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為什麼要寫「社會記者的社會智能」?
2022/08/08 12:48:39瀏覽2256|回應0|推薦7

  「社會記者的社會智能:人情、面子、關係網絡的建構」這樣的題目,社會記者有何過人之處,值得寫成一本碩士論文;不僅是外界看社會記者有「成見」,社會記者看社會記者往往也有;翻閱多本前輩社會記者的自傳,為什麼書中總是在自吹自擂、花天酒地、講一些不知真假的風花雪月?社會記者有何社會智能、即興創作、行動思考、傳播技藝可言?越讀老社會記者的自傳,越出現自我懷疑,這個研究能做嗎?做出來有意義嗎?誰會想看所謂建構社會記者的知識體系?這本碩論跟這些前輩社會記者的自傳又能有什麼不同?社會記者不就是這樣,上不了檯面?

  但是自己從當年不敢踏進中山分局的菜鳥記者,從2007年走至2022年,15年後回頭再看這一路走過來的「血跡斑斑」,說血跡斑斑一點都不為過,社會組記者身上背負的就是數不清的刑案、命案、分屍案、隨機殺人案;如今已可以大方走進警政署、刑事局、雙北警察局,或是任何一個分局,面對機關首長,當面提出對制度、現象的質疑與挑戰,也可以走進偵查隊、派出所,跟基層警員混在一起,稱兄道弟,東拉西扯,請兄弟們關照。因而,近幾日領悟到,這篇論文所要探究的內隱知識真實存在,而且很重要,即使真的開戰,在戰火中也要將它梳理出來,為什麼呢?

  社會記者日日夜夜遊走社會最底層,與警察、兄弟、三教九流人物交手,臨機應變,透過人情面子、共舞展演、報恩報仇,最終打入核心、同化共生,雖然個人有時悲觀覺得外界「看不起」社會記者,但也深知社會記者有說不完的精彩,如同《趙老大闖江湖》書中提到,趙老大為了寫新聞,跑去當計程車司機兩個多月,就是如此豐富的存在各種行動;建構這一切知識系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下一個世代,未來無數投身社會新聞採訪的莘莘學子、學弟妹。這本論文將是經驗的濃縮,具有「傳承」的使命,也是自己當初進研究所,要寫出這些年來走過這一切的初心。

  過去前輩多半集中研究、建構政治記者的知識體系,而忽略、遺忘了社會記者,不應該如此,許多新聞前輩長官都說「只要能跑社會新聞而且掌握其中要領,就沒有什麼新聞不能跑的」,雖然,長官依舊不會將社會記者調到政治路線,往往是一入社會深似海,既然在社會新聞跑得好,就一直跑下去吧!但只要能跑社會新聞,就沒有什麼新聞不能跑,這句話說得沒錯;誰能面對求學孩子自殺跳樓的父親、父親殺死母親的兒女、女兒遭分屍的父母、隨機殺人案死者的家屬、受人爆料指控極度憤怒的受訪對象,這些都是社會記者要完成的任務,試問「如果是你/妳要怎麼完成?」

  進入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碩士在職專班求學,適逢近幾日學弟妹入學,讓自己重新回想當初為什麼報考,為什麼一路走到這裡?突然間看得更清楚,將這一切寫出來、建構出來很重要,而且除了人情、面子外,社會記者經營關係,還有「義氣」的存在;人情如果以「交換」為前提,面子還要考慮「給不給」,那麼義氣截然不同,不求回報、不談條件、不問交換,是真心為了對方好而付出行動,古人所謂「兩肋插刀」,只要兄弟好。譬如警察為了義氣,將一定會傷害到他、甚至被移送法辦的訊息告訴社會記者兄弟,而社會記者為了這位警察兄弟,藏起了職業生涯以來的最大獨家;義氣看不見、搆不著,但它確實在人與人之間運作著。

  社會記者前輩說:「政治記者穿西裝、皮鞋,採訪政治高官,而我們呢?穿著汗衫、涼鞋,陪著警察弟兄日曬雨淋,那裡有醜聞,那裡就去扒糞」,但那又如何,社會記者處理最難、最苦、最累、最悲傷、最血腥、最殘忍、最沒有人要處理的新聞,看遍真實人性、體驗無數人的人生,是最厲害的記者,將最厲害記者的知識體系建構出來,這是多麼有意義而偉大的事?超乎我個人之上。

撰於2022/8/8父親節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insky&aid=17663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