入棋盤山壁群時,山壁的顏色將變成灰白,恍如進入另一個世界。

棋盤山停車場是卡梅爾錫安公園觀光路線的終點及折返點,我們就在棋盤山觀景台下車參觀。

棋盤山是由於滑石地質的山坡有平行的垂直溝和和水平溝形成的,很像超大的棋盤畫在山坡上。根據地質家研究,棋盤的垂直溝痕是冬天大雪冷凍使滑石岩收縮產生垂直裂縫,冰雪融化時雪水順著裂縫流淌雕蝕而成;水平溝形成更早,是在侏羅紀時期,古老沙丘上風沙的波紋,經過冰雪覆蓋凝凍,尚未完全解凍時風沙再覆蓋,如此反覆沈積進行,慢慢形成的。

站在觀景台,仰望著超大的棋盤,我心想:這個棋盤,空等了千萬年,沒有人來對奕,更不知要如何下子。可是,世事早已如棋局,雖然已經過了千百年,依舊難分輸贏。

接近中午時分,我們上車離開錫安國家公園東門,前往海拔更高的布萊斯國家公園參觀。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jtlud&aid=155368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