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上夏天(改版)第二十一回
2007/09/30 22:33:21瀏覽250|回應0|推薦2

這天我一如往常的到醫院探視恩惠,才走到病房門口就看見醫護人員進進出出一副慌張的模樣,我趕緊攔住其中一位護士緊張的問:「護士小姐,恩惠怎麼了?」

「恩惠的病情突然惡化了,我們現在正在幫她作急救麻煩請讓一讓!」

一聽到護士的話,我馬上衝進病房大喊:「恩惠妳沒事吧?」

「請問你是她家屬嗎?」護士小姐問。

我搖搖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不起,如果你不是家屬是不能進來的。」護士小姐試圖把我帶離病房。

我回頭看了恩惠一眼,只見她伸出一隻手似乎有話想對我說,我推開護士衝過去握住她的手說:「恩惠撐住,妳一定會沒事的。」

「藍夏-我好痛,好難受喔!」恩惠一臉痛苦的掙扎。

「不痛!我在這裡陪妳。」我仍然緊緊握住恩惠的手。

「先生請你不要在這邊妨礙我們作業好嗎?」幾位醫護人員硬是把我架離病房。

在急救過後二十分鐘左右,恩惠的家人以及書嫻也趕來了,大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只能待在外面乾著急,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感覺格外的漫長,一股恐懼的陰影壟罩在所有人的四周圍,我不知道我們現在還能做什麼,所以只能在病房外面祈禱,希望上天可以聽見我們的憐憫再給恩惠多一點時間。

過沒多久醫護人員推著急救的器具,面色凝重的走了出來說:「你們現在可以進去看她了。」

「恩惠沒事了吧?」恩惠的爸媽試圖從醫生的眼神中尋找出一絲的奇蹟。

「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但是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現在只能靠她自己的意志力在維持生命,我想你們現在應該趕快進去讓她保持清醒。

聽完醫生的話之後,我並沒有進去只是呆滯的靠在門外雪白的牆上。

我明明知道這一天終究會到來,但我卻不願意去相信,我依稀清楚的記得第一次見到恩惠的時候,她的笑容婉如天使般的甜美,樂觀開朗的個性讓我深刻的體會到生命的韌性,尤其是在這些日子的相處下來,我發現越是了解她,越是可以感受到她那不平凡的魅力。

也許上天只是開了個玩笑,但我卻怎麼樣也笑不出來!

十分鐘後恩惠的爸媽和書嫻從病房走出來對我說:「進去吧!恩惠有話想對你說。」

我輕輕的推開房門,空氣中充滿著鹹鹹的淚水被蒸發的味道,病床的床頭只留下了一盞微黃的桌燈,我輕輕的坐在恩惠的床邊溫柔的問:「為什麼不開燈?」

「因為太亮了,我怕眼睛會睜不開。」恩惠帶著淺淺的微笑說著,跟剛剛痛苦掙扎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沒事了,妳現在看起來很好。」我輕輕撫摸著嘉惠的臉龐。

「我現在會很醜嗎?」

「不會,妳現在和我當初見到妳的時候一樣漂亮。」

「原本我剛剛一直以為我會就這樣死掉了,但是我捨不得,我捨不得我的家人、也捨不得你們,我還有好多的事沒做、而且還有好多的夢想沒有完成。」

「就因為這世界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待妳去體會、去感受,所以妳一定要堅持勇敢的繼續活下去啊!」

「我可不可以不要死?」恩惠哽咽的看著我,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對生命的渴望。

……」面對恩惠的問題我發楞,突然有種無力感向我迎面襲來,這是我頭一次碰到死亡離我這麼近,雖然看過那麼多生離死別的文章與電影,但現在才發現那些文字與畫面是如此的縹緲,令人不勝唏噓。

「你能體會我的感覺嗎?當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那種害怕與無助,即使是再堅強的心也會慢慢的開始變得脆弱,最近我也常常在想死亡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也許死亡並不痛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心跳慢慢減弱、血壓越來越低、然後停止了呼吸,根本花不到幾秒鐘的時間,甚至快到連回憶都來不及播放就這樣結束了。」

「如果生命可以轉移,我真的好想把生命分一點給妳,讓妳可以有多一點點的時間再去看看這世界的美好。」我說。

「能夠遇見你就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了。」

聽到恩惠說這句話的同時,我抬起頭不禁濕紅了眼眶,生離也許還會有再相見的一天,但死別留下的卻只有冰冷的墓碑以及無盡的思念,我想用再多的文字都比不上這切身的感受。

「我知道其實你喜歡的人並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書嫻是用什麼方法說服你來演這場戲?不過我還是很謝謝你們,因為你們讓我深刻的感受到友情的溫暖。」

「該道謝的人應該是我,如果不是認識妳我不會了解生命的珍貴,因為認識妳讓我更學會懂得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

「如果這世界真的有佛家的輪迴之說,我希望下輩子還能夠再遇見你,延續這段未了的情緣。」

「不要再說了,妳不會死的。」

「傻瓜!每個人都會死的,我只是比別人早點體驗死亡的感覺而已,不過我希望我走的那一天,你跟書嫻都不可以哭喔!」

「我答應你。」我拼命強忍住即將決提的淚水。。

「我突然覺得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恩惠用微弱的氣音說著。

「那妳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妳。」

恩惠的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目送我離開病房,只是我沒想到這一離開,就從此再也見不到她那天使般的笑容。

隔天,恩惠走了,聽說她離開的時候是面帶笑容的,沒有任何的痛苦掙扎,我想她當時應該是做了一個很甜、很美的夢吧!

恩惠的火化儀式訂在一個星期後,恩惠的媽媽通知我們這些時常來看她的朋友,但我還是選擇了不參加,書嫻也是,因為我們都不願意觸景傷情,至於我真正不想去的理由,我想或許是怕我眼眶裡的淚水會忍不住潰堤吧!

那天的夜裡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恩惠幻化成一個美麗的天使,隨著輕風舞動著雪白的羽翼佇足在我的窗前,嘴裡似乎正訴說著某些呢喃的細語,聽似相思、意似寄情,不過當我伸出雙手她卻又像一縷輕煙消失在無盡的夜空……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terweed58&aid=1267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