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原創*小溪小河---那年,那事,那風(8)
2010/01/09 17:38:02瀏覽774|回應2|推薦49

       爸爸長得白凈俊秀, 但命卻似乎不太好, 五歲之前的時光還算備受寵愛, 出生時, 因祖父還在贛州的信豐縣政府任職, 所以, 名字的第一個字便取的是 “ 信  ”字, 第二字與大伯 、二伯相同. 三歲時, 祖父已調到鄰縣任職, 本村的不少人因為知曉祖父的慷慨和耿直, 便時不時的假借去隔壁縣 “ 逢墟  ”的名義跑到祖父處蹭上一頓飯吃, 這在那個貧苦的年代應是一種不需要代價的改善伙食的機會, 每當村里人來到, 祖父會給錢讓他們上街買酒買一些雞鴨或肉菜蔬菜, 再回縣政府炒菜喝酒, 炒菜當然不是祖父的事, 但這些人也樂此不疲, 因為, 逢年過節都難以吃得如此好的伙食, 可以無壓力 、 無歧視的與 “ 讀書的  ”一起吃, 心里肯定覺得是賺到了.(村里和家族中的人稱呼祖父時, 或叫 “ 三哥 ”, 或是叫 “ 讀書的  ”, 祖父在他的堂兄弟中排行老三.)。

       村鄰們三番五次地假借 “ 逢墟  ”的名義往祖父那邊蹭飯吃, 次數多了, 可能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但是新的名義不斷, 層出不窮; 後來他們又以两、三歲的爸爸作為工具, 時不時的一路背著 、牽著到了祖父處, 祖父見到幺兒給帶來了, 自然欣喜異常, 大魚大肉好酒好菜招待吃喝一頓也便不在話下。

       在家做全職媽媽的祖母經常找不見年幼的爸爸, 幾次之後, 便得出規律, 只要不見幺兒, 便往幾個老愛往祖父處蹭飯吃的人家問一問, 落實了他家的人去了鄰縣的鎮上 “ 逢墟  ”,便可放心了。

       待到爸爸5歲時, 中國大地天翻地覆, 善於見風使舵者搖身一變成了“ 開明人士 ”, 秉性耿直的祖父不可能也不善於玩這樣的事, 便成了無業的前朝官員, 職務沒了, 所有的田、地、山、房屋被“ 沒收 ”, 祖父將5歲的爸爸抱養給了他在鄰縣任職時認識的一個商人, 商人無子嗣, 收養到一個可愛活潑的男孩, 也很高興, 物質生活據聞也還不錯。

       無業又無產了的祖父獨自跑到了“ 千年藥都 ”開起了藥店, 也還能維繫一家六口人的生活; 賣藥之餘, 買來醫學書籍自學, 後來竟也能行醫治病賺錢了, 針灸、開藥方還能辯證施治, 也得了不少康復後的病人送來的牌匾.  但接下來的政治運動連綿不斷, 如暴風驟雨; 很快, 藥店也不能開了, 只有回到村里。

       祖父在村里口碑很好, 因為正直, 所以看不慣恃強淩弱的事, 看到即會加以訶斥; 因為慷慨, 村里、尤其是家族里的一些善於搞悲情表演的人皆有從祖父身上騙得幾個錢的記錄;  據祖母講, 這些人往往在見到從外面回來的祖父時就是裝出一副可憐狀,  訴說著家庭的不幸與淒慘, 再滑落幾滴眼淚, 一般能從祖父手中騙得一些錢。70多歲的祖母在自己7、8歲時經常給我講這樣的故事, 百講不厭, 幾乎達到令耳朵起繭的地步.  講完後, 祖母也往往會對那些騙過祖父的錢, 後來又對我家落井下石的人咬牙切齒的罵幾句。

       或許也因為祖父的正直與慷慨, 也或許因為早期的權勢還在, 早年的一些家產被小股的、流動的“ 革命隊伍 ”給沒收了好幾次, 然後共產給了所謂的“ 貧雇工農 ”, 但往往隊伍一走, 這些貧雇工農又把分到的東西給送回來了, 說“ 三哥三嫂 ”, 他們硬要塞給我們, 我們也不好意思不接下, 他們走了, 我們還是還給你們 ! 但是, 一些金銀細軟和其它可攜帶的糧食、肉類當然地被革命隊伍“ 沒收”後便一去無回。

       只要是社會, 則必有善惡, 則必有忠奸, 則必有正直與陰鄙, 則必有敢仗義執言者和昧良心說話者。民國38年後, 一場又一場的運動接踵而至, 時世艱難, 人心善惡曲直立即顯現, 有仗義執言者為祖父說話, 有顛倒黑白者跳出來羅織各種所謂“ 壓迫、剝削 ”的事例。

       本來到民國38年後的家庭, 可活動的現錢已在多次的“ 沒收 ”和祖父的大手大腳及慷慨施舍中所剩不多, 只剩十來畝的田產, 兩三畝的地產, 背靠背倚居而建的圍墙圍起來的房產, 十幾畝山地, 一片茶樹山地,  並且, 這些也是曾祖父和高祖父兩代辛苦經商和節衣縮食的情形下置購的。但在一些昧著良心者和紅眼病者的共同操作下,  祖父母的家庭給安上了一個“ 官僚地主 ”的帽子, 這頂帽子一戴就是三十幾年, 也是當時農村“ 四類分子 ”中的第一類, 即: 地、富、反、壞分子,(也即地主、富農、反動分子、壞分子; 城市里是五類分子,也稱“ 黑五類 ”, 即: 地、富、反、壞、右)。

        爸爸後來跟幾個“ 四類分子 ”子女相互閒侃說笑時說: “ 我還真倒黴,  沒啥享受過闊綽的生活, 卻戴了地主崽的帽子幾十年, 跟你們一樣要去幹最辛苦的集體農活, 還經常被批鬥. ”,  另有“ 四類分子 ”子女則說:“ 這樣說我家比你家更不值呀, 我家的那點家產全是靠我上兩代辛辛苦苦積賺下來的, 我沒享用到, 後來全沒了,卻還要讓我為此受苦、受煎熬. ”, 說完後, 一班曾經的四類分子子女和非四類分子子女大家哈哈哈一陣笑聲,  能夠這樣說笑的時間已經屬於鄧小平時代, 已經不談什麼“ 成分”了, 也不談什麼“ 階級鬥爭 ”了, 所以還能輕松的談說這些事。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eizuo&aid=3670424

 回應文章

山水光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靜默默地看下去
2013/03/17 01:02

我看的一集比一集安靜

 


夜風樓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分田
2010/01/09 21:23

共產黨能打跑國民黨的最大武器就是分田    對不識字的佃農那知甚麼是共產  但一句分田他懂了    以為跟共產黨可以分到田自己作主    不料敢走了國民黨才知分到的是土地使用權不是所有權   自己不能自由買賣   要交的公糧卻比田租要多得多    還不如當佃農

所以後來有童謠    共產主義比天高    翻身翻到毛屎坑    想後悔來不及了    超英趕美

勞動力都去煉鋼   沒人種田   耕牛殺了給蘇俄顧問吃因大耀進來了批蘇俄人吃西餐要牛肉   田地當然荒    出不了糧食  餓死了幾千萬人   啟是當初支持分田的農民想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