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師,有問題!
2008/09/28 13:40:28瀏覽1134|回應6|推薦64

適逢教師節、全民歌頌師恩的此刻,腦海中浮現求學時期的點點滴滴,那些啟迪我知識、開拓我視野的良師們,令我感念迄今、依舊深刻難忘。但,也有一群老師給我的創傷和影響,也是我念茲在茲、時刻銘記於心、至今所無法釋懷的。

從小我就不喜歡上音樂課,因為音樂老師是個「大菸槍」老師。每次上課時,一股濃得不能再濃的菸臭味,讓人還沒上課就開始作嘔。偏偏我個子嬌小,常常都會被安排坐在最靠近講桌第一排的位置,因此無可避免的,每次上課都得飽受大菸槍老師的「空氣汙染」+「廢水汙染」。沒錯!就是他的口水噴得仿若雨下,我好想上課時撐把傘或是戴頂帽子啊!嗚嗚嗚!

尤其老師上課時最愛帶條藤條上課,雖然不是用來體罰學生的,但對我而言,其實跟「體罰」已經沒兩樣了。嗚!老師最愛用他的藤條打拍子,我們一邊唱歌、他會用他的藤條用力地打著講台,當成打拍子的節奏器。

偏偏,這老師打拍子的技巧不佳,每次打得很激動的時候,藤條就會不小心地打在我的手臂上。嗚哇哇哇!好痛啊!這是個子嬌小、不得不坐在講台前的我,天生所背負的「原罪」嗎?

一條雪白的手臂上瞬間留下一記殷紅的鞭痕,讓我常常從「彌留狀態」中瞬間驚醒。「嗚!就算我不喜歡上音樂課、常常在半夢半醒之間唱歌,但,您也不需要這樣懲罰我吧!」嗚!我在心裡這樣OS想著。

「哇!好痛啊!老師,您打到我了。」我痛苦地摀著鞭痕說道。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老師一臉愧疚狀,然後就伸出他那隻被菸薰得發黃的手,在我的手臂傷痕上來回游移,試圖想要撫慰我的疼痛。

我有一種「厭惡、氣憤、害怕」的感覺油然而生,一把推開老師的手,不想讓他觸碰我的身體。

以前還小,很乖、很呆、很怯懦、很畏懼權威、很服從老師的威嚴,因此雖然受了委屈,但卻隱忍不敢伸張。原以為這只是個案,但之後才知道,很多女學生都有這種被毛手毛腳的不舒服感覺。而對於一個學生而言,遭遇到這樣的情況,驚恐害怕都來不及了,哪敢對老師怎樣呢?

N年之前,性騷擾的意識還沒像現在這樣被人重視,誰知道其實老師這樣的行為已經涉及性騷擾,因此,對於此類對女學生心靈造成傷害的不適任老師,並不會獲得任何懲處或是申誡。

若換作是今日,我一定會告訴其他老師,或是向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提出申訴,非得讓這類的不適任老師遭受「解聘、停聘、不續聘」等處分不可,呼!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氣憤。

除了這種涉及性騷擾的老師之外,我也遇過那種體罰學生的老師,明明我就是那種乖乖牌、不可能遭受處罰的好學生。但,偏偏那位老師實施所謂的「連坐法」,只要班上有一人犯錯,全班就要接受罰站或是抄寫課文的處罰。我曾有過抄寫100遍課文的經驗,但犯錯的人並不是我啊!我卻得遭受這種池魚之殃,氣呀!

我還遇過那種很勢利眼的老師,不把我們這些貧寒子弟當作人看。明明班上選舉得票數最高的模範生人選是我,但老師卻要求要讓第2順序的同學代表班上參加選拔,而原因居然是因為「她爸爸是台大教授,因此她被選上的機率比我高」。

呼!這是什麼道哩??高社經家庭的小孩是人,我們這種來自社會底層家庭的小孩就不是人嗎?為什麼對人會有「差別待遇」?教育不是要求「有教無類」嗎?人人不是生而平等嗎?您為什麼要剝奪我成為「模範生人選」的機會?如果要以「家庭背景」做為一個人是否能成為「模範生」的條件,那我是否就永遠與「模範生獎」差身而過??恨呀!

直到現在,當我也是輔導老師的時候,我就會提醒自己的言行舉止,必須能兼顧到學生的感受、以維護學生的權益為優先,才不會讓自己在無意中傷害到學生而不自知。

有時候,我也會在路上遇到這幾位曾經帶給我很多不愉快感受的老師,而他們現在已經垂垂老矣。想起他們曾經對我的傷害,心裡一直提醒著自己要學會釋懷,要把那些心裡的疙瘩視為寫在沙灘的字一樣,隨風消逝、隨浪漂散。

原諒別人,就是釋放自己,也許我不一定能完全地放下。但,適逢教師節的今天,還是要向廣大勞苦功高的教師們獻上敬意與祝福。害群之馬的不適任教師畢竟只是少數,大多數的教師們都是極富教學熱忱與教育理想的。

在此透過文字向各位教師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與謝意,謝謝老師們的殷勤指導。教育是百年大計,也是一份義無反顧的責任與使命,願人人都能在良師的啟迪與教導之下,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



Ruru970928~教育的根是苦的,但它的果實卻是甜美的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uru1211&aid=2254769

 回應文章

蝌 科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什麼樣ㄉ老師都有
2008/10/03 08:36
勢利眼的老師我也遇過
跟ruru一樣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
自己在當老師後
當然也會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重蹈轍
不過現在好像跟以前相反ㄌ
老師不再是強勢ㄉㄧ方嚕 ^^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10-03 22:08 回覆:

呵呵!現今社會的生育率下降,因此學生來源越來越少了,所以每一個學生都會被當成寶貝一樣的重視著。

學生的求學經驗都會深刻地被記憶著,因此為人師表者,真的要在學生的求學生涯中給予學生好的榜樣和模範,要不然,無心所造成傷害和陰影可是會伴隨一個人一生的,真的不能輕忽身教和言教的重要性啊!


浮雲任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師
2008/10/02 03:18

我希望

師者兼具

授道,解惑..

可是....


浮雲任游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10-03 22:15 回覆:

唉!會遇到怎樣的老師都不是我們所能選擇的,不過正如和風所言,正因為我遇到了不適任的老師,因此現在才會特別留意學生的感受,所以我們會經歷到怎樣的人事物,也許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數吧!有歷練才能有成長。


DrCompost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色狼老師
2008/10/01 11:14

我一直到初中都是男女同班,回首看往事,色狼老師還真的不少,欺負小朋友的人真的是罪不可赦!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10-01 23:07 回覆:

小學生真的很單純、很天真,完全無法理解老師這樣的行為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也許他並沒有惡意,也沒有想要騷擾或是佔便宜的意圖,但是這種肢體碰觸的感覺畢竟讓人覺得不舒服。

所以我們現在在做防治性騷擾的教育宣導時,都會告誡老師在指導學生時,要留意身體的界限、保持適當的距離,若必須有肢體的碰觸,也必須經得學生的同意,這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學生的方式。


和風(前世今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示現
2008/09/29 23:32

是否應該感恩那些:

用錯誤方式教導的老師,

所以才有今天特別注重孩子感受的自己。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9-30 22:03 回覆:

您說的很對,就某種程度而言,這些老師都是我的「類貴人」,如果我今天能有一點點對「性別平等意識」的倡導、對「身體界限」的敏銳覺察、對「人飢已飢、人溺己溺」的感同身受、對「眾生平等」的尊重與堅持,我都該感謝這些老師的指導。


特教小燈泡-煩老師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我是受害者 ~>.<~
2008/09/28 17:58
有些發展遲緩的小朋友,看到我就衝過來抱耶!這樣算不算騷擾?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9-29 20:15 回覆:

呵呵!我也遇過自閉症學生會主動牽起我的手,把我當成媽媽一樣跟著我走,還有聽障男學生會跟我勾肩搭背之類的,表示我們像是哥們的感覺。其實是否有被性騷擾的感受是很主觀的,只要你覺得不舒服、不喜歡這樣的肢體碰觸感覺,向對方表示拒絕的意思之後,而對方依然故我的時候,對方的行為就涉及性騷擾了。不過,我想你的學生對你的「熊抱」應該也是表達友善的意思吧!是否有不舒服的感覺,相信你心中有一把尺。

學生很單純,常常不明白身體的界限,我常跟學生說:讓對方不愉快的身體接觸就有涉及性騷擾的可能,尤其是學生最愛玩的「阿魯巴」遊戲,其實就已經算是性騷擾了,還有語言上的挑逗(例如:罵人『娘娘腔』)、性別的歧視(例如:歧視女人唸那麼多書有什麼用)等等,如果一個人沒有具備基本的性別意識的話,真的很容易涉及性騷擾而不自知。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舉手)我也看過性騷擾老師~
2008/09/28 13:52
我小學四年級的班導師常常把班上可愛的女生抱來抱去的,還好我長得不可愛所以老師對我沒興趣,當時我有一個好朋友長的很可愛,老師常常抱她,她跟我說她感覺很不舒服,但是當時我們年紀小,而且N年之前老師給人的印象都是很神聖的,根本沒有所謂「老師會性騷擾學生」的觀念,同學只敢跟我講,不敢回家跟把拔馬麻講,但是我們兩個小孩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我還曾看過那個老師跟高年級的學姊有疑似「很親密的舉動」,還威脅班上小朋友如果偷看他就完蛋了,現在回想那個老師還是覺得好噁心。

有人常說現在的社會生病了,連老師都會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但是...我在猜以前一定也有很多這樣的情況發生,只是以前的社會風氣比較保守,小孩也被教導對於老師的「教誨」要言聽計從,不能反抗老師的意見,所以即使老師做出越矩的事情小朋友會搞不清楚到底老師這樣做是對還錯,也因為對老師有敬畏感所以不敢說出來。現在的小朋友被教導要勇於表達,所以有些老師越矩的行為容易被揭發,案件似乎比早期多的原因,就是在這裡吧。

海豚灣(ruru1211) 於 2008-09-29 20:30 回覆:

現在性別意識越來越被重視了,防治性騷擾的工作也在各大專校院中執行與落實,剛好我是負責這項業務的,因此對這部分比較有概念。

諸如此類的案件,我想從以前就有,只是以前的孩子比較單純,也比較畏懼權威,而在當時,根本也沒有可以申訴或是反映的管道,所以不小心遇到了,只能隱忍、只能默默忍受委屈而不敢伸張。

現在每個學校都會成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通常設在學務處、輔導室或是秘書室)負責受理學生有關性騷擾的申訴案,因此只要遇到此類的狀況,希望受害者都要勇敢站出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的委員會組成調查小組調查真相、還受害人一個公道,讓加害的老師受到懲處,並且保障學生的隱私和權益。

通常這類的色狼老師都是累犯,如果不敢伸張,只會讓狼師更加囂張而已,也會讓更多無辜的學生受害。不是長得普通的學生就不會遭受騷擾,只要妳有不愉快的肢體碰觸感受,或是遭受老師語言上的性別歧視,請你勇敢地站出來,為捍衛自己的權益而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