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謎面──原載2022年5月5日《聯合報副刊》
2022/05/10 19:30:55瀏覽1849|回應2|推薦22

謎面 ◎吳敏顯 文.攝影

到附近大學校園散步,圖的是樹多人車少,非常幽靜。

驀然看見細細碎碎的金黃色葉子,或應該說是點點滴滴的金黃色水珠,靜悄悄地攤在步道旁一張座椅上,任由風兒差遣分配坐位,沒擠上,便朝石磚步道耍賴。禁不住吸引我停下腳步仔細觀賞。

深咖啡色的木板椅面,寛約四十公分,長度足足有它六倍。葉片躺在上頭,數都數不清,好奇地伸出手指頭想偷偷捺個指印,必須仔細觀察才挑得空隙。

每天清晨或黃昏,很多人輪番在此步道散心,每個人路過都要拐個彎偏過頭瞧一眼,猜猜那是什麼樹的花絮或落葉,鋪陳的又是什麼圖繪;很少人像我乾脆停下腳步,仔細瀏覽一番,甚至點名數數,妄想從中讀出秋風在座椅和地面留下哪些話語。

其中,肯定藏匿著未便公開的密碼。一則又一則謎面,教我讀了又讀,頗費心思。我安慰自己,此刻正忙著翻閱一本印滿經文的冊頁。奈何道行淺陋,左看右看再由上往下用心讀它,仍然弄不懂其中真正的涵意。

我知道椅子上和地面的經文,全是站在椅子後方的鳳凰木所書寫。理當有老天爺授意,它才蘸著風絲或雨水留下那麼些字跡,不難想見寫作時的心情一定不平靜。

老鳳凰木偶爾也低頭瞧,裝沒事人似的,默唸著自己寫下的經文。我側耳傾聽,並未聽出隻字片語。

偶有陽光篩落,很美;縱使老天爺始終陰沈著臉,還是很美。沒看見鳥飛過,沒看見其他人走過的時刻,四周真安靜。我禁不住瞎猜,若是遇到葉片爭相落下之際,不知像無聲的雪花飄飛,抑或是淅淅瀝瀝的秋雨?

連著幾天,經過這裡總卸不掉心中狐疑,猜來猜去竟覺得大有意思。可要我說出個底細,卻又說不明白。唉,人的心思本就不容易描述,何況由天地間所親自佈局,哪能任憑凡人俗眾解碼?誰又有如此能耐?

老鳳凰木費那麼大勁傳達秋天信息,可當我抬頭望它老氣橫秋的腦袋,瞧進眼裡照舊是一大篷春夏專屬的茂盛綠意。怪只怪這庚子年的氣溫,不時上上下下,忽冷忽熱忽雨忽晴,說它什麼季節,都像。宛如到處遇見的行人總是戴著帽子兜著口罩,說面熟,卻誰也弄不清楚對方是誰。

尤其,現代人依賴氣象報告,不必祭拜天地,三五老友幾杯酒一壺咖啡,各自眼睛跟隨手指在手機螢幕滑動,恐怕誰都找不到剩餘時間安頓閒情逸緻。

儘管在步道散步的大多上了年紀,也不曾看到老人家坐上那椅子歇腳。我猜,恰如小時候老祖母常叮嚀兒孫,只要紙張留存字跡,不管是舊報刊廢字紙,絕對不能任意撕毀丟棄,或將它踩在腳底,墊在屁股下,免得手腳長瘡屁股流膿。老祖母沒讀過書,從未見她拿紙筆寫字,敬重文字卻等同膜拜廟裡神明。

到這校園裡散步的人,似乎照樣傳承了幾十年前那種對事事物物謙恭疼惜的美好心境。

可身處時刻追逐叛逆的世代,難免突發奇想地要將自己設計成頑童,能夠肆無忌憚地跳上椅子,扭動四肢跳起街舞,把那些密密麻麻的字畫,重新寫過畫過,才不管大人是否看得懂,老師筆下給出什麼分數和評語。

原來,把某個角落的景致讀成小說,讀成散文,讀成童話讀成詩,皆無不可。進而憶起早年學畫,便呆呆地站在那兒,等待著畢卡索、康丁斯基、蒙德里安、米羅……,那些怪咖拎著畫袋,結夥硬闖進來。

無法揣測老鳳凰木將在什麼時候繼續寫字畫畫,反正我喜歡這片風景,步道傍著樹林,延伸出去,盡是秋天的遼闊曠遠。到此遊逛,已經是日常必修功課。

大自然不時流露心聲,偏偏人們反應遲鈍。或許一場大雨或猛颳陣風,這場美景即被一掃而空。趁著葉子們還聚攏一塊兒,不管這謎面解得開或解不開,趕緊多看兩眼。畢竟被人們誤讀、甚至完全無法領會的天書,總有它獨特的面相。

何況有些事兒怎麼猜都對。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想要的謎底──這正是大自然對人類最為奧妙最為神奇的試探。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時晴袁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5/12 13:53

老天爺大筆一揮,

寫就了無字天書,

待有心人各自解讀。

老師的這個切入點,

既有趣又有創意,

佩服佩服    

吳敏顯(wum330) 於 2022-05-12 20:04 回覆:

寫作可以擺脫任何拘束,誰都不妨放膽去找出路。

與  時晴共勉!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5/12 09:16

非常非常棒的文章!

啓發了我以另一個視野看天地,感恩。

吳敏顯(wum330) 於 2022-05-12 20:00 回覆:
謝謝  您的鼓勵!  敏顯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