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願伴君側 52
2019/06/24 14:58:49瀏覽64|回應0|推薦0

迢迢 3

一會,有群人圍住米榕。  

「小兄弟,是把好刀。」  

說話的是個方臉留著落腮鬍的彪形大漢,一看就知不是善類。  

「過獎。」她從容地回答。

「以你的身材,會不會太重?」  

米榕放下酒杯,起身,個頭一點也不輸眼前的壯漢。

「我這把刀叫『霞火』。是把妖刀,被詛咒過的,不是你這種草包所能~」

呸!一口口水直射米榕俊臉,她輕巧的閃過。

「我鷹人在這裡也算是個人物,怎能讓你這種白淨娃兒胡鬧!廢話少說!把刀乖乖給我,我就原諒那匹賤馬傷我兄弟之仇。」

「有本事自己拿,我又沒攔你。」米榕蔑笑「不過~不要傷及無辜,否則我不饒你。」

客棧的人靜觀其變。

霞火就在伸手可及之處,應人卻顯得猶豫。因為刀身正發出紅色的光芒,好像一塊燒紅的鐵,他有所顧忌。

「你去!」他推出身邊的手下。

「哼!」米榕更加輕蔑「還說自己是一號人物!丟臉!剛才那人想必也是做了你的替死鬼,你們跟這種人肯定沒有明天!」她對鷹人的手下說。

可惡!鷹人又羞又怒,賭氣的握住霞火,全客棧的人眼睛一閃。

「哈哈!」幾秒鐘後,他高舉霞火「有什麼難的?謝啦!小兄弟!」

他的手下鬆了氣,一行人欲離店。突然,蹡啷一聲,霞火從他手中掉落。

「啊!」鷹人發狂的大叫,汗珠像噴泉一樣奔流,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眾人這才發現他持刀的手掌已經消失,血流如注,莫不驚愕譁然!

「我早說過,霞火和七彩都是我的東西,就算我死,也沒人能擁有他們,誰碰誰倒楣。」米榕撿起刀子,繼續喝酒吃菜。

紅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北極星的冷冽,霞火彷彿有靈性似的。店內突然從喧嘩歸於靜寂,幾桌客人悄悄討論米榕,直到她用完餐。

「客倌慢走。」米榕錢給的慷慨,小二親自送到門口,伺候米榕上馬。

就如店小二所說,她很快發現了漢人開設的客棧。

「一間房間。」對她而言,漢語並不困難。小二猜得對,她母親確是漢人,從小她也跟著學了不少漢字和習性。

「客倌貴姓?一人?」掌櫃問。

「姓米,只有一人。」

「春雙!」中年掌櫃粗略地看了米榕一眼,沒再多問。

不久,一名妙齡女子,蓮步款款而來。雖是粗布衣裳,卻掩蓋不住天生的麗質。見到米榕,她欠了欠身。

「帶米公子去房間。」掌櫃吩咐。

「米公子請。」聲音亦是悅耳。

「春雙打水來侍候公子梳洗~」

「不必麻煩。」她搖頭「我自己來。」

「那麼,請公子梳洗後,安心就寢,養足精神。」

春雙走後,米榕對於她平靜的神色感到懷疑。一個才十七八的少女,卻有著足以容納天地的氣質,呼吸說話間不像在邊城做事,看盡臉色的人。

這家店及店裡的人是何方神聖?正想著,春雙已端水進來。

「多謝。」見到乾淨的水,她心裡爽快大半。一心趕路,已有多日未梳洗。

「當真不用侍候?」

米榕點頭「對了,明天一早請人替我餵馬,七彩什麼都吃。」

「春雙知道了。公子有何吩咐,拉這細繩,自有人前來。」告知細繩地點後,她替米榕換了根蠟燭,隨即退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lyu&aid=12770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