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讓我進去
2018/01/26 23:48:37瀏覽472|回應0|推薦19
  那是我買的第一間房子。

  很多年以後,只要經過那裡,還是害怕得發抖。




  終於搬進新家了。搬家公司的人離開後,非非累得躺沙發上。家具都還四散堆著,明天再開始整理好了,今晚就睡沙發。

  這房子是八樓公寓的八樓,也就是頂樓。最吸引非非的地方就是它視野遼闊。打開客廳側面的窗,至少三百公尺內沒有其他建築,遠處還有青山疊巒,令人心曠神怡。

  非非站在窗前眺望遠方。大約三十公尺處,有一座三層樓高的大型帆布廣告。Jolin臉上貼著冰涼的台灣啤酒,樣子好暢快。夕陽映著Jolin的臉龐,連水珠都歷歷可見。

  忽然好想喝啤酒。

  非非正回想這附近哪兒有便利商店,突然間,她看見恐怖的景象。

  Jolin的眼珠動了!迅速朝下方瞅了一眼!

  非非揉揉眼睛,沒事,Jolin的樣子很正常。一定是搬家太累了。她往下望,帆布廣告與公寓之間,是一大片茂盛的雜草地。風吹得雜草東倒西歪,露出草堆中隱藏之物。有一座墓碑。

  雖然距離有點遠,看得不真切,但肯定是墓碑。非非心裡怦怦跳,真的有點嚇著。

  雜草地延伸到公寓這邊,有一道磚牆相隔,那長長的磚牆幾乎緊捱著公寓,與公寓之間只有一條排水溝。

  天色漸暗,墓碑隱沒在草堆中。

  非非不敢再看。

  關上窗後,她到樓下找管理員問個明白。


  「那個呀,大家都知道。很久以前的墳墓,還沒蓋大樓的時候就有了。」管理員笑著說。

  「為甚麼沒人告訴我?前屋主跟仲介都沒說,真可惡!」非非感到受騙而不忿。

  「妳也不用太在意啦,只要不去想它,不會有甚麼困擾。知道嗎,咱們這棟樓還住過幾個大老闆咧,那個呀,說不定能旺財唷。」

  「最好是這樣。」

  「不過,我要提醒妳,」管理員的表情變得有些神秘兮兮:「千萬不要過去那邊,不要翻過那道圍牆。」

  「大叔,你看我像是會爬牆的樣子嗎?」

  「不要爬牆,也不要把垃圾丟過去。妳就把那裡當作聖地,心懷敬意就好了。」

  非非嘆了口氣。買這房子已經花掉全部儲蓄,只能硬著頭皮住下去了。她轉身正要去搭電梯,管理員又叫住她。

  「等一下,還有一件事必須告訴妳。」

  「啥?」

  「每天晚上天黑以後,一定要把窗戶全部關上,鎖上。千萬別忘了!」

  「有賊嗎?我住八樓也,蜘蛛人才爬得上來。」非非開始覺得這個管理員有問題。

  管理員低頭做自己的事,沒再說甚麼。非非繼續走向電梯。

  「等一下!」

  管理員突然站起來。「基於我的職業良知,我必須再提醒妳。」

  非非停下腳步,電梯門開了。

  「無論妳聽見甚麼,千萬不要開窗!」

  非非瞪了管理員一眼就逕入電梯。她覺得自己真倒楣,買了一間與墳墓為鄰的房子,還附贈一位無聊管理員。



  當晚九點鐘,非非看完連續劇,伸了伸懶腰。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

  雖然不相信管理員的話,但那些話在心頭揮之不去。傍晚上樓後,她還是立刻把正面陽台的落地窗和側面窗戶都關上了。

  非非走到窗前,下意識望了草地一眼,有點毛毛的。這時如果打開窗戶會怎麼樣呢?除了涼爽的晚風,應該甚麼事都不會發生吧。

  她彷彿聽見那個管理員可惡的嘲笑。非非覺得自己好傻,居然會聽信那種無聊鬼話。

  (哼!甚麼不能開窗,我偏要,怎樣!)

  刷一聲,非非用力拉開窗戶,撲面的晚風清爽宜人。對面的大型帆布廣告上有幾盞投射燈,Jolin依然笑容燦爛。

  沒啥子。

  突然間,全身血液衝向腦門,非非的視線僵在帆布廣告上──Jolin的眼珠子又動了!

  這次她確定絕沒看錯,揉揉眼,Jolin的眼珠還是望著下方。她順著Jolin的視線觀望,看見更驚人的景象。

  雜草堆裡原本墓碑的位置,此時竟開了一大黑洞,黑洞裡隱隱有物。

  非非嚇得全身發抖。她很想立刻打電話告訴管理員(還是報警吧),可兩條腿好像釘在地上。她怕視線一離開那黑洞,會發生甚麼掌握不到的恐怖的事。

  黑洞裡活泛的東西愈來愈顯,逐漸顯露出來,接著脫離黑洞──是個似人非人之物。那物出了黑洞就朝公寓的方向爬行。

  它爬行的方式詭異極了,怎麼說呢,彷彿每個動作都帶著強烈的恨意,拖著沉重身驅恨恨地移動。非非屏息凝神,注視那東西一直爬到圍牆邊。接著它爬上了圍牆,越過圍牆後摔進牆邊的小排水溝。

  非非不停禱告,希望那東西就順著排水溝離開,但她心裡也明白接下來將會如何。果然,它開始往上攀爬。

  公寓側面的牆面是一整片平滑磁磚,但那東西好像在地上爬行一般,慢慢拖著身子向上滑動。非非從窗口探頭觀望,那東西就在她正下方,已經爬到二樓了。這時,它遇到二樓的窗戶。

  二樓窗戶緊閉,那東西在窗前停留了一會兒,看不清它有甚麼動靜。接著又繼續向上爬,到了三樓窗戶,又停了一會兒。每層樓都這樣,漸漸接近八樓。

  非非趕緊關窗,鎖上。

  她想躲進臥房,又不敢,因為關在房裡不知那東西在外面做甚麼,光想就恐怖極了。可是她還沒裝上窗簾,如果人在客廳,當那東西經過窗戶時不就被它看見了嗎?非非急得像熱鍋螞蟻。

  有了,躲在窗戶正下方,挨著牆,這個角度不會被發現。就在非非縮進牆角的同時,那個東西來到八樓窗外。

  非非緊摀自己嘴巴,眼淚已經流出來了。萬籟俱寂的夜晚,充塞著緊張恐怖的氣氛,那恐怖就像活生生的細菌,緩緩吸入肺裡。

  那物停在窗外,發出濃濁汙穢的呻吟:「讓我進去……讓我進去………」

  同時響起輕輕的敲玻璃聲。

  非非已經嚇成植物,不,是礦物。

  過了一會兒,那東西繼續往上爬。接著,屋頂傳來粗糙的拖曳聲,朝房子的另一頭前進。

  難道那個東西要越到公寓另一側,再順著牆面往下爬嗎?想到這裡,非非差點驚叫出聲。

  ──浴室!

  她忘記關上浴室氣窗了,那扇氣窗恰好在另一側的相對位置;換句話說,那個東西往下爬的時候,首當其衝。可那氣窗的大小,只能塞進一顆頭吧,應該進不來……

  正思量,就聽見浴室傳來一聲巨響,好像甚麼重物墜落在浴缸。非非一個箭步衝向浴室,緊緊握住門把。汗珠從額頭淌下,雙臂用力到疼痛的程度。她聽見浴室地板有拖行聲,然後,那東西伏在門板上,不停以指甲搔刮。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

  恐怖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不是人類的聲線。

  「不要!不要啊!!!」非非死命拽住門把,使盡洪荒之力,幾乎抽筋。

  (逃走吧!現在就往外逃!它只會在地上慢慢爬,追不上我的。)

  這念頭在她腦中轉了數回,卻始終提不起勇氣。萬一那東西站起來追人,那恐怖將超越她能承受的極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極度驚嚇與脫力之後,非非逐漸意識不清,就這麼昏了過去。




  睜開雙眼時,非非覺得筋骨痠痛,尤其兩條胳臂。她全身靠在浴室門前,癱坐地上,雙手依然緊握著門把。

  天亮了,得救了!

  非非當下決定離開,房子就便宜賣掉吧。她站起身打算進浴室洗個澡,轉動門把時,遲疑了一下。

  「這一切都是幻覺,要不就是一場噩夢。大白天的,不會有事的……」一股莫名的好奇心,驅使她進浴室瞧瞧。她鼓起勇氣推開門。

  浴室裡,一切正常,除了………

  除了門口站著一個似人非人之物。那物,直挺挺站在她面前,臉兒對臉兒。雖然是大清早,卻寒氣逼人。

  非非再度昏迷。




  故事說完了,你一定以為這是個俗套的鬼故事。但我可以保證,這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你堅持不相信,今晚不妨開著窗戶,讓我進去。


  讓我進去………

   讓我進去…………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001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