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封鎖(下)-----找回遺落在北地的春天
2006/11/03 17:42:41瀏覽924|回應0|推薦4

一隻白鴿要飛過多少個海洋,才能享受在沙灘的酣睡?一個人要抬幾次頭,才能看得到天空?一個人要有多少隻耳朵,才能听得到他人的哭泣?一個人要回首多少次,還假裝他看不見?海灣的槍炮聲漸歇,勝利者正在意氣風發,你不站在我這邊就是站在他那邊。這邊廂對反戰國要秋后算帳,要你好看;那邊廂對主戰國,要邀訪會見,要答謝跟屁。所謂重建,就是蛋糕,就是分贓。西瓜偎大邊,良知擱一邊。世態炎涼,人情淡薄,我所景仰的美國精神正在沉淪,人間正道就是勢利眼、名利場嗎?SARS的肆虐逼得我們不得不停下來正視人性的真實與生命的價值。

人,在追星筑夢的成長過程中,在渴望掌聲、金錢和成就的生命旅途中;首先表現在與父母的疏離;奶水截流日,代溝無情時;接著是愛情的褪色,男女間在結縭之后即逐漸遺忘曾經有過的昂揚與躍動;再來就是靈性的死亡,不再重視感情,朋友在缺乏聯絡與照應下早已漸行漸遠;對周遭所發生的一切,開始視若無睹,沒興趣,也不關心。人的物化是國家沉淪的先聲。

“SARS”病毒來勢洶洶,倏忽奪走數百條人命;人們被迫要隔離、排斥無數可疑與可能病患或受感染者。在隔離病房的醫療人員,在生死線上,在不測風云下,讓我們體悟到人性的陰暗與光明,生命價值的卑微與尊嚴。隔離切斷了我們和時間、空間的正常關係,卻意外地喚醒我們沉睡的心靈,解放我們感情的桎梏。行動雖然被限制了,人情味卻變得更濃,與人的關係也就更深摯了。平時我們看似自由,卻有忙碌的生活要過;我們要工作、要賺錢購車、買房子、要為孩子的教育與升學煩惱,要規划度假旅行和忙于友儕同事的應酬;要忙這個、忙那個。我們何曾深摯地凝視過身邊人的雙眼、認真地傾聽他們的心事。

當生活被繁重的工作和瑣事所束縛,生命就顯得蒼白。在“SARS逞暴”的日夜里,在封鎖、隔離的大霧之中,我們終于了解健康、家庭、自己的興趣、三五好友,才是生命中的溫泉和血氣。人生跑道上固有無數巍峨的高山和絢麗的彩虹;然而一顆剛冒出泥土的嫩芽,一株蒼天老樹,一條羊腸小徑,一彎蜿蜒的溪流,或風和雨霏,或露結如晶,或殘陽似血等沿途景觀,也是蔚成大千世界的點和線。

一點一世界,一色一斑斕;懂得欣賞,微景亦大觀;知道珍惜,就能找回遺落在北地的春天,就能感悟生命的躍動與昂揚。

(原載馬來西亞《東方日報》專欄" 人性基本面",10-5-2003)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iasekhock&aid=52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