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二)相談甚歡卻殺出個粗魯男
2013/10/26 16:33:15瀏覽597|回應6|推薦24

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二)相談甚歡卻殺出個粗魯男

 男子緩緩坐下,癡傻看女子,說:「我們哪裡見過吧?我覺得你好面熟。」

「真的耶,」女的偏頭想了想,驚奇說:「我也覺得耶,跟你說好多話呢,今天有點莫名其妙。好,你彈吧,這琴弦如果斷了,我會換。」

男子深深看她,右手舉起,遲遲不下手。

女子乾脆挨近他,右手輕輕一拂,頓時聽得一串清洌之音,男子愉悅笑了,也學她手勢輕拂一下,稍一偏臉聽那音,眼睛閉起,似享受琴聲之美。緊接著,他張眼,用拇指,一弦一弦撥彈,也傾聽發出的琴音。

「真好聽啊!」緩緩從椅上站起,朝女子點頭欠身,說:「今天謝謝您。如果不是手頭不便,真的要………」尷尬朝她笑笑。

「沒關係,一個月存五千塊,十個月就買到了。」朝牆上的幾把箏指了指,說:「這台算物美價廉的,你看看那一把,那把八萬呢!」

  男的咋咋舌,突一臉困惑,問:「為什麼有時說一台琴?有時候說一把琴?究竟是一台還是一把?」

  女的睜大水亮眸子,仔細打量他,「你很細心耶,我想想……」稍沉思,指架起的琴說:「架子架起來,這是有支撐,很立體,一副演奏架式,說一台吧。那掛牆上的,或放琴箱裡的,架勢還沒擺開,也沒立體感,就稱一把吧。」

  男子恍然大悟,「你自己想的嗎?」女子點點頭,有點不好意思道:「這想法也不知對不對?」

男子說:「說得蠻有道理,如果一把琴直接放地面,這是一台嗎?」

 「琴放地面,地面做支撐,隨時可演奏,也叫一台吧。詩人王維的竹里館: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他的琴應該也是放在地面,地面做支撐吧。」

 男的驚喜看她,說:「談吐真不俗呢,恰巧這詩我會背,後兩句: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你該不是喜歡文學吧?」

 女的綻開笑容,「我中文系畢業,唐詩宋詞我喜歡,你看這詩只有四句,但唸著很快想到一幅畫面……」看對方笑容明燦,她笑問:「你唸哪一系?」

「我歷史系畢業,」含笑困惑問:「你說唸竹里館想到一幅畫面,甚麼畫面?」

 「天氣很熱夜晚,皓月當空,王維手抱七弦古琴,書僮手拿草席,到竹林下,王維坐草席上,彈著冷冷七弦琴,可能彈太愉快了,也喜歡當時情境,就仰天發出長嘯,這彈琴詩人,真瀟灑自在呢。」

 男的眼泛異采,「好詩情畫意!怪不得你氣質真好!能常來找你聊天嗎?」

 「好啊,有空就來吧,我把我上班時間寫給你。」女子自櫃檯取名片,低頭寫了寫,男的靦腆問:「可不可以把你名字也寫給我?」

  女的抬頭看他一眼,「我叫楊昭儀,你呢?」

  男的高興笑了,半口白牙咧出來,說:「我叫張海闊。」

  「海闊天空?」楊昭儀笑意盈然,說:「名字很大方,但你這人太老實了!」

  「我?老實?有人這樣說耶。為什麼小姐說我老實?」

楊昭儀噗一聲笑,「哪有人來看琴,馬上說買不起,如果碰到阿義,人家馬上不理你!」

「阿義是誰?」

「另外一個店員,老闆娘的弟弟。」

張海闊恍然大悟,「臉長長的,看人翻白眼,我領教過了!」

楊昭儀笑了,「你看琴,跟他講買不起嗎?」

「是啊。」

「起碼也還個價,裝模作樣一下。」

張海闊困惑問:「怎麼還價?怎麼裝模作樣?」

楊昭儀故意粗聲說:「五萬塊喔?老闆,四萬好不好?老闆說不可以,轉身就走啊,嘴裡還要嘀咕一下:四萬,不肯就算!喀喀喀,很神氣就走了!」

張海闊驚奇看她,問:「喀喀喀,那是甚麼意思?」

「很神氣的離開,皮鞋發出喀喀聲啊!

張海闊啊一聲,笑問:「萬一他把你叫住,說:好吧,四萬塊賣你!我豈不是死定了!」

楊昭儀膝蓋微一彎,眉開眼笑問:「怎麼死定了?」

張海闊靦腆道:「我連一萬塊都沒有,不是死定了!」

楊昭儀聞言笑不可抑,說:「你這人還真老實!」

卻聽一人斥道:「這人買不起,不要理他了!」二人聞聲一起回頭,看一個怒容滿面的男子從店門口往裡走,看也不看張海闊,卻盯著楊昭儀道:「你看好店面就好,跟人有說有笑幹嘛!反正買不起的!」

楊昭儀瞪眼看那人,氣悶道:「你不知顧客至上?顧客是衣食父母嗎?」

那人輕蔑瞥轉身外走的張海闊一眼,大聲道:「買得起才是衣食父母!」

「一輩子可能就買一把琴,哪個不是一看再看才下手!」邊回應,邊走向張海闊,說:「很高興認識先生,有空多來走走!」     

張海闊臉肌鬆弛,有些羞怯道:「打擾小姐了。」腳步往外移,楊昭儀跟著朝外走,張海闊說:「請留步!」

「別介意,隨時上門,拜!」

張海闊邊走邊回顧,楊昭儀頻頻揮手,看他走遠,轉回店裡。那男子臉色如霜,不樂道:「連姓名都告訴人家了?還依依不捨送到門外?」

「林德義,與你甚麼相干?沒看過這樣的待客之道!真是的!」逕向櫃檯走,抓起簿本,說:「今天帳目,有兩個刷卡,現金在這裡,簽名!」

林德義埋頭簽名,說:「知道我為什麼生氣嗎?」

「我沒興趣了解你!」楊昭儀冷冷瞄對方一眼,拿起皮包,說:「我下班了!」頭也不回走了。

林德義突抓狂也似,用力搖擺自己腦袋,雙手猛扯自己頭髮,大口喘著氣,恨道:「為什麼不懂我?為什麼看不見我?楊昭儀!你很了不起嗎?」

氣怒難消,驀地轉身,隨手抓起一支笛子,朝外面狠狠擲出去。

摔出的笛子落地連蹦幾下,發出連聲響,楊昭儀驀然回頭,愣了愣,走回幾步,拾起一看已摔裂,將壞笛頹然一放,氣悶自語:「焚琴煮鶴!真是夠了!」  

林德義奔至門口,楊昭儀起身即走,喃喃道:「看來緣分盡了!」邊走邊從皮包抓出手機,按了鍵盤,半晌說道:「老闆娘,我是楊昭儀,我要辭職!」

       

待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e1797&aid=9195376

 回應文章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1/18 13:47

正是好事多磨,我們才有好戲看。

前生結的來世緣,相信~“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雁~《莊子》內篇成語選補正之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荻宜格主《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二)隔世相逢》~話說白瑞琦偕同宋約文搭機赴美謁見準岳母,飛航中遇亂流失事;白瑞琦以項帶將兩人綁在一塊投胎,盼望奔向來生!
2013/11/08 01:06

荻宜格主《今生,就等一個人(隔世二)隔世相逢》~話說白瑞琦偕同宋約文搭機赴美謁見準岳母,飛航中遇亂流失事;白瑞琦以項帶將兩人綁在一塊投胎,盼望奔向來生!

兩人靈犀相通,感動孟婆神與陸判官成全投胎來生再相遇。引述荻宜格主本文:「白瑞琦、宋約文投胎了,愛侶走向下一世。拜上神之賜,他們二十五年後會再相逢... 見到另一種刻骨銘心的深情!」 讚

又:二十五年後... 天籟樂器行女店員楊昭儀巧遇張海闊~「男子緩緩坐下,癡傻看女子,說:『我們哪裡見過吧?我覺得你好面熟。』/『真的耶,』女的偏頭想了想,驚奇說:『我也覺得耶,跟你說好多話呢...』/楊昭儀瞪眼看那人,氣悶道:『你不知顧客至上?顧客是衣食父母嗎?』那人輕蔑瞥轉身外走的張海闊一眼...」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3257910378

併參荻宜《地藏明珠(15)惡少,被鬼差拖入業海》~

http://classic-blog.udn.com/like1797/9301879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1-09 21:48 回覆:
南飛大哥,多謝,以為您是稀客,沒想到劇情了解如此之深,千謝萬謝,請多來指教,請恕我晚回覆,三天沒上網了 ,樂器真的很好玩,一彈琴時間就過頭了,對不起呀!        荻宜敬叩

幸福☆Anita_準備中~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27 11:49

前世未斷的情緣

今生情感的糾纏

嗯..   好戲要上場囉!!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0-27 16:47 回覆:
是啦,好戲要上場了!女士,記得來逛逛,不然,又過二十五年了!

靈婆心語 人生待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遇
2013/10/27 11:15

這麼快又相見了?

一定會發現彼此契合如舊老朋友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0-27 16:43 回覆:
親愛的靈婆:您說這麼快又相見了?呵呵,二十五年啦!一定會發現彼此契合如舊朋友?是啦,一見如故,不然怎麼一見面就說那麼多話?剛開始被相貌氣質吸引,談話投緣,印象深刻,可惜呀,他們互相又找不到了!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水亮眸子
2013/10/26 20:43

問候荻宜師晚安
水亮眸子我喜歡,因為水羚整張臉從小就人讚美眼睛大,怎麼看這篇故事
有點讓自己進入女主角的畫中了,好浪漫喔! 問一把琴也能談起詩詞真讓人醉了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0-27 16:34 回覆:

呵呵,水羚老師,您在不經意間讓我知道您的美麗.水亮的眸子,大眼睛,看您的畫像就知您俊美,這下更立體:姣好的外型加內心的修煉.世間美女雖不少,但內外都美,可不多見,心靈的充盈會讓人氣質特好,美女就更相得益彰了.

看看[今生,就等一個人]的前世,那個琴家,即使判官已警告,他卻不惜生命,執意與宋約文交往,如果不是對方內外俱好,愛好也一樣,他會如此執著?假設女主角相貌普通,不可能第一眼就吸引男主角!

前世的緣分,讓他們一見如故,浪漫愛情很多是相談甚歡發展出來的!


俗 客【達摩祖師的故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談甚歡
2013/10/26 19:27
呵呵 楊昭儀 名字挺好聽的 怎麼上班好好的要辭職
那張海闊怎麼找著她? 歡喜冤家呀 是否好戲快上場啦?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like1797) 於 2013-10-27 16:13 回覆:
俗客老師,呵呵,那個粗俗摔笛子的男人,教她不願與他同事呀,有靈氣的女性,天生有種傲骨,張海闊這一天夠快樂,找到心儀的異性,且一見如故,一見鍾情,沒想到第二天她就不見了!好事多磨,如果不是冥冥之中有神助,看來這兩人不會遇上.在台北市沒住特定區域,擦身而過,從此不見的例子恐怕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吧,我們再翻書兩三頁,就知結果了!