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光緩板
2010/10/01 11:19:28瀏覽889|回應4|推薦111

秋光緩板                                                       

秋來的時候,一切都開始遠颺,綠葉、豔陽以及思緒.....

  稍早的七月初某幾天,在淡水山居的黃昏天際,發現相思樹林間已悄然灑落了薄細金粉,如此高貴的光澤,像琥珀般神奇靜謐。

  七、八月朗朗的風拂動,我像嗅著空氣中季節交迭訊息的獸,友人在旁正頻頻拭汗抱怨著溽暑,我的視線仰角則開始飄尋莫札特了,那一首有著豎笛的室內樂曲。

  當秋風初襲時,總令我想念起苦難的莫札特,特別是這首豎笛與四支弦樂器的聲響(A大調豎笛五重奏,K.581)──1789年,在接近生命旅次終點的一個晚秋,所鐫刻下的心聲,每回聆聽到慢板樂章時,我滾落再多的熱淚,都無法回報它所賜予的真摯撫慰,雖然我並非教徒,卻會同時喚起聖母慈愛懷抱著襁褓時期基督的畫面。

  我臆想著在莫札特巧手佈置的森林散步,高聳的林木間,以舒緩的速度穿梭,踩著厚厚的枯葉,看湖畔倒影清晰繽紛,一陣嵐霧飄來,靜坐下來感受大自然的脈動。 

  在古代,射箭、策馬已是人們所能想像得到最快速率的移動、和最雜沓的聲響,對比當代,網際網路和超音速噴射飛機,為現代人帶來全新的速度感,卻也因此讓精神更形緊迫焦躁;莫札特常在晚飯後,在維也納城的石板路上,乘馬車蹓躂時尋覓到靈感,難怪他的心靈和音樂如一泓沉澱後清幽的湖水。

  在秋高氣爽的日子,選擇走入莫札特嘔心淬煉的絕美景色,足以淡然心頭的煩憂;煩憂未必盡是擾人,靜思之後,會是轉化為愛的一種機遇。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usikaho&aid=4461015

 回應文章

Dolphinlad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_^
2010/10/07 18:03

好美的音樂 ~ 正是 秋...


也思(musikaho) 於 2010-10-09 03:34 回覆:

老莫的音樂天才無敵,此曲應只天上有;恰似在〝神〞(〝魔〞也可以)間。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秋光奏鳴曲
2010/10/06 21:31

我則想起Ingmar Bergman的《秋光奏鳴曲》Autumn Sonata ,

片中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母女倆輪流彈奏蕭邦的曲子,彼此注視著對方演奏時的表情變化,她們之間的愛恨情仇,也隨著音符一傾而出‧‧‧‧

秋天,總是勾起人們種種感觸的季節。


也思(musikaho) 於 2010-10-09 22:58 回覆:
這樣的勾法,好似會刺破瞳仁,情、愛如潮水奔瀉......

清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安安
2010/10/05 19:06

這曲是

夜照亮了夜

也思(musikaho) 於 2010-10-06 19:59 回覆:

A大調是大調裡邊,我覺得是色澤較陰鬱的調(key),我偏愛夜晚與月亮,相較於白日與太陽。常藍是這個意思麼?夜晚才能了解夜晚吧。

不過,這個錄影(音)看來很暗;

的確,要表達金秋是需要大調的明亮,再帶點蕭瑟,像楓紅一般的顏色才恰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秋歌
2010/10/03 22:12

分享波特萊爾的<秋歌>的開頭:

Bientôt nous plongerons dans les froides ténèbres;
Adieu vive clarté de nos étés trop courts!
J'entends déjà tomber avec des chocs funèbres
Le bois retentissant sur le pavé des cours.


我們就要深入冰冷的黑暗

夏日苦短,永別了強烈的光亮!

我已聽見憂鬱的撞擊聲

樹枝霹啪落在院中的小路上

當然啦,對各地的差異觀察入微的也思來說,波特萊爾筆下只不過是「巴黎秋」,大不相同於「淡水秋」。

只可惜格弟菲近日少遊淡水,寫不出在地的季節感。

也思(musikaho) 於 2010-10-04 20:29 回覆:

秋日


主啊:時候已到。夏日已太長。

使陰影掩過日晷儀,

讓秋風在草地上吹揚。


令最後的果實都成熟;

再給兩天南方溫煦的時光,

逼使更加完美飽滿

且獵取那濃郁美酒的終極芬芳。


如今誰無房屋,也不需要再建築。

如今誰無伴侶,亦將長期孤獨,

亦將清醒、閱讀,而且寫長長的信

而且將在甬道上來回走步

不休止地,當黃葉飄零。


──里爾克
 

  年輕時我愛讀波特萊爾、馬拉美,聽德布西,看馬內、莫內,那時候,熊熊慾念需要沉澱,醞釀出意義。

  當我壯年逐漸冷靜出心得時,要感謝曾經那段狂烈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