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靈靈地靈靈,霸凌者也在反霸凌
2011/01/06 14:02:06瀏覽965|回應0|推薦1

          ────────UDN部落格, 2011/01/06, 002────────         

第一幕。

美國。紐約。

大蘋果的曼哈坦區。聯合國總部。

中國派駐偽世界政府的常任代表李保東正在會員大會上發表激情演說。

北京當局已廣獲各國普遍承認,確係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事實硬是不容狡賴。遺憾的是,在地球某一個小角落,仍有一座地方政府,一直不肯放棄不法的侵權行為,至今猶在名稱問題濫動手腳,遂行其仿冒意圖,該逍遙法外之徒,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海角一樂園,中國台北。 

中華人民共和國懍於國土完整性的尊嚴絕不許打折扣,早已通過反分裂法,欲將包括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在內的所有境外失土,悉數收復到手,必要時甚至不排除透過武力兼併的流血方式,強行徵集歸位,以便攜手回航國家大一統的正途。

只不過,在此之前,熱愛和平的中國人民,依舊會發揮血濃於水的同胞愛精神,密切注視台灣特區的政經發展狀況,持續關心其社會秩序有無失控之虞。而果不其然,近來的中國台北確實不太平靜,各級校園均頻傳學童遭霸凌的暴力事件。

儘管北京當局從未正式統治過台灣特區,連一秒鐘也沒有,然而,為了確保固有領土不至於流失掉,我們已盡最大努力,全方位部署逾1500枚飛彈瞄準台灣特區,可是中國政府所針對的是,一貫主張台灣獨立的叛國份子,並非天真無邪的莘莘學子。

孰知,受北京當局囑託的台北主事者,太軟弱無能了,台灣同胞對杏壇醜聞始終無解已深感不耐,中國政府實不忍坐視不管,理應有義務在此關鍵時刻伸出援手,協助中國台北的小朋友立即脫離險境,免於承擔生命安全一再遭威脅的悲慘命運。

有鑒於此,中華人民共和國願秉乎最無價的人道主義關懷色彩,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身份提案,強烈呼籲各國,共同因應台灣特區刻正面臨的被霸凌危機,並火速無異議通過北京方面單向擬議的解決之道,那就是,將每年的最後一天,1231,訂定為「世界反霸凌日」。

語畢,掌聲如雷響徹全場,各國代表紛以起立致敬之舉止,取代舉手表決的刻板儀式,對李氏發言投下贊成票。

這一切皆在北京當局的預料之中。因為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事前即已私下強力運作,非動員所有會員國集體出席護盤不可,銀彈攻勢加上外交壓力以及溫情喊話的曉以大義,終使各國捐棄成見團結一致,成全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台灣之美意。

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價值的援台案,堂而皇之上路了。這應該是中國送給馬騜的禮物當中,最別出心裁的一樣,算是嘉許馬特首不惜大義滅親,寧開罪墨綠獨派頭家,也要回饋祖國ECFA的高貴情操吧。

時間是20101230

美聯社隨即發布一則外電,Titled asWho Bullies ROC whom bullies Taiwan whom bullies whom

台媒的譯稿不僅未將此報導適度地予以去政治化,還變本加厲,非常政治不正確地大肆政治操作,中文標題便遭扭曲,被蓄意篡改成:校園霸凌喜結善果,助台灣重返聯合國。

第二幕。

一年後的台北。山雨欲來風滿樓。

孫逸仙紀念館的廣場上。人潮如織萬頭鑽動。

三幫部眾雖同步集結於此處,卻呈三分天下之勢,各據一隅互別苗頭。 

大夥兒全迫不及待,急著馬上呼應國際社會做出的前述善行,用力感謝各大小友邦在聯合國增訂台灣條款的義舉。

時間是201111

其實也只隔兩日而已,因為那天正巧是中華民國瑟縮在台灣的百年冥誕。

各自所屬的大批人馬均到位就緒後,一場兵分三路,史上最大規模的反霸凌活動即井井有條地蓄勢待發,準備鬥陣壓馬路去也。有趣的是,彼此訴求容或南轅北轍,眾人前進的目標皆有志一同,都直指凱道騜宮。

最高級的遊行隊伍自願靠右行走,自認飽嚐價值觀錯亂之苦的他們,穿戴均很整齊,男人皆西裝革履,女仕們則身著旗袍,足蹬高跟鞋,狀甚優雅之至。只是年紀亦老大不小,看似明顯偏高,純就平均歲數而言,和彼等最瞧不起的綠標一高三低族,好像也相距無幾。

連他們自己也納悶:奇怪,年輕人死去哪了?這麼有意義的國家大事,怎不來共襄盛舉?為什麼少年郎對政治改革如此冷漠?莫非除了網咖與線上遊戲外,再無別的新鮮玩意,可吸引咱的下一代?

這是大家內心百思不解的共有疑惑。幸虧示威在即,為了熟悉待會兒必須沿途高呼,用來壯聲色的各種口號,一行人亦決定,甭理那些死小孩了,先把隊呼練得更流暢,反倒比較要緊。

可不知何故,其嘟嚷的句子均和「死」此字眼有關。難不成中正廟那具死銅像參拜太多次,不光習於活見鬼,連腦細胞也壞死了?其犖犖大者如下:

廢死,去死!

台獨,找死!

愛滋同志,穩死!

反商反建設的環保派,乎伊死!

主張墮胎和安樂死皆應合法化的腦殘者,統統該死! 

無獨有偶的是,走左邊的本土派示威者,拋出來的反霸凌心聲也很聳動,其間雖無夾雜情緒性的惡毒詛咒,意涵仍全然偏向負面指涉,只是簡潔有力多了。譬如說:

統媒,關!

中國,爛!

統派,閃!

獨立,讚!

反觀依治安單位事前規劃之路線,行走中間地帶的中產中智階級,態度雖相對平和不少,唯其標語也是殺氣騰騰。比方說:

嚴禁亂體罰,違者滾回家!

學生遭霸凌,校長要判刑!

整肅補教業,拯救國教界!

詭異的是,仁愛路的菁華地段,介於台北市政府及新生南路此二端之間的區塊,皆已遭雄踞台北市中心,最守規矩的三大路隊給佔滿了,但其嚮導車費了老半天勁亦動彈不得,無力往前推移,群眾只能經由糾察員的安撫,邊原地踏步鳴放團呼,邊振臂按捺漸趨不安的焦躁情緒。

原來,中華民國百年冥誕的號召力,果真非比尋常,前面的人更多!被一部部遊覽車從外縣市載入台北城,趕來助興的進香團簡直不知凡幾,心態則涇渭分明藍綠有別,弔唁的送葬者有之,感傷的追思者有之,奈何京畿之地的容量委實太小了,怎堪笑納數百萬名驟然湧來的不速之客?

首都人口突大爆炸,形同盲流般的外來者又人生地不熟,沒化整為零結伴四出,覓訪立錐之處,致潰溢成災抱頭鼠竄,還真是天方夜譚哩。於是乎,不消多久工夫,鄰近椰林大道的忠孝東與信義兩幹道即遭攻破,緊接著,凱宮周圍的巷弄也告失守,最敏感的權力中樞聖地之神經線都被扯斷,層峰亦自身難保了,如何向最高當權派請願?

反霸凌活動的總指揮官們,眼看使命受挫,和稀泥的情勢又岌岌可危,只得倖倖然下令人群向後轉,改走基隆路,移駕其他陣地,取省道朝下個目的地邁進。沒想到,此謬誤決策一布達,局面更形惡化,因為三大路隊居然不約而同,首站均心向桃園!

右路縱隊的深藍高齡信眾,想直奔偉大的兩蔣陵寢獻花謁靈,向永遠的精神領袖泣訴滿腹委屈;獨標左派則要揮師北監,聲援受盡迫害的心靈導師,巴望扁尊能儘速獲特赦;中立的社運者,竟亟思親赴八德國中,找甫遭罷職且已歸建教學組的前校長於家穀興師問罪,當面理論一番。這麼一來,不就人擠人乃至於人踩人?

首善之區台北,終於,淪陷了。何止到處儘是無頭蒼蠅似的末世暴民?一場空前盛大的反霸凌嘉年華,也化為遍地均灰燼的悲涼景觀。

以良善動機為出發點,開創史無前例的抗爭格局,末了卻如曇花一現的彗星殞落現象,跌至既絕後亦絕唱的悲劇形式作收,如是這般的天鵝輓歌絕響,能否輕率地用「這攏係阿共仔故意袂瓦解台灣A陰謀啦」此結論,對人間謝幕?   

劇終。

隨票付贈影評:

當然可以。請神棍來起乩,啥屁事問不出個名堂?台灣人不是最愛耍此等反智把戲?

然則,一如物理定律揭示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本即一體兩面那般,霸凌與反霸凌何嘗不是根植於類似的對應關係?可試問,若無霸凌者,何須反霸凌?

如果,霸凌作為本身就是物種演化史觀所詮釋的適者生存論之一部份,也是人類文明建構史的時間軸上,最不可或缺的必要元素,根本不可能被徹底杜絕或遭完全消滅,那一味反覇凌的偽善者,幹嘛沒事找事幹,霸凌自己的蠢腦袋,隨興人云亦云?究在靠杯靠腰啥肖呀?

何不自我反思,在反霸凌的道學包裝爛標籤正於台灣上空漫天飛舞時,到底誰才是霸凌者?誰為了什麼事被誰覇凌?誰敢說自己不是霸凌者?誰是真正的霸凌者?誰是最大尾的頭號霸凌者?連這基本義理都不瞭,那最欠被霸凌和再教育的傻蛋,可能就是閣下您喔。

鄭重推蔫亟待被霸凌的廢文:扁怎麼覇凌2010

邊角扁評, 7》李祖杰:2010的台灣,1020倒過來看(20101231)https://blog.udn.com/unhittables/4749791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oponepen&aid=4769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