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偶然的一場講演,在政治大學的校園‧‧‧算是盡己之力吧
2014/03/28 21:50:17瀏覽940|回應1|推薦38

偶然的一場講演,在政治大學的校園

‧‧‧算是盡己之力吧

 

為了繼續我關心的台灣史問題,我今天又去了政治大學的圖書館;接近中午時才進去,今天好像是他們的重大活動日,有許多廠商在校內找學生促銷自身的就業機會;我快步地走過那些帳篷攤位……在開架的書海中檢索了幾個小時……直到飢腸轆轆才趕快離開。

 

沒想到,這時企業們的徵才攤位都已很冷清了;「回家去」,我沿著那排帳篷右側熟悉的步道快步而行,走著……正要向「政大書城」的方向右轉,卻看到左面的校園綠地上,有一個手拿麥克風的中年人站立,一大群年輕人圍坐……並且不斷地傳出哄笑聲;我放緩腳步,依稀入耳的是「民主……」與「……七合一選舉」之類;哎呀,竟然讓我在此遇到了,……

我走上前去,定睛一看,人數怕有四五百人吧,那個被稱為「教授」的中年人侃侃而談,高調著「民主」,高調著「野百合學運」有著多麼「偉大」的光環,說他個人當時在國外,是多麼仰慕「學運世代」當年的表現;鼓吹著今天的大學青年應該把那樣「偉大」的精神繼續發揚光大;其言詞不斷地以「無能」之類的字眼,嘲訕並且成功地煽動著聽眾的應和,我默默地聽著,私心慨歎著,沒想到自身今天會在此大學校園裡見證了這個「時代精神」的無知……

 

我是多年不喜牽扯過往,是個長久低調的人了;我默默地聽著‧‧‧今天的民主光環下的鬥士們啊……直到……他強調著不只當前的三月三十日大家應該要投入,並且要維持到今年的七合一選舉時;我才忍不住地走上前去;若真是那樣長期的投入,學生的課業呢?中間隨時可能出現意外狀況,由誰負責‧‧‧最後當他的講話結束時,主持人接受了兩三個學生發言,我最後要求發言,請容許個人提出與那位教授不一樣的看法時,竟完全沒有得到發言的麥克風‧‧‧

 

在人群開始散去之時,我開始了我以下沒有麥克風的談話‧‧‧這一臨時、概要的講詞如下:

 

一〉   說明我是利用該校圖書館研究台灣史的校外人士,感謝政大這麼好的環境。

 

二〉   偶而聽到這位教授的說詞,認為其中不真實的部分很重要,自覺得應該把我研究台灣史的真相告訴大家。

 

三〉   「野百合學運」,真的有如那位教授講的那麼偉大麼,當時只是它們反對「萬年國代」,那是正與李登輝當時奪權的目的相同,受到李登輝的肯定,其實他們並沒有什麼驚人的歷練;相對於他們的自滿,後來無條件地支持某方面,他們就特別顯得幼稚;就個人所知道的,當年「野百合學運」的世代,原本傑出卻自滿而幼稚的大約多成為某政治陣營的大將,大家都遺憾,它們是被浪費掉了;當年剩下的則分為兩部分,家境較好,有學術想像的,陸續出國念人文與社會科學;另一部分則投入新聞界,想像自身能成為社會的良心;‧‧‧

 

四〉   來到2014年的今天,出國念書的早已回台成為地位崇高的教授了──它們還緬懷著當年的光環,那簡直是個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時代啊,他們常常向學生緬懷,讓學生頗恨「生不逢時」‧‧‧;而投身於新聞記者的,二十多年的媒體人生,大都已經熬到可以成為媒體中堅主管的腳色了;它們與上述學界教授有一樣的出身背景,類似的認知基礎──例如,李扁文化路線是他們共同信服的,然而,李扁文化路線所提供的那些,真是史實的嗎?

五〉   接著,我舉出了我長久以來在網路文章中一再慨歎的「嘉南大圳與八田與一」的史實為例;〈啊,我忘了說,他們的圖書館中有我的書可以看的〉我說,李扁一再強調多麼好的嘉南大圳工程,大家知道嗎,大家都被騙了,就像前年提到的「學運世代」也都被騙了‧‧‧

李扁告訴大家,八田與一了不起,史實是什麼?嘉南大圳於1930年四月完工,六月通水,到十二月,新的工程就被中型地震震損壞了360尺,以至於沒有人敢接手管理;另外,李登輝說嘉南大圳的水道一萬公里,多麼偉大;然而,「長」就是好嗎?大家一起來想想,一萬公里的設計圖,只要任何一個工科的高材生,慢慢來或是挑燈夜戰,都不難完成;真正的難處,難在於實際的工程完工後,如何維護?想想那過長的水道,坡度一定很小,烏山頭水庫上游的官佃溪含沙量很高,淤積就是最大的問題──八田設計由我農民負責無償地義務維護,〈今人竟有人美其名為「使用者付費」〉;

 

       此外,想想坡度很小的水道,在多地震的嘉南平原,怎能避免損壞?以及來自多地震的日本,工程專業的他會想不到麼?然而,這都是八田設計,由日警監督的工作!這使得我們農民日日夜夜擔心著水道的維護!這就是當年我們農民所說的「大圳咬人」的悲哀啊!〈時間不多,沒有談及工程中的無償徵收土地,以及原本自身全年有水的農戶,工程後都成了三年輪水一季的看天田了──這都是「大圳咬人」的實例〉

 

六〉    最後,我談到那些年輕教授的處境,它們都是帶著民主的激情去留學的;當然是有理想的;但是以政治學為例,它們有沒有想過西方的政治學主要以盧梭與孟德斯鳩分為兩大派別相對演與辯證,盧梭強調的是理念,以人民同意的社約論出發;孟德斯鳩則強調政治發展應該要重視各國歷史與文化的實際背景;西方政治學之能夠有相當的成就,乃是兩派辯證發展的結果!

 

      我指出,理念的推理,只要聰明才智夠,要讀出來雖不易,有財力的話,多讀幾年還不太難,但是要研究各國歷史文化,非把各國的古代語文與古代史都學好,否則不可能弄通,就很難了;因而,我們的留學生為了早日學成歸國,都只能挑理念的盧梭一派;也因此缺乏實際真實的歷史認知來自行辯證,所以它們的學問,實在是很難避免有缺陷的;此外,應是很顯然的,西方的偉大學者通常一定是為了他們自身的社會而研究,不是為了我們的社會而研究;所以,對於今天它們所強調的民主種種,我個人認為是缺乏充分的考慮的。

 

七〉     最後,我個人認為,那位教授所強調的「不僅要參加三、三零的凱道活動,並且還要把活動延續到「七加一的選舉期間」,個人以為是極危險的作法,說的好聽,為了捍衛民主的果實,但是根據理念與殘酷現實的辯證,群眾運動在漫長的時間中,隨時可能發生意外,可能就會斷送了我們民主的前途啊。

 

九〉    今天最後場子上,大概還有近一百多人吧,我向他們鞠躬,感謝它們留下來聽我的說明。

 

以上是老朽的我,今天的一場意外的演說──但願世界不要太亂了。

 

 

泥人留念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12072334

 回應文章

阿呆
2014/03/28 22:12
感謝您對台灣史的研究

對台灣人民的情感至上深深敬意
(a226494@naver.com)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3-28 22:31 回覆:
感謝您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的。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4-03-29 06:30 回覆:
年輕的時代,多麼嚮往傳說中的英國海德公園中,常有人們表達自身主張的場景

沒想到,今天竟然偶然地得到那樣的經驗

只是,今天這樣的民主況味

真讓人五味雜陳啊

泥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