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政治大學校園的朋友們,探今日時局的由來──由您不知道的「噍吧哖事件」的沉痛史實談起!
2014/03/30 10:24:55瀏覽1033|回應6|推薦29

上次偶然在政大校園中,與您們相遇;說了自身的感知與感慨‧‧‧‧不好意思,居然引起了我許多個人研究台灣史而想說的問題‧‧‧‧‧

啊,那是一場可遇不可求的機遇,其他想說的話,就在這裡說了吧‧‧‧‧

今天我們島上時局動盪不安,何以如此?上個月在台南發現一個日據時代「噍吧哖事件」的千人塚,您曾注意到嗎?就讓我由那個歷史事件說起吧‧‧‧‧

首先,知否?當年日本當局通稱該事件為「西來庵事件」;我台人則多稱為「噍吧哖事件」;〈可見於日人喜安幸夫著,,「日本統治台灣秘史」,武陵出版社,頁110〉

為何有這樣的差別?

相對地看,「西來庵」是台南地方的一個宗教的廟宇,是一個點而已;而「噍吧哖」則是一個當年台南府城附近的一個地方,比較起來是大很多了;這裡官方的命名,當然顯示了日本統治者意圖隱匿其地位,並強調其「迷信」;也因此,在1920年,官方就乾脆把那地名,由地圖上消失了;而我不屈的先民則繼續長期地保持了「噍吧哖事件」這個名稱──似乎雙手血腥殺戮的殖民統治者倒也並不拒絕‧‧‧‧‧‧

但是,終究他仍只是一個今天在地圖上已經不被標示的地名了。

然而,史實究竟是什麼?為何高度宰制我先民的殖民者並不壓制那個名字──上課時,我們有沒有人發問──包括該案件怎能那樣地「大規模」?〈據該案資料,不僅南部,中部甚至台北也有人加入〉

一〉日本當局為了打擊抗日人士,習於把我抗日人士說成是「迷信」,然而,只是「迷信」嗎?我們的老師也這樣跟著教;教授們有沒有解說,只是「民不聊生」就會發生「西來庵」事件嗎?──然而,所有史書都載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趁著列強之間火拼,無力東顧,使得日本經濟獲得很好的發展,那麼那時能夠挑起大規模抗日運動的宗教是哪一派的?

知否,那是當年中國社會中的一種在家修行的民俗宗教,通常叫做「吃菜人」;他們的宗教信仰與其神明溝通的方式,是透過特殊的宗教執事者,請神明降旨,寫在沙盤上,所以稱之為「扶鸞降筆會」。──對的,就是我們今天還偶會聽人說起的「乩童降筆活動」。您們很多人認為自身是知識分子,或者學的是自然科學,可能會輕視它們‧‧‧‧就是他們‧‧‧不過,更重要的是‧‧‧被日人抹煞掩蓋了的‧‧‧

知否,一次大戰期間,日本景氣明顯上升,島上雖然受到些帶動,然而開徵了建築基地稅以及印花稅,兩者皆為新稅,增加了我先民的稅負;尤其後者,是依照交易次數徵收,並非根據交易額度徵收,明顯對於低收入者不利;此外,建築基地分七十等則徵收,由第一等則之每甲2603元的捐稅,至第七十等則之每甲一圓,所有貧富地主都受其壓榨;真是很明顯地剝削。換言之,其時市況雖然確是稍佳,而農村難有改變,但稅負之增加卻無有已時;難怪當時余清芳的起義文仍有「刻剝膏脂」、「民不聊生」之說。

此外,在這次事件爆發前,您們的教授沒有告訴您們,歷史是延續而來的;1895年,樺山總督用了大屠殺的政策,想殺完或趕光我們先民;1897年,他們失敗了之後,立刻以天皇恩准之名義──也算他的「尊重民俗」,推行「鴉片緩禁」的奴役政策──恩准我台人癮者吸食;因為,設計該政策的後藤新平知道,鴉片可以戕害吸食者的身心,甚至遺禍子孫;在他1895年末所提出的意見書中,他曾指出:

凡罹鴉片中毒症者,益食多量為足,終致破產廢業,其子孫心身俱不健康,各種能力均益趨劣弱」』〈日據初期之鴉片政策附錄保甲制度」,第一冊,省文獻會印行;13。〉

我們先民在清政府時代不服官方取締,受到日人大屠殺之後,怎可能接受殖民者這樣「包藏禍心」的安排?那時正巧由海峽對岸故鄉的民俗宗教傳來了一種戒吸鴉片的方法──那是正符合了現代我們醫界的戒斷方式〈宗教輔導、心理輔導、群體輔導〉──那宗教就是上述的在家修行的「扶鸞降筆會」‧‧‧這一段史實,您們的教授有談起嗎?他們要隱瞞什麼?請看啊,我們當年先民轟轟烈烈、真是義烈可風的先人啊!

降筆會先以一度乩示:應予禁忌吸食鴉片以來,使各地吸煙者靡然奉以為信,因而據聞欲廢煙者頗多,現今在於台南所聞吸煙者之減少人數……本年4月與6月兩月之鴉片請賣人數……幾乎將鴉片請賣者之數減半。至此減少之傾向,仍在繼續中……」〈「降筆會與阿片之關係」,收入「台灣慣習記事」,第一卷下,第十號,190110月發行;台灣慣習研究會原著,譯者黃連財,省文獻會印行,頁175

這就是史實,為何您們的教授們都不肯教?注意到麼?這裡所說的地方正是說當年的「台南」啊!

請再看當年的史實──

降筆會戒煙盛行的地方,一般經濟都變得很好,如修築很好的堤防、道路沒有一戶滯納稅款。蓋鴉片癮者戒煙後,當比戒煙前可減少有害無益之煙費支出,可改善其家庭生活」〈轉引自「日據初期台灣之降筆會與戒煙運動」,王世慶著,收入台灣文獻,第37卷第4期,頁137~140。〉

這才是我們台灣人真的應該申請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也可以向聯合國中的戒毒委員會表揚的事蹟吧!?

然而,很不幸地,我們偉大的先民被日警無天理地打壓了,有一位金鸞堂的堂主李緝菴先生為我們留下的這樣顯示中國傳統「義烈可風」的抗議文:

堂中施行之事,以降筆造書,勸戒洋煙為主,其書中所引證者,皆是善惡應報之事,使民人若知警省,不敢為非,大有關於風化;若戒煙一事,又屬顯然之利益也;

至於堂內供職之人,皆為行善起見,各皆自備飯食,並不敢取分文,豈邪術師巫惑世圖利者,所可同年而語哉。……未知身犯何罪,律犯何條,誠令人不解也;倘政府強欲加之以罪,私等有殺身成仁之美,政府有妄辱善民之名,雖肝腦塗地亦無恨焉。」〈同前書,頁128。〉

紳民假外較場王爺宮為神壇降乩之所,為戒煙人等尚無房屋可棲,各庄運送竹、木、茅草,已助蓋造之需,今日肩挑背負者,更覺接踵於途,現已堆積如山矣〈「預蓋齋房」,台灣日日新報,1901627日〉

看到了麼,在「噍吧哖事件」發生的十四年前,不,由於這一歷史脈絡,可能更應該說是「西來庵事件」發生的十四年前,原來我們先民是這樣地讓我們可以自豪‧‧‧雖然他們被強烈的打壓,然而,人心不可能不記憶那充滿希望一幕吧‧‧‧十四年的歲月,就能夠讓它們忘記自身曾經奮鬥的身影嗎‧‧‧合理地想像‧‧‧許多先民應該到1915年仍然記得,並且可能他們不少人都有著我們民間傳統面對命運撥弄時的那種「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的信念‧‧‧

以上的資料與它的分析夠了嗎?──

這裡讓我們可以接續在認知西來庵的信仰,應該與1901年前後,一度在我島嶼南北極為成功,但由於日警大力取締而失敗的降筆會之間,有著可以連結的關係──然而,日本人與島上主流教授都要您們只注意它們的「迷信」,您們重視台灣人的主體性與尊嚴的話,建議您們,不要跟著它們只是鄙視他們的「迷信」啊。

最後,另一個資料,在此應該有關鍵的重要,教授們有告訴您們嗎?

那是打開「余清芳抗日革命案全檔」第一輯第一冊中,對於本案的首要首腦余清芳的生平概要──

清芳‧‧‧六、七歲時就讀私塾習國文數年。‧‧‧十二、三歲時輟學‧‧‧日軍侵台時,年方十七歲,不願受異族統治,投身武裝抗日義軍,及抗日戰崩潰後,隱忍自重,‧‧‧光緒二十五年〈1899〉七月,就台南廳巡查補職後,被派在台南、鳳山、阿公店等地服務,二十二歲至二十九歲間,都從事斯職。光緒三十年〈1904〉辭職後,經常出入台南廳下的各地齋堂,反日言論漸露‧‧‧日人早有風聞,惡之‧‧‧曾被押送‧‧‧管訓‧‧‧經過兩年十個月,於宣統三年釋放返回家鄉。‧‧而反日意志愈堅。就在這時候結識大目降世家,住台南帝仔街的台南廳參事蘇有志及原大潭庄區長鄭合記。‧‧‧均任台南市西來庵董事‧‧‧

這位讓我這非「台南人」也感到景仰的義人啊,原來他不但很早就受過漢文教育,並且他十七歲就投身了我台人1895年的自救運動;而在我們論述這西來庵事件上,他在1901年之前後,那正是他成為巡查補,擔任日警助手的時期,這應該是一更重要的資訊‧‧‧

我們是否可以想見,當時這位曾經意圖報效於義軍的年輕人,這時親見了日警口蜜腹劍地宰制我們父老的一幕‧‧‧想像著他讀到那位堂主的抗告文時的沉痛‧‧‧

當年,距離全台「扶鸞降筆會」被扼殺的沉哀,不到十五年,應該還不難喚起往昔的熱情;這應該才是「西來庵的影響力」之所以能夠在短期間廣布中南部,近兩千人被起訴,八百多人被判死刑,四百多人被判有期徒刑,而台南廳農業人口竟然消失了二十萬人的真正理由吧。

以上我們台灣先民的歷史史實,為何教授都不教呢?或者都不研究呢?

尤其,自當年〈1990年代〉李扁路線,高調「去中國」的「本土化」以來,這樣可以讓我們台灣人的主體性簡直可以達到「頑夫廉,懦夫立志」,可以掀起偉大社會運動的史實,為何要被抹煞呢?──只是為了李登輝輩的皇民幻想,台灣人,台灣人,追求尊嚴,追求理想的我們,就必須要放棄我們先民這樣可以亢懷史冊、自尊自豪的義烈傳承嗎?

 今天的時局,無分藍綠,大約都對於自身的處境高度不滿意,但是對於處理問題的目光都只是指向對方,甚至也有乾脆推托給霸權國家者,似乎自身的存在完全只是一個悲情而不曾擁有崇高意義與價值的實體;請問,在上述的史實脈絡中,作為後人的我們,真的應該那樣虛無嗎?我們豈非應該,不分藍綠,共同莊嚴地承接下來他們這寶貴的文化遺產?為何要迴避自身先民當年血淚奮鬥之所遺留的、放諸世界應該也絕不遜色的堅貞啊──

這次,關於我所研究的台灣史,就談到這裡吧‧‧‧希望對於年輕充滿理想的您們,能夠產生一些幫助,不管您是愛談什麼題目,或者您理想中的偉人是孫中山、列寧、或者馬克思、或者蓋瓦拉,或者葛蘭西,靜下來想一想,您究竟要怎樣建立您自身的生命基礎?在虛妄的名詞與血淚的史實之間,您應該如何建立自身往後事業人生可大可久的基礎?

泥人慨然敬白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12110833

 回應文章

Timoth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2 14:20

to Jenny

不好意思,寫文章難免一時不察,一竿子就把一船人都打翻了,當然我相信這一代小孩還是有很多優秀人才,一時失言,在這裡謝過了

to 泥人老兄

我對台灣史的理解說實在大概只比高中生稍微好一些,不是我不愛台灣,這麼小眾的歷史真的引不起興趣,不敢在您面前獻醜,國共內戰的歷史我就念得還可以,找機會也可以聊聊這個話題喔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5-03 11:26 回覆:
Timothy (timtsao)兄

不客氣,大家交換意見;

我只是少年時期讀「亞細亞的孤兒」,受影響頗大,

因而,對於台灣史的問題涉入較深,非往後坊間為政治目的而做的「研究」可比

自然,對於中國近代慘史,也不能不探究,希望將來有機會再行溝通‧‧‧‧

泥人敬白

Jenn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政客操縱利用年輕的生命
2014/05/01 22:58

老爸寫了一首日語短詩.大意是:

十六歲的生命明天就要結束了.

白天大呼天皇萬歲.夜半掩被哭泣.

當飛機俯衝向敵人的航空母艦時.

嘴裡大喊著:歐尬桑......(母親)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5-02 00:12 回覆:
研究史實,真是讓人感慨‧‧‧‧‧

關於「神風特攻隊」的神勇故事,

在一本日本檢察官印行的小書中,
「檢察官與社會正義」,佐藤道夫著,陳鵬仁譯,慶宜文化出版,頁159。

我曾讀到過,原來不只是操弄著青年‧‧‧‧‧‧

據稱,他們是被餵食了迷幻藥的!

唉,怎麼能對年輕子弟們如此下手呢‧‧‧

泥人有感

Jenn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4/04/30 14:51

92歲老爸的"輝煌榮譽".我們就當他是日本人.

在頒獎會場看到一群老默默的白髮老先生老婆婆.

她們用著孺慕之情看著日本代表.末了還舉雙手用日語高呼"萬歲.萬歲"

我們一旁看了  都忍不住笑將起來 .....(非常滑稽) 

也無法怪他們 .日據時代一路接受日本教育. 吃日本奶水長大的.     

國軍接收台灣時發生了許多不好的事讓他們非常痛恨.

對於國民政府.台灣老百姓是有期待的.但是失望了.

看著穿草鞋.挑著鍋爐的國軍.拿著祖國國旗的手都愣住了.

二二八時.他們正年輕.知道敦厚熱心的好友被抓了.知道慈祥的老師消失了.

看著鄰居莫名其妙被公開槍斃.他們心底是惶恐痛恨的.

我們知道那個過去.所以他們懷念起他們的日本小學老師時.我們也接受了.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5-01 00:06 回覆:
就所知,這就是歷史悲劇的潛因‧‧‧‧‧‧

讀蔡墩銘教授的回憶,其中提到當年台籍老師教他五年,第六年由日籍老師教;

三年級起,台籍教師「補習」,要收補習費,他家窮,就沒「補習」,備受冷眼;第六年日籍老師教,免費「補習」,讓他感念‧‧‧‧‧

其實,當年日籍老師不僅是薪資比台籍老師多六成,另外有寬敞的宿舍配給,也是台籍老師所沒有的;
並且,台籍教師的學歷資格都不如日籍教師,很多都是代用教員,由公學校畢業生受訓三個月後充當;薪資更是低下!

當年自1922年起,師範學校中的台籍生數字逐年下降,日籍生日益增加;以致公學校中代用教員充斥,使得日籍教師備受感謝,真是惡毒的設計!

然而,更應該指出,所謂「補習」之說詞,是錯的;當時的實際是「補課」才對;日據下五十年,直到最後所謂「義務教育」實施,雖然日台學童都受所謂的「國民教育」,其實日人在校用的是第一種課表,我台人在校用的是第二種課表,兩者並不相同,而升學考試依據較深的小學校教材出題;
換言之,升學考試時期,我台籍生一直都面臨著,沒有學過的教材,例如,日本古文或較深的數學題目;如果沒有獲得教師課外的教授,就不可能答題,這哪裡是我們今天的補習?這是教師應教而未教的「補課」!

而我們的前輩不察,混淆「補課」為今日的「補習」,而歌頌之‧‧‧‧


真是讓人感慨啊。

前此坦言,您能不怪罪,感謝。謹此說明。


泥人敬白

Jenn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9 14:17

我們家有兩個政大生.還好.腦袋還清楚害羞

看了學運學生理所當然的拿人家食物吃.說:可恥.

這讓我們很欣慰.我們知道還是有許多聰明的孩子在做正確的事.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4-30 12:39 回覆:
現在的時局不同於以前了,唉;過去雖然讓人不滿意──

但是誠如法國小說家紀德在他著名的小說「日尼微」中所說的,「在我們母親的年代,急於爭取自由,

然而,如今爭取到了自由,但是自由之後,我們又該如何?」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今天的大學生們,社會對它們很寬容,但是他們該如何呢?

這是個不容易打混的時代,更多自由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責任‧‧‧‧

怕沒有很多「正確」的事可做,而有更多的風險,

就像在您的格子裡,看到那輝煌的榮譽,然而,那榮譽後面包含的是什麼,怕不容易知道啊;

我們的大學生們,在受到群眾輝煌的歡呼,那歡呼的背後有些什麼,他們知道麼?

泥人慨然

Timoth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4/28 17:14
泥人老兄置頂的這張照片,我似乎在報上看過,是不是一兩個月前挖出來的千人塚,據說可能是噍吧哖事件處決犯人的一個埋骨場所,後續不知道求證了沒?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4-28 22:51 回覆:
確是那張千人塚的相片;是在新化地方發掘出來的。

歷史上該地區還有第二個那樣殺戮的紀錄嗎?

應該沒有了吧。而根據當年的紀錄,噍吧哖事件中,日軍對於嘉南地區百餘庄進行屠殺

新化庄地區是其一而已‧‧‧‧‧

唉,悲哀啊,那許多枯骨,其冤魂可不還流離在其上空?


泥人敬白

Timoth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惜了
2014/04/28 17:10
泥人老兄寫得雖好,但沒做成噍吧哖事件懶人包,這一代學生可是不買單的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MAIN_ID=488&f_SUB_ID=5802&f_ART_ID=510848
這裡分享一篇奇文,一篇文章道盡這一代人的嘴臉,真理在那邊,你自己不去探詢,不去理解,卻怪別人用一個你認為艱深、無趣的方式告訴你,牽扯到理論層面的知識,哪裡可能有趣?辯證思維跟邏輯思維有沒有辦法用一個懶人包讓人一分鐘掌握?
扯遠了,我曾因研究林少貓事件順帶看了些噍吧哖事件的資料,但沒有泥人老兄這麼完整的史觀,充其量個案研究一下,人家提起噍吧哖不至於啞口無言,印象中當時看的資料說到今天台南還有個順口溜說的就是這個事情,什麼余阿芳害死蘇阿志,蘇阿志又害死了誰這樣的順口溜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4-28 22:39 回覆:
有您仔細看完,又給我回復,我已經很高興了。

謝謝您。

要知道史實,至於順口溜,在皇民化之下,那種事情,以日本人下圍棋的細密本領,要製造太簡單了。

它們扭曲史實的本領很大的,若有興趣的話,您可以看我的書
那本「應以史實更正教科書的相關部分」,細看其中許多外界不知的資料,

他們的本領就很清楚了。老毛子說,研究才有發言權,是有道理的,
唉,自稱愛台灣的,不肯下功夫,怎能上擂台?

泥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