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Q84 讀書心得-家庭宗教對立 革命-2
2009/11/30 13:38:15瀏覽718|回應0|推薦3
「弟兄要把弟兄,父親要把兒子送到死地;兒女要與父母為敵,害死他們。」

而青豆小時候,雙親是「證人會」(就是不可以輸血的那種基督教)的信徒,星期假日就會帶著青豆,挨家挨戶按門鈴,請人信主;青豆小時候在學校午餐之前,要閉眼唸祈禱文;所以在學校跟同學關係疏遠,受到排擠。

十歲那年,青豆跟爸媽說,他不要信教,從此爸媽就不再跟他說話,然後他就到舅舅家,漸次地獨立,過自己的生活。

之後,幾乎沒有聯繫。

我會想,如果基督徒只能愛教會的人,牧師跟家人即使處得不好,卻仍是宣揚神的福音,而福音講的是「愛」,神愛世人,神是愛;做不到的事情,卻是吃飯的傢伙,信仰的理論與實際面其實充滿矛盾與衝突。

深繪理是領導深山的女兒,深山是成立共產主義社群的領導(教祖),後來社群演變成宗教團體,因為出現了little people(具有神力,但是能力有限的神,會製作空氣蛹),複製出深繪理(mother)的代理人daughter,深繪理覺得事情有異狀,所以離開社群投靠到爸爸以前的好朋友戎野老師家中。

因為社群裡頭有daughter代理人,所以也沒人在意小孩的失蹤,而深繪理就再也沒見過父母;其實深山領導知道事情發生了轉變,但是他獲得了little people的能力,相對地承受副作用性的代價,所以也沒找過深繪理跟戎野。

這也是宗教發展到了後來,所產生的設限。

宗教的教祖、NHK收費員、證人會的信徒,還有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信仰,信仰讓自己的活著有意義,暫不管信仰本身的意義為何;所謂信仰只對持有的個人有意義。

如果你要這些人否定他們的信仰,等於要他們否定過去活著的信念,這大概跟要殺了他們差不多的意思,亞隆說,不可以挑戰強烈的信仰跟迷戀的愛情,兩者是靠神秘的面紗支撐,挑戰它們,你不會贏的。

所以要爸媽接受我的改變,等於要他們否定自我,是不太可能的。

我在想,如果我有了強烈的信仰(只要強烈,就有自我迷戀在裡頭),孩子十歲的時候,他們說我的信仰有誤,如果我持守強烈的信仰,代溝跟分離就會產生。

我想要,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10歲、20歲、30歲、…到以後,家是他們溫馨的港口,我可以像「小屋」的老爹,只是傾聽跟分享他們生命中的點點滴滴。

所謂的信仰,只是個人的幻相;所謂神祇只是個人自身的投射。

我也有信仰,因為要足夠支撐我的存在,而能夠解決矛盾與衝突的,是讓信仰成為過程,隨著時空有所包容、轉變及接納;孩子不是分身,他們會成為另一個存有,有精神上的相似性,然而是獨立的個體。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rislin1212&aid=3536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