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一年德國走出二戰陰影
2020/07/28 00:03:00瀏覽5531|回應3|推薦143

從慕尼黑新市政廳高85公尺的塔樓頂北眺望,遠處可見兩處非常醒目建築,巍然矗立,電視轉播塔,及高級房車BMW總部;這兩棟建築都是當年慕尼黑為舉辦1972夏奧所興建電視轉播塔之下就是奧林匹克公園,也就是當年夏奧各項比賽場地,主運動場淡綠色看台儼然,上頭大面積的壓克力屋頂,是全球首創,也顯示當時西德在各方面之進步BMW總部外形像汽車直立的汽缸,造型獨特,1999年就被指定為歷史建築,現在也是慕尼黑的另一個地標。

 

1972年距離二戰結束的1945年,不過短短的27年,雖然當時東西德仍未統一,德、日、義二戰三個主要同盟國,到此都舉辦過以促進世界和平為宗旨的奧運,義大利及日本更早1960及1964年,分別主辦過羅馬、東京夏奧,顯示當時國際社會氛圍,對不久前還殺紅了眼,誓不兩立敵對國家的接納及反省,也從一戰結束後,簽訂秋後算帳式的凡爾塞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的歷史中,學到一些教訓;凡爾塞條約在巴黎凡爾塞宮(Palace of Versailles),四週以無數大鏡子裝潢的鏡廳(Hall of Mirrors)簽署,鏡廳確實寬廣宏偉,金碧輝煌,但似也鏡花水月,清算式的條約,造成德國民心反感,希特勒趁機以國族主義搧動,19年後,德軍閃擊波蘭,二戰烽火再起,全世界又陷入更大戰亂,造成更多生靈塗炭。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如野火燎原,全球陷入一片恐慌,打亂了很多人的計劃行程,也打亂很多國家的計劃和節奏2020年的夏季奧運,原訂2020/7,也是本文貼出的前後,在東京舉行,但來勢洶洶的疫情,讓日本政府疲於奔命,日本一向被視為公衛先進國家,但防疫表現卻左支右簇,荒腔走板;一般認為日本為如期舉辦夏奧,有所顧忌,因為這場夏奧對日本太重要了,除了已經投入三兆日圓的資金,金額夠龐大,擔心資金無法回收之外,日本更希望藉由這場夏奧,複製1964年東京夏奧的成功經驗,幫助日本從失落的三十年(Lost Decades)魔咒中翻身,再次脫胎換骨。

 

1964日本拔得頭籌,成為亞洲國家中第一個夏奧主辦國,1964,那已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距離二戰結束的1945年,才短短19年,拜1950年韓戰之,日本成為以美國為首盟軍的後勤基地,迅速從二戰的斷垣殘壁、滿目瘡痍中復甦,1964年東京夏奧的成功,宣告日本走出二戰陰影,也讓日本如虎添翼,迅速再度進入世界強國之列,三年後的1967 年,日本的GDP超過英、法,1968年超過西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頭銜一直到2010年,才被中國大陸超越;1970~1980年代,經濟上,日本在世界各地攻城掠地,無往不利,是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筆下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1Lessons for America,也是日本歷史上的黃金時代;讀賣新聞曾於 2011 年舉行「昭和時代的象徵」民意調查,排名最高的是 1964 年的東京夏奧,反而不是我們想像的二戰,其實兩件事應該都是日本人刻骨銘心的記憶,但是美好的事總令人難忘。

 

奧林匹克運動會,尤其夏奧,從來就不是單純的運動盛事而已,除了會帶動主辦國經濟、社會與文化各方面的成長,更是主辦國綜合國力的象徵;除了1964東京夏奧,1988年漢城夏奧之於韓國,2008年北京夏奧之於中國,對提升國家綜合競爭力之重大助力,有目共睹固然也有幾屆不是那麼叫好叫座,像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1980年俄羅斯莫斯科2004年希臘雅典2016年巴西里約,一般認為,這幾屆夏奧對主辦國的助力就不大,甚至還留下不小的債務。

 

慕尼黑夏奧之前的1970/7/20,當時西德總理(Chancellor of West Germany)布朗德(Willy Brandt)訪問波蘭時,在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Warsaw Ghetto Uprising)的驚天一跪,象徵德國與以色列及東歐諸國二戰恩怨的和解,慕尼黑夏奧的成功,也正式宣告德國走出二戰陰影;但慕尼黑夏奧也有美中不足之憾事,期間發生巴勒斯坦武裝組織黑色九月 (Black September),挾持並殺害11名以色列運動員的慘案,震撼全世界,也是之後層出不窮恐怖活動的濫觴。

 

對台灣而言,慕尼黑夏奧成績,應是無甚可觀,但是台灣最後一次以中華民國(ROC)之名參加奧運,當年代表團由前一年在曼谷亞運中,受傷的紀政掌旗進場,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Montreal)夏奧,中華民國卽被迫退出,一直到八年後的1984年洛杉磯夏奧,才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之名重返奧運,那一屆舉重選手蔡溫義勇奪銅牌,棒球投手郭泰源,於比賽中投出158公里/時的生涯最高球速,打下來「東方特快車」美譽的基礎;同一年的塞拉耶佛(Sarajevo)冬奧,也派出12名選手參加;倒是當年慕尼黑夏奧,紀政掌中華民國國旗入場,2018年紀政為「東京奧運正名活動」公投的發起人,訴求以「台灣」為名義,參與2020年東京夏奧,也是世事難料,此一時,彼一時也。

▲從慕尼黑新市政廳高85公尺的塔樓頂,往北方眺望,遠處可見左側的1972夏奧電視轉播塔,及右側也是1972 年完成的BMW總部,是慕尼黑的另一個地標,主要配合當年夏奧而建,在奧林匹亞公園旁,外形像汽車四個直立的汽缸,造型獨特,1999年就被指定為受保護歷史建築。

▲▼從奧林匹克公園內的人工湖(),及前巴伐利亞王室夏宮寧芬堡宮(Nymphenburg Palace)遠眺1972年夏奧電視轉播塔。

▲▼由電視轉播塔俯瞰奧林匹亞公園-1972年慕尼黑夏季奧運的場地,大面積壓克力懸吊式建築,是該屆夏奧場地的最大特色,也是當時世界首創。(摘自Wikipedia)

▲▼從奧林匹克公園內場館間遠眺1972年夏奧電視轉播塔。

▲▼田徑項目場地,也是開閉幕的主場館,觀眾席蘋果綠座椅,看起來很壯觀。

▲▼田徑項目場地,也是開閉幕的主場館,另一面觀眾席蘋果綠座椅。

▲主場館外坡地的奧運五環標誌。

▲▼奧林匹克公園內的人工湖上有不少水鳥嬉游。

▲奧林匹克公園環保做得不錯,看不出是運動場。

1970/7/20,當時西德總理布朗德訪問波蘭時,在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幡然下跪鏡頭,政治人物行事都有目的,消除兩年後慕尼黑夏奧的障礙,應是盤算之一。(摘自Wikipedia)

▲▼1972年慕尼黑夏奧,是台灣最後一屆以中華民國之名參加奧運,當年代表團由後來被稱為「東方飛躍的羚羊」的紀政掌旗。(摘自Wikipedia)

▲▼1964年東京夏奧的主場館-位於新宿區霞秋町的國立競技場(上),現已延至2021/7的東京夏奧,日本在取得主辦權後,拆除原建築重建為新國立競技場,下圖為2019/10拍到的照片,已近完成,也將是2021東京夏奧的主場館。(摘自Wikipedia)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lin9863&aid=133802568

 回應文章

sam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70年去日本研習曾去看萬國博覽會和東奧運動場
2020/08/17 19:08
1970年去參加日本政府(外務省與建設省合辦)的研習班,曾被安排去大阪看「萬國博覽會」及「東京奧運會場」,當時日本的電視、雜誌、報紙幾乎每天都在登載「日本第一」,回台後他們每個月都會寄月刊來,也是談日本的GDP何時要超越美國,可惜好景不常過沒幾年就陷入「失落的年代」了。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8-18 17:26 回覆:
謝謝samia。
1970年代是日本人趾高氣昂,在世界各地橫著走的年代,日本的一些管理工具,像品管圈(QCC)、戴明賞,TPM(Total Preventive Maintenance),等,被奉為圭臬,那時相傳日本人工作很拼命,東京的辦公大樓,到12點都還未熄燈,我們都專程去朝聖過。
但1985年,美國人搞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日元大幅升值,就慢慢走下坡,就是所謂的lost decads,美國人說厲害很厲害,説很壞也很壞,現在美國鬥老共,手段跟當年美國對付日本的,其實似曾相識。

charley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4 09:29
精彩的歷史回顧。高高的電視塔是地標,老遠都看得到它。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8-06 18:05 回覆:
1972年的慕尼黑夏季奧運,台灣也有實況轉播,由台視負責,信號就是由那個高高的電視塔送出來的,記得那時大部分的電視機都還是黑白的,也記得開幕表演的節目,有一些穿著巴伐利亞的傳統服飾,那時覺得很新奇。

盹龜雞~ 擎天崗還行步道賞芒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31 11:23

初不了國 , 沒法去德國,就來 Charles 的格文裡 尋找德國 。

那張奧林匹亞 運動場的照片 真是震撼,大概是無人機拍到的, 才有那樣的高度和視野 , 我的小手機是永遠不能及的 。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於 2020-07-31 23:06 回覆:
謝謝盹姊。
COVID-19疫情蔓延,確實讓人悶壞了,最近台灣離島旅遊很熱門,其實也是一種「無魚蝦也好」的心情。

Wikipedia那張空拍圖,很可能是從電視轉播塔上拍的,其實那上面有家餐廳,我去時因行程較趕,並沒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