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木頭|《小哥系列》小龍的拳頭(上)
2014/01/21 16:47:13瀏覽355|回應1|推薦42

 

開始寫小哥系列的文章之後,自己覺得很喜歡。
但因為開始寫的時候,並沒有事先規劃,想到哪裡寫到哪。
寫了幾篇之後,才開始有序列文章的想法。

所以發文的時序上有點跳躍。

這一篇 小龍的拳頭(上)、(中)、(下) 故事,
寫的是小哥的小時候,
以篇序上來說,算是前傳。

前傳耶~
寫到這裡有點開心,我是在寫小說哩。

 

 

/: 木頭

 

小龍偷偷的從工寮後面的雞舍溜出來的時候,左邊腋下夾著一隻母雞,並且用同一隻手的手指抓住雞的啄子,免得牠咕咕啼叫會吵醒還在工寮裡睡覺的友伴們。雖然小龍知道自己做了對不起友伴的事,但此時的他顧不了這許多,因為昨天媽媽終於回來了,距離媽媽最近一次離開到現在已經有半年之久。小龍的心裡雀躍著,他想著這隻母雞又大又肥,媽媽一定會很高興。他另一隻手的三根指頭彎曲著,指間緊緊夾住的是兩瓶米酒。

他想起前一天傍晚,媽媽到工寮來找他。當媽媽出現在這個連門都沒有的棚子前,他完全不敢眨眼,害怕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會發現這一切原來只是另外一場夢。小龍的心緊縮著不讓加快的心跳把眼淚從他睜大的眼睛裡逼出來。小龍知道男人是不哭的,雖然這時他才九歲。媽媽沒有蹲下來擁抱他,似乎也沒有注意到小龍已經比半年前又長高了許多,他多麼希望媽媽有注意到自己一直在努力的長大,小龍雖然全身上下只有骨架,不見幾兩肉,但是他的身高比同年齡的孩子高出許多。然而,媽媽當時只叫他晚上可以回家睡覺,就轉身走開,小龍只得抓起地上的外套,小跑步的跟上。

小龍靜靜的跟在媽媽的後面,壓抑著想要跑向前牽住媽媽的渴望。家,小龍在心裡想著,如果媽媽與繼父也當他是一家人的話,為什麼他們每次離開時,都不帶小龍一起走,在開始能夠感受到自己是被單獨留下時,那一年小龍才五歲,那時候的他一開始甚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小龍還記得當時他被繼父的家人,他稱呼伯父與姑姑的人,趕出來。他只好每天想辦法把自己餵飽後就來到附近,等待著媽媽的出現,等累了就在路口雜貨店門口的樹下睡著,他相信只要媽媽回來就會看到他的等待,那一次到底等了多久小龍自己都不知道。

這麼多年來,縱使小龍心裡有許多的疑問,但每一次媽媽一回來,他還是會跟著來到這裡,一個幾乎沒有人把他當成一家人的地方。

這一天早上小龍自己起床去上學的時候,媽媽和繼父都還沒有醒來,幾個大人橫七豎八的倒在沙發上或是地上。小龍知道,他們一定又喝酒喝到天亮的,媽媽醒來一定又會叫他去雜貨店賒借米酒,但是他們欠雜貨店太多錢了,老闆早就不讓他再賒借任何東西。

媽媽離開的這半年,小龍都是下課後去後山幫忙採收蔬菜水果、或者看顧檳榔樹賺錢的,當時的檳榔產量少價格高,為了防止樹上的檳榔被盜採,後山的主人都會請工人在夜間看守。看顧檳榔樹的期間,小龍跟著比他年長許多的孩子,就暫時棲身在他們自己用竹枝和廢棄塑膠布搭建起來的地方,一個他們稱之為工寮但也僅只夠他們遮風避雨的棚子裡。那時,他年紀還太小,沒有老闆願意雇用他做更粗重的工作,雖然小龍知道這幾年自己不斷的在長高,力氣也愈來愈大,等他小學畢業,一定可以賺更多的錢,到時候他就會告訴媽媽不要再離開,他可以賺錢養媽媽。

小龍跟幾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無論如何是無法保護山上的這一整片檳榔樹的,於是他們就去街上帶回流浪狗,十幾二十隻的土狗除了在夜間巡視山林的時候可以幫他們壯膽之外,也在沒有電力而漆黑的睡夢中陪伴著他們。至於後山的那一群雞隻,也不知道是怎麼開始養的,一開始好像是有幾隻在樹叢中覓食的小雞,當時被他們七手八腳的用樹枝圍起來的,現在也都長大了,如果稍加留意的話,還可以在草叢裡找到新鮮的雞蛋。

小龍看著被他夾抱在左手懷裡的這隻母雞,心裡對其他的夥伴有一點愧疚,但仍敵不過想要看到媽媽讚許的眼神,於是小龍夾緊母雞並且加快腳步往繼父的家裡跑去。

 ◆

男人幾次掙扎著想要翻身,卻差一點從相對於他的身材來說稍嫌狹窄的沙發上掉下來。再一次掙扎著把下半身擠進骯髒的沙發上,男人這才慢慢清醒過來。

『幹!』咒罵的聲音夾雜著一聲痰啐。『拿酒來。』

話聲未止,還宿醉著的女人聞聲就搖晃著豐滿的身體,咕噥的往廚房走去,沿途不斷的用腳掃開地上的酒瓶與雜物。

這男人看來四十歲上下,但實際年齡很可能只有三十幾歲,因長年酗酒早已鬆垮的身材還看得出曾經相當的孔武有力。眉宇之間的皺摺與滿臉的橫肉,瞧上一眼就能夠讓人打從心底感覺到害怕。『妳死到哪裡去了。』粗嘎的暴怒聲再一次響起,女人手上拿著一個玻璃杯走回來,幾滴水珠順著女人的臉頰淌了下來,是女人方才在廚房用水抹了一把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她把手上的杯子遞給男人,男人一仰而盡,隨即把手中的玻璃杯砸向女人的臉。

女人還來不及驚呼,男人已翻身攀爬而起,並用右腳踢向女人,『幹,叫妳給我酒,妳敢給我水,看我這次打死妳。』宿醉而顯得遲鈍的動作,卻因為使上了狠勁,女人還是被踹倒在地上。

『家裡沒有酒了,先喝杯水。』女人試圖壓低聲音以避免激怒男人。

『再去買啊。』

『昨天晚上老闆說再不還錢就不給賒了。』

這女人的體型與力量顯然都不是男人的對手,女人雖然試圖抵抗卻再一次被男人打倒在地。看著滴落在胸前的血跡,女人顧不得額頭上的傷口,用手推開被她撞倒的茶几,努力的想要退離已經抓狂的男人,眼睛卻又緊盯著男人的動作,她知道男人不會就此停手,不避開就會再度受到傷害。

 ◆

小龍進門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般狼藉。倒在地上滿臉血跡的女人正一臉驚恐的看著想要再度用腳踹向自己胸前的男人。

隨著發自喉嚨深處的怒吼,小龍彷彿全身的血液都為之沸騰。他衝向倒在地上的女人,想要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媽媽,此刻的小龍,仍不忘嘶聲的高喊著:『酒給你,不要打我媽媽。』並且奮力的舉高手上的兩瓶米酒。

這時,母雞的咕咕叫聲從門口傳來,方才小龍在撲向媽媽的時候,心裡卻是清楚的知道唯有自己手中的米酒才能救媽媽,所以雖然在驚慌之際放掉了母雞,卻牢牢的握住了這兩瓶可以救命的米酒。是的,當時小龍才九歲。

『拿來,算你小子聰明。』男人此時也彷彿已用盡了力氣般的倒在沙發上。小龍向前把茶几翻正,放下兩瓶米酒,就快速的轉身走向低聲咒罵的媽媽。他很快的把媽媽扶起來,卻被女人一掌劈在後腦勺:『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這時的小龍雖然感覺到委屈卻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扶起媽媽的時候,小龍感覺到自己確實長高了,力氣也比以前大許多。

『去把雞宰了,臭女人。』男人說話的同時,就用桌緣撬開酒瓶蓋,仰頭灌下一大口米酒,並從喉頭發出滿足的咕嚕聲。小龍壓抑著滿身的怒意與想要將男人碎屍萬段的衝動,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抵抗的時候,有一天,總有一天你會怕我的,小龍心裡想著,這才慢慢的放鬆了緊緊握住的拳頭。

放鬆下來的小龍,再一次的重溫剛才扶媽媽起身時的感覺,他想起一年前他赤著腳走過無數的山頭到鄰村去把喝醉酒的媽媽帶回來,當時八歲國小二年級的小龍,甚至還撐不住酒醉哭鬧的媽媽。小龍在心中暗暗的對著自己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帶著媽媽離開這裡。

晚餐桌上一起吃飯的除了他們三個以外還有兩個女孩,年紀比小龍大的是繼父的女兒,小的則是小龍的同母異父妹妹。媽媽煮了一大鍋雞湯,只聽得媽媽對小龍說:『飯多吃點,不要一直吃肉。』看著同桌吃飯除了他以外的每個人的碗裡都堆滿了雞肉,小龍努力的想著自己已經長大了,可以讓媽媽吃一頓豐盛的晚餐,於是他很滿足的吃著一口又一口拌著醬油的白飯。此時,大姊從自己的碗裡夾起了媽媽夾給她的雞腿放在小龍的碗裡,小龍並沒有抬起頭來,但是,他的心裡感受到一絲很久沒有的溫暖,這種感覺太遙遠以至於有點模糊。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木頭|《小哥系列》小龍的拳頭(中)
木頭|《小哥系列》小龍的拳頭(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ooden675&aid=10690559

 回應文章

冠慧~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1/22 15:41
這樣環境小龍 真的很乖巧 讓人看了很心酸
木頭...發呆ing(wooden675) 於 2014-01-22 16:12 回覆:
一個很心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